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克还是那么怪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不断填充你的想象力

2018年07月25日07:35

来源:大河网

赵又廷饰演狄仁杰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王峰

  国产电影缺少一个属于自己独立而成熟的IP体系,不少电影人在为此努力着,比如陈思诚忙着打造自己的“唐探宇宙”,很多由大热IP小说改编的电影也试图通过逆袭来构建所谓的影视宇宙。但从目前的效果来看,最先完成国产片IP体系的,很可能是徐克。7月27日,他的新作《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将在全国正式上映,如果加上2010年的《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和2013年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再辅以狄仁杰身上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徐老怪”的奇思妙想,以及其所具备的大片掌控能力,足以支撑这个IP发展成“狄仁杰电影宇宙”。昨日,“大河电影口碑榜”的影迷在郑州奥斯卡大上海国际影城抢先观看了该片,对于狄仁杰的新故事和徐克的想象力,观众表示只能自己去适应。

  这一次狄仁杰的压力最大

  影片一开始,皇帝就因《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中救驾有功赐予狄仁杰亢龙锏,此锏由天外陨铁打造,不但是权力的象征,还是件削铁如泥的神器。狄仁杰的权势之大让羽翼尚未丰满的武则天感到了压力,她一心想夺回亢龙锏。武则天请来幻术高手组成的“异人组”对抗狄仁杰,但她没有想到,背后还有实力更为强大的“封魔族”觊觎大唐江山。在引狼入室后,唐朝便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三部电影对照来看,这一次狄仁杰的压力最大,不但要在皇族的权力争斗夹缝中生存,还要面临“异人组”“封魔族”的追杀,所以徐克有意削弱了狄仁杰的武戏,从而重点凸显他面对危机表现出来的智慧。

  虽然动作特效和视觉体验是影片的重点,但徐克并没有忽略叙事,他让狄仁杰和大理寺一度面临权力阴谋的棘手困境,并在困境中设置多个悬念,让狄仁杰通过智慧去逐个揭开,并在离奇的剧情推进中,让观众屡次出现颅内高潮,从而和狄仁杰一起去探究真相。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四大天王案”并没有“通天帝国”和“神都龙王”那么烧脑,但让狄仁杰自身陷入危机,从而去解开迷局,这是“狄仁杰”不断成长的必要阶段,也是系列电影中起承转合的重要一环。

  不要担心剧情沉闷,恶趣味的徐克依然在片中放置了不少旧式港片的搞笑梗,比如沙陀忠和水月的情节就为全片增添了不少笑料。

  这一次特效才是主角

  既然设计了“异人组”“封魔族”这样的敌对势力,“江湖幻术”自然不可少。历史上的唐朝是民族融合高度发展的时期,世界各民族汇集于长安,也为中华文化带来了不少外来特色。在历史的基础上,徐克用“幻术”作为影片的看点,“异人组”的呼风唤雨、电光火石、晴空降雨,以及大闹皇宫的巨龙,“封魔族”首领指挥的巨型怒目天王和圆测法师的白猿等为观众带来别具一格的视觉体验,这都需要高水准的特效去实现。有影迷赞叹:“乐于拥抱新事物,敢于尝试新手段,对电影新技术保持极大的热情,这对于一个68岁并且功成名就的导演来讲,相当令人敬佩。”

  片尾15分钟的“怒目天王”大战“白猿”是全片的高潮,不过观众也要注意到,徐克并不是无脑地往影片中塞入奇观,电影呈现了几处视觉奇观都有据可考。“封魔族”的标志瞻波伽本义是金色花,是一种印度圣树,暗含富有宗教意义的爱;圆测大师幻化出的金鱼则是佛教法器,有救济众生的教义;和圆测并肩作战的白猿,中国观众就更熟悉了,它是印度史诗《罗摩衍那》的神猴哈奴曼,也是孙悟空的原型。

  至于“四大天王”,那就是中国传统神话中的持国天王、广目天王、多闻天王和增长天王,也源自印度神话。在电影中,狄仁杰将亢龙锏藏于四大天王庙,也暗含守护大唐之意,因为四大天王的寓意就是“护世”,当然,观众也可以将狄仁杰、尉迟真金、沙陀忠和水月理解成四大天王,因为这毕竟是一个精神层面的定义,每个观众都可以有不同的理解。

  所以,观众既可以欣赏到精彩的特效,如果再由此对历史、文学等感兴趣而延展出学习之心,那就是一部好电影的功劳了。

  这一次徐克试图超越自我

  由于《阿修罗》撤档,导致影迷对国产奇幻大片产生了不信任,对华语电影工业生出疑问,不过《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上映会让观众消除疑虑。事实上,《狄仁杰》系列是徐克带有强烈实验性和主观性的影片,不过他做到了首先在商业性上满足普通观众而已。

  从1979年的《蝶变》开始,徐克就作为香港新浪潮电影的代表人物,以前卫的叙事和拍摄手法开始闯荡香港电影圈,后来又经历了《地狱无门》《蜀山》等古装片,在《龙门飞甲》《智取威虎山3D》后,徐克需要一部成功的系列电影来再次证明自己。内地电影市场的极速发展足以支撑徐克非凡的想象力,所以他不断在作品中注入新元素,用新的技术手段,打造不断超越自我的“徐克作品”。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