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市场差?不存在的 大件走不动 小精品强劲

2018年07月24日07:41

来源:大河网

徐承赉平初霞伉俪旧藏张大千《芭蕉高士》,0.6平尺

李可染《秋山图》8000万元落槌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王珂

  经历了数年低位盘整,然而经济形势不乐观的大势下,艺术品市场是否已探底?何时走出低谷?无人能给出答案。记者走访省会郑州画廊集中地与圈中人士的观感:店里的顾客依然稀少,而圈子里的玩家依然活跃,所谓市场,有买有卖,有赔有赚,”市场差?不存在的!但凡你有牛叉的东西拿出来,照样抢。“一位市场活跃人士对外围的揣测表示鄙夷。

  行情:价格回到十年前?

  资深藏家李太生这段时间没闲着,每年春拍季就总见不着他人影儿,“六七月份集中跑了十几场,大大小小算下来总有20多场了。北京、上海、武汉、广州、南京、苏锡常……”

  这位一向勤勉的市场人士常年活跃在一线,对市场的波动有切身体会。“购买力确实不比从前了,大形势不好。艺术品终归是闲事,价格回到十年前了。”

  而此前爆出的范曾、李可染作品造假卖假事件也给春拍市场带来直接冲击,数位国内大佬级玩家牵涉其中,尚未洗清,令买家心存顾虑,出手更为谨慎。

  “总体来说,市场更加成熟理智了,在往两极上走——应酬之作无人应拍,真正精品仍然强劲。”

  好货不愁卖,一般东西市场疲软,“想买的买不到,想卖的卖不掉,买、卖都困难”。想倒仓,调整手头的藏品,出不了货,也就入不了货,这样的僵局让中小藏家无所适从。

  亮点:小精品持续强劲

  一周前落幕的广东崇正2018五周年春季拍卖会,成绩骄人——17个专场2000余件拍品共取得5.2亿元的总成交额,其中“倩庵痴语”专场更是取得“白手套”佳绩。

  “倩庵痴语专场是吴湖帆与周鍊霞之间的书画往来,都是小尺寸作品,这是小精品强劲的最佳诠释。”天下收藏逸轩美术馆馆主王祎从崇正拍卖现场回来,跟记者聊起现场观感。“开场第一件拍品吴湖帆的《海棠》,0.2平尺,不过巴掌大,拍到了110万元;吴湖帆1.2平尺的《苍兰》以304.75万元成交,成为本场最高价格拍品;一本周鍊霞的旧影集拍出了109.25万元的高价。”

  除了小精品的惊艳,名家旧藏生货,出处清晰,也得到市场热烈响应——《大成》杂志主编沈苇窗旧藏专场、杨可忠旧藏专场、徐承赉平初霞伉俪旧藏专题等,成交率都达到了90%以上。

  此外,文艺界名流的作品也在本次拍卖会中屡屡打破历史纪录。京剧名伶程砚秋的对联逾29万元成交,周鍊霞1平尺的仕女画27.6万元成交,邓白《水仙蜜蜂》43.7万元成交,《一本万荔》47万余元成交。名家旧藏专场中许多拍品都溢价数倍成交。

  小精品的表现并非独家,嗅觉灵敏的拍卖公司在征集阶段就已思路明确,调整了战略。“北京的诚轩拍卖在拍品征集时就围绕小精品运作,小精品特别多,拍得超级好!”王祎表示。拍卖大哥大嘉德亦是如此,大件的走不动,小精品卖得超级好。傅抱石一件1平尺多的小品,600万元成交,而同样是傅抱石作品,一幅估价5000万~6000万元的10平尺巨作,流拍。

  解读:市场在吐纳藏家在更新

  市场热度的厚此薄彼并非偶然。“这与市场资金量有关,进场资金紧张。”王祎分析,大资金紧张,大作品成交相对困难,不像2012、2013年,动辄上亿的大作成交。拍卖公司、画廊业主也在调整、选择、适应。大的买不动,可以买小的,成交依然活跃。“市场好与坏是相对的。”

  而传说中的楼市、股市资金转向,王祎付之一笑:“纯属臆想,不可能的事儿。从来不玩艺术品的,谁往这儿转啊?进入艺术品收藏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培育,不管是消费还是投资方向调整,都有个过程。”

  这个过程,虽然缓慢,却从未停止过。“每年新增五六百新买家进场,自然也有老的买家离场,可能是资金问题,也可能是藏品积累到一定阶段,更新慢了。”

  新藏家有大有小,每年买几百万几千万几个亿的,都有。名声在外的大佬王中军,就一直在买艺术品,并且体量很大,股市的钱一直在往外抽,投资艺术品。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今年新增近10家私人美术馆,而这些美术馆要充实馆藏,需要大量采购,并且持续更新,其吞吐量是惊人的。

  有实力,有认知,看到艺术品资产配置、保值增值、规避通货膨胀的功用,越来越多具备资金实力的新买家投身艺术品市场,将是支撑未来收藏市场的主力群体。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