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创业者推动福森药业登陆资本市场 曹长城父子赴港上市路

2018年07月19日10:19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唐朝金陈玉尧文图

福森药业成为2018年河南首家成功IPO企业

  福森药业香港上市曹长城父子走向前台

  开车从郑州向西南出发,经郑尧高速、二广高速行驶400公里左右,便可到位于豫、鄂、陕三省交界之地——淅川。

  

  这座在尧舜时已有记载的淅水冲积平原,在7月11日,随着河南福森药业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而被媒体广泛关注。

  当日上午9时30分,距离淅川1500公里的香港金融大会堂内气氛热烈。随着福森药业董事长曹长城一声锣响,福森药业正式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这也是河南省内2018年首家IPO企业。

  7月16日,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在淅川县福森集团注意到,“共贺河南福森药业香港主板成功上市”的红色横幅悬挂于厂区门口。而之前,来自淅川县政府的“贺礼”已经率先到达。

  7月14日上午,淅川县召开福森药业公司香港主板上市表彰会,奖励福森药业公司1000万元,表彰其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作为当地的盛事,淅川县委书记、县长悉数出席。

  据了解,河南福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是在原河南淅川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的基础上,经资产重组后而建立的股份制企业,成立于2003年11月,主要业务涵盖“新兴工业、高效农业、生态旅游”三大产业,下辖福森药业公司、新能源科技公司、镁粉公司、丹江大观苑等多家子公司。

  本次在港交所上市的福森药业有限公司正是其核心制药业务的子公司。

  资料显示,福森药业是中国双黄连类感冒药的领先品牌,为最大的双黄连类感冒药制造商及第八大感冒类中成药制造商,市场份额分别为33.3%及2.9%。其中,双黄连口服液是2017年感冒类中成药市场的最大药品类别,市场份额为4.6%。

  招股书披露,福森药业2017年收入为4.52亿元,同比增长2.4%,毛利为2.51亿元,同比增长13.4%,年内溢利9705.1万元,同比增长0.88%。

  截至7月17日收盘,福森药业报收每股2.30元,上市以来累计涨幅10%。

  从矿工到上市公司董事长成就一段商业传奇

  淅川,坐落于河南西南部,发源于毛堂乡的锁河从其西北向东南悠悠流淌,默默见证着这个地方的兴衰。

  上世纪80年代初,原本在淅川县毛堂乡政府工作的曹长城,毅然放下“铁饭碗”,踏上了创业之路。

  据福森集团内部人士介绍,当时曹长城面临的情况相当困难:“据说当时只有5个人、5把钢钎、5把铁锤,一台旧变压器。”

  1982年3月,带着这些“武器”,曹长城背起行李,带着几个伙伴在锁河岸边搭起草棚,揭开了向大山寻宝的序幕,那年他25岁。

  1984年底,曹长城和工友们将经过吸附后的载金炭送到河南省桐柏县冶炼,终于炼出79两黄金,结束了淅川境内无黄金的历史。随后的十几年,曹长城的人生与黄金结缘,至1994年5月1日这一天,曹长城创办的“南阳长城企业集团”挂牌成立之时,“长城”已经拥有了总资产1.2亿元,年创利税2000万元,集团旗下拥有10个子公司……

  有人替曹长城算了一笔账:从锁河边5个人、5把钢钎、5把铁锤办金矿算起,他用12年的时间为国家净赚回1万个毛堂金矿。

  然而,正当曹长城的挖金事业如日中天时,2000年11月,一纸调令把曹长城从南阳长城企业集团“一把手”的位置上,调到了濒临破产倒闭的淅川制药集团任董事长。

  据上述福森集团内部人士介绍,当时淅川制药集团早已走向没落,“生产设备落后,资金严重缺乏,企业负债率高达400%,1000多名员工10个月未发工资,工厂处于半停产状态,资不抵债、濒临破产”。

  “老曹上任以后,迅速祭出了三板斧:深化内部改革,完善目标责任制;从市场需要出发安排生产;加强质量管理,实行质量一票否决;强化销售管理,加快货款回收。管理的变化,为企业扭亏为盈打下了基础。”上述福森集团内部人士表示。

  此外,为扫清束缚企业发展的障碍,在曹长城的带领下,淅川制药集团抓住股份制改革的契机,成功完成了企业性质的转变。而这也为福森集团此后的发展和版图的扩张打下基础。

  福森药业上市父与子的分歧与和解

  如果说,从南阳长城企业集团到淅川制药集团是曹长城一次跨行业转变;股份制改革则让福森药业的企业性质发生改变;如今已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的福森药业,已经完成了一次从实业向资本市场的转变。

  而在这一次的转变背后,与曹长城之子曹笃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福森药业招股说明书显示,曹笃笃于2013年加入公司,现担任福森药业总裁。

  据福森集团内部人士透露,在福森药业上市之前,曹长城与其子曹笃笃曾就企业是否上市产生过分歧。

  “在董事长(曹长城)的固有观念里,上市就意味着圈钱。但在总裁(曹笃笃)看来,企业的最终目的是盈利,企业通过上市,可以实现更有效的融资,为企业发展带来新的契机。”上述内部人士表示。

  为此,一向以“赖脾气”、“骂起人来六亲不认”著称的曹长城曾与曹笃笃爆发过数次“交锋”,但最终的结果是有着“香港求学”背景的曹笃笃最终说服了曹长城。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从福森集团内部获悉,在香港上市的过程中,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审计师事务所的引进,均由曹笃笃主导。

  事实上,曹长城父子的分歧远不止在上市这一件事上,双方在处事风格上也有很大差异,“曹笃笃更洋派一些”。

  一个在福森集团内部流传的故事似乎可以说明这一点。在曹笃笃香港上学期间,曹长城曾到香港看望曹笃笃,并请曹笃笃的同学吃饭。饭毕,曹长城拿出信用卡准备刷卡时,曹笃笃坚决制止,并最终选择了和同学AA。

  另一个曹长城父子之间的故事则发生在上市期间,“2017年前后,香港来的机构曾到公司尽调,临走时董事长曾想拿一些当地的土特产送给客人,但遭到总裁的制止,在曹笃笃看来,工作就是工作。”上述内部人士透露。

  如今,随着福森药业顺利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曹氏父子也一同走上前台。7月11日,在上市现场曹笃笃表示:“公司上市以后,将会继续加大产品的研发力度,同时加大在南阳当地的投资力度,回馈南阳当地人民,同时也回馈广大投资者对公司的厚爱。”

  打开资本市场大门依然有三问题待解

  随着福森药业登陆香港联交所,资本市场终于向曹长城父子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福森药业上市共发行2亿股,每股发行价为2.08港元。福森药业本次拟募集资金30%用于集团扩充计划,10%用于集团产品广告及营销,10%用于扩展分销及营销网络,10%用于研发活动,15%用于潜在并购活动,15%用于收购新型产品的生产许可证,其余用于运营资金。

  然而,路途虽新,一些问题仍有待解决。

  其招股书显示,福森药业的营收主要来自双黄连口服液和双黄连注射液。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前三季度,其双黄连类药物的销售额分别占同期收入的79.6%、81.6%、75.8%。同时,福森药业的销售模式主要是通过经销商进行销售。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前三季度,来自经销商的收入占福森药业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7.0%、95.9%及96.2%。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销售收入严重依赖经销商,且业务收入来源过于单一,虽然有利于企业集中优势资源,提高产品竞争力,但也更易受市场波动影响,持续稳定盈利能力令人担忧。

  此外,来自行业的新变化似乎也不利于福森药业。

  今年6月11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修订双黄连注射剂说明书的公告》,明确禁止4周岁及以下儿童使用。有业内人士指出,这项新规将直接影响双黄连注射剂在感冒类药物中的销量。仅此一种产品的销售额在福森药业总营收中占的比例就超过了20%。

  此外,福森药业在其招股说明书中的财务问题,也同样值得关注。福森药业曾作为福森集团内关联公司融资工具,为集团内相关公司提供巨额贷款。在2015年底、2016年底以及2017年底,相关公司的尚未偿还贷款结欠分别为7.66亿元、1.52亿元、1250万元。

  同时,招股书中还提到,公司控股股东曹长城曾就公司若干银行借款提供个人担保,而公司还曾向执行董事曹笃笃借款,这笔欠款直到上市前才结清。

  这同样引发投资者的担忧,福森药业关联公司如此众多,涉及地产、物业、新能源、旅游等众多行业,而其财务状况却又不明晰,如何能保证公司财务的独立性和上市募集的资金专款专用?

  对此,记者曾多次联系福森药业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