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年农民患癌后的心声:假如我走了,希望能有好心人帮仨孩子完成学业

2018年08月23日23:47

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 记者 宋向乐 实习生 何诗弦)大女儿考上一所985高校正在读研,二女儿和儿子都在读高中,在很多人眼中,作为父亲的孙录军终于快熬到“收获的季节”了。然而,他在2017年年底被确诊为恶性肿瘤,这个家瞬间坍塌了。2018年8月23日,孙录军接受采访时说:“我活了大半辈子,不担心患癌后自己能不能存活下去。假如我走了,我希望能够有好心人,帮助三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完成学业!”

  他突然患癌 家里的顶梁柱塌了

  孙录军是鹤壁市淇县西岗乡郝街村人,今年51岁,2017年年底被确诊为恶性肿瘤,他说拿到诊断报告书的那一刻,感觉这个世界仿佛天崩地裂。8个月来经过三次介入手术,目前孙录军身体中的肿瘤没有恶化。出院后他一直在家养病,现在的身体状况没有办法工作。

  孙录军初中毕业,生病前一直是在各地打零工,农忙时就回家帮妻子干农活。孙录军之前每年能挣两三万块钱,再向亲戚朋友借点,勉强能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对于我的家人,我的心中充满了愧疚。”孙录军说,“这么多年来,我的家人一直跟着我过苦日子,如今生的这场大病让我本就贫寒的家更加衣食无着。”大女儿在上研究生,小女儿和儿子在上高中,妻子多年来因为听力和右手的残疾没有工作。孙录军说,他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可如今被病痛折磨的他不能工作,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被切断。

孙录军家的住房

  据介绍,孙录军三次介入手术花费15多万,在家养病期间他每天都要吃药来辅助治疗,定期要去医院复查,一个月的医药费加上检查费高达6000元。为了给孙录军看病,家人向亲戚朋友四处借钱,已经欠下了20多万元的外债。

  孙录军告诉大河网记者,自己目前在家养病,妻子患有一级残疾没有工作,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家中没有经济来源。孙录军说:“我活了大半辈子,不担心患癌后自己能不能存活下去。假如我走了,我希望能够有好心人,帮助三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完成学业!”

  他读书少,希望三个孩子都能够多读书

  孙录军说,虽然家里家庭经济状况差,他和妻子也都没读过多少书,但他们对于三个孩子的教育还是很重视。他希望孩子们能够通过读书,走出农村,有更好的生活。孙录军的大女儿静静回忆,从她小的时候起,父母只要有空就会搬张凳子坐在自己边上,看着她写作业。得知孙录军生病后,大女儿静静懂事地说不想读书了:“家里总得有一个人要出来工作,弟弟妹妹还小,我是姐姐,应该从父亲手里接过照顾家庭的责任。”

  那时孙录军还躺在病床上,他和妻子郝连英阻止了大女儿辍学的念头。孙录军的大女儿静静从小成绩优异,后从鹤壁高中顺利考上了某985大学,并被保送硕士研究生,还有攻读博士的计划。孙录军和妻子不希望女儿放弃,农村出一个博士是全村人的荣耀,这样艰难的日子再捱几年也就过去了。在一家人的鼓励下,大女儿同意继续学业。

 孙录军病情诊断说明书

  孙录军说:“懂事的三个孩子总是令我很欣慰,小女儿和儿子学习上的事情也从来不让我操心。”孙录军的小女儿和儿子先后考上了县里的一中。孙录军和妻子多年来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邻居、亲戚们知道他们家的情况,主动把他们家的孩子能穿的衣服送给孙录军。孙录军说,对于邻居、亲戚的帮助他心中充满了感激。

  看着正长身体的儿子和女儿,孙录军说自己心里很过意不去。孙录军家里多年来几乎没有买过菜,主要吃的是妻子在家门口种的菜,有的时候妻子也去采些野菜,或是就着别人家不吃的南瓜缨、红薯缨,煮一煮就是一顿饭。学校里伙食费也不便宜,为了省钱,中考完的儿子小志坚持给姐姐送饭。从村里到县里有着几十里的路,小志骑着电动车、带着保温盒,顶着大太阳就去给姐姐送饭了,一直送到姐姐放暑假。

  村里尽最大努力对他进行帮扶

  孙录军家是郝街村建档立卡的特殊困难户,精准扶贫政策实施几年来,村里都在尽力帮助他家。孙录军说:“对于村里为我们家所做的一切,我打心眼里感激。要是没有他们的帮助,我家的小女儿和儿子可能没办法上学。”据郝街村村干部许连成介绍,几年来在村里的帮扶下,孙录军上高中的两个孩子的学费得以减免,他本人做手术的花销也报销了一部分,他的妻子每月也能拿到一百多元的残疾人补贴,村里还给孙录军安排了捡垃圾这种相对轻松的工薪岗位。

孙录军妻子的残疾证明

  孙录军说:“现在家里没有经济来源,三个孩子每月的生活费,我每个月吃药检查的费用依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之前看病,我已经把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过一遍了,现在想借钱都不知道该去找谁。我已经无所谓了,真诚地希望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能帮助我的三个孩子完成学业,帮助我们家度过艰难时期。”

  (为方便核实信息和后续联系咨询事宜,附上孙录军及村干部的联系电话)

  孙录军:13693929528

  村干部许连成:15139261889

编辑:谭敏  审核 :新闻总值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