潢川县两男子让一落水青年“起死回生”另一位救人者你在哪里?

2018年08月08日13:21

来源:大河网

  张忠奎正在对落水者进行施救。

  大河网讯(记者贺志泉 通讯员 晏乾坤 蔡丽 刘力娜)“小潢河边再现救人哥!还有一位在哪里!”连日来,这则消息迅速在当地网站和潢川市民的朋友圈扩散,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全城寻找“救人哥”。

  根据出勤民警的执法记录仪和围观群众用手机拍下的施救落水青年的视频和照片显示,两名男子合力救上一名落水青年,青年男子默默离开后,中年男子更是不离不弃,与“死神”赛跑,跪地对落水的年轻男子不停做心肺复苏,“抢”回年轻男子一命。他们行为感动了潢川人,感动了潢川一座城,大家纷纷为他的温暖之举点赞。知情者纷纷提供线索,有人确认,对落水青年进行心肺复苏的是该县机关事务局党员张忠奎。

  奋不顾身 来不及脱下鞋子和衣服跳河救人

  8月7日,记者辗转联系上8月6日晚将此简短消息发朋友圈的整个事件目击者詹女士、当地出警民警范超以及施救者张忠奎等人,他们向记者还原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8月6日晚9点四十左右,詹女士与往常一样,正在潢川县小潢河边散步,突然听到急促的呼喊声:“有人落水了,赶紧救人啊”“赶紧打110和120呀”……借着一名岸边年轻女子微弱的手机灯光,詹女士看见,河里一个年轻男子正在河里挣扎着,另一个年轻男子箭步冲下河去,将落水男子往岸上艰难地拖上岸。散步到此的张忠奎见河边栏杆边围观群众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心中大呼“情况不妙”。“大家让开,让我来!”詹女士说,万分危急时刻,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士急速冲下台阶,边跑边喊,“他真是奋不顾身,把手机和钥匙随手丢在河岸边,来不及脱下鞋子和衣服,‘扑通’一声跳进河里,和年轻男子合力将落水青年拖上了岸。”

  争分夺秒 “一定要把落水者救活为止”

  两人将落水青年放置在泥沙堆积的一个岸边。这时,他们才发现,被救上岸的落水青年大概在二十左右,他脸色惨白、嘴唇发紫,浑身瘫软无力,已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情况十万火急!不懂急救常识的年轻男子忧愁万分地对张忠奎说:“这该咋弄呀!”

  “别急,让他头朝下!”张忠奎拧起落水者的两条胳膊,不断耸动,“想控出了他腹腔内的水,控出却很少”。

  时间就是生命,张忠奎当机立断,双膝跪地,双手重叠交叉,垂直向下放在落水青年胸前,开始按压:1次、2次、3次……每一分钟张忠奎要用手指撬开落水青年的嘴,捏住鼻子落水青年对他口对口人工呼吸,一次,两次……一个循环、两个循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赶到的民警和在栏杆旁围观的群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都为张忠奎和落水男子捏着一把汗。张忠奎顾不上浓重刺鼻的酒气和污泥味,顾不上酸痛麻木的膝盖,顾不上大滴大滴流淌的汗水,他手一刻也不敢停止,一直在与死神赛跑,始终保持着每分钟80-90次的速度对患者进行心脏按压,一秒也不敢停止。“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落水者救活为止!”

  张忠奎来到救人现场向记者讲述救人经过。

  “要不是有先期的人工呼吸,人根本救不过来。”出勤民警范超说,“当对张忠奎做完第三轮心肺复苏急救时,落水男子喉咙咕噜一声,一口痰涌出来,这时的他才松了一口气。”看到这一幕,他们纷纷鼓掌为张忠奎称赞。看到落水男子有了意识,张忠奎很开心。但他的手一秒都没停。他知道,根据男子的情况,120急救车没到,心肺复苏就不能停,“我也不知那个施救青年何时离开了现场”。 

  十多分钟后,救护车到达,张忠奎还协助医护人员将落水青年抬上救护车,“我拍打落水青年的后背,把手指伸向他嘴里,他听从我的指示咬我一下,看到他意识完全恢复我就放心了”。“要不是有他先期的人工呼吸,人根本救不过来。”当时出警的民警范超说,“大约5分钟后,落水的小伙子心跳和呼吸都正常了,我们才合力把抬到岸上,我们发现他左膝盖跪紫了。但是施救者顾不上这么多,还让小伙侧躺着,不断用手拍打者他的后背直到救护人员到来。他从我们手中接过手机和钥匙,就走了,我们问他姓什么,叫什么,哪儿的人他什么也不说。”

  “10分钟之内做抢救措施是很必要的,尤其是救上岸的前4分钟,又被称为‘黄金四分钟’。因为4分钟后,落水者的脑组织就会发生不可逆损害。正是因为张忠奎为落水青年做了心肺复苏,才为我们后面救治赢得时间,才能让落水青年转危为安。”潢川县人民医院的杨医生告诉记者。

  救人行为感动了潢川一座城

  就在张忠奎救人的时候,出勤民警的执法记录仪、一些围观的市民用手机手机拍下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视频和照片迅速在当地网站和潢川市民的朋友圈扩散,引起了网友纷纷点赞。他们行为感动了潢川人,感动了潢川一座城,大家纷纷为他的温暖之举点赞。知情者纷纷提供线索,有人确认,对落水青年进行心肺复苏的是该县机关事务局党员张忠奎。

  “立秋前的温暖!秋意未凉,大爱暖心!” 

  “我是党员 理所当然往前冲 没有想到学的急救技巧派上了用场”

  面对人们的赞誉,张忠奎显得平淡,“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遇到那种情况,任何人都会出手帮助,况且我还是党员,理所当然要冲上前去,我更应该向先前施救那名无名青年学习!”

  截至8月8日记者发稿时,被救上来的小伙子还在该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21岁的他身体恢复良好,至于为什么落水,他始终不愿透漏。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