平顶山八旬母亲照料病儿53年 长时间劳累后背成弓形

2018年07月04日08:02

来源:大河网

  照顾儿子53年的老母亲依然将儿子当个宝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李红汛黄婷文图

  8个月大的儿子突然浑身抽搐,并从此卧床不起,母亲不离不弃照顾病儿至今已有53年。53年来,病儿连一句完整的妈妈都不会喊,但对病儿的每一个细微动作,母亲立马就能理会儿子的意思。长时间的劳累,让母亲的后背成了弓形。

  6月30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走进平顶山市卫东区东环路街道五条路社区臧庄村民朱桂芝家时,84岁的朱桂芝正给躺在四轮平板床上的53岁病儿付金营挠头。提起照顾病儿,朱桂芝老人淡淡一笑:“当娘的都这样,我能动一天就照顾一天。”

  八个月儿子得怪病至今瘫在床

  “营儿痒痒,给你挠挠!”坐在儿子付金营的四轮平板床前,母亲朱桂芝用手不时抚摸式地轻轻给儿子挠着头,“呵呵”“呵呵”,不会说话的付金营舒服地笑着,严重变形的四肢舞动着,母子俩就用这样的方式交流着。

  其实,53年前刚出生的付金营并不是这样。朱桂芝老人回忆,那是1965年腊月的一个晚上,天上下着鹅毛大雪,才八个月大的儿子付金营突然哭闹不止,并伴随浑身抽搐。朱桂芝迅速抱起儿子,顶着凛冽的寒风,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到平顶山的医院给孩子诊治,可是医生怎么也查不出病因。

  1966年春天,朱桂芝听说郑州大医院的专家来平顶山医院坐诊,她就抱着儿子向医院奔去。专家经过诊断,摇摇头告诉朱桂芝:“你还是回家照顾好他吧!别再浪费钱了。”尽管医生没有说出儿子得的是什么病,但医生这句话还是让朱桂芝的希望破灭了。

  朱桂芝一共生养了三个儿女,付金营是她的第二个儿子。年幼的付金营自从有病后,日夜不停地哭闹。朱桂芝想,可能是孩子睡在硬板床上不舒服,就将儿子揽入怀中,用自己的身子温暖儿子虚弱的身子。这一抱就是3年,这3年里朱桂芝从没睡过一个囫囵觉,虽然儿子付金营一直瘫在床上,也不会说话,但“儿子是娘的心头肉,既然生了他,就一定要养着他”。

  照顾病儿53年从未让儿长褥疮

  儿子一天天长大了,身高和体重随着年龄的增长都有所增加。原来还有丈夫帮忙,然而,1987年丈夫去世后,本来就身材瘦小、体弱多病的朱桂芝也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了。但朱桂芝不厌其烦,坚持每天给付金营按摩、翻身。夏天她经常给付金营擦身、洗澡,冬天洗脚、洗头,53年来付金营长时间卧床竟然没长过褥疮。

  付金营患病后,四肢关节严重变形,大小便不能自理,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朱桂芝每天十几次给儿子垫尿片、洗尿片,儿子大便困难,她就用手抠。儿子语言表达不清,只能用简单含糊的几个词语。几十年照顾下来,朱桂芝通过仔细观察儿子的口形,揣摩他所表达的意思,一遍遍和儿子沟通,形成了他们母子之间特殊的交流方式。

  提起儿子吃饭,朱桂芝说:“我们家金营吃饭就像小燕子,只能吃些稀饭和馒头,还都得一小口、一小口地喂。”从她说话的语气中,丝毫看不出她经历的艰辛和磨难,感受到的只是她的坚强和乐观。每次给儿子喂饭,都需要喂半小时左右。每次喂饭,朱桂芝都要在嘴边试一下温度,怕饭热烫着不会言语表达的儿子。

  53年来,朱桂芝就没有离开过儿子,即便是有急事外出,也从来没有超过一个小时。“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在市区逛过。现在年龄大了,没法下楼了,平时都是大儿子和小女儿帮着买菜。”朱桂芝说。

  长期劳累,让朱桂芝患上了严重的腰痛病。因长时间得不到有效治疗,加上照顾二儿子起居,她的腰椎严重弯曲,背成了弓形。街坊邻居曾劝朱桂芝“年龄大了,身体又不好,不如把付金营送到养老院”。朱桂芝淡淡一笑说:“当娘的都这样,啥时候都舍不得儿子,我能动一天就照顾一天。”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