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这事儿,河南一上市公司3.8亿定增缩水四成!背信者今成老赖

2018年08月25日19:08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 记者 唐朝金

2013年,羚锐制药“满心欢喜”地公布了非公开发行预案,并且得到了5家机构的认筹,就在投资者认为定增将顺利进行时,其中两家机构却“不告而别”,随后羚锐制药将这两家公司告上法庭。8月22日晚间,在非公开发行被两家机构放鸽子5年之后,羚锐制药终于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


时隔多年,羚锐制药被“放鸽子”一事终于有了说法


8月22日晚间,羚锐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新县人民法院送达的执行裁定书,就京裕(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京裕投资)、北京京富融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富融源)、银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高投资)关于羚锐制药非公开发行股票股份认购协议纠纷一案的执行情况进行了披露。


根据公告,在2017年9月诉讼进入执行阶段之后,新县人民法院经向全国网络查控系统、房地产管理部门、车管部门查询被执行人京裕投资、京富融源名下财产,发现京裕投资和京富融源名下无存款、无房产、无车辆。向被执行人居住地周边群众调查了解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或财产线索,发现上述两家公司已经没有经营且无经营场所,确认其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新县人民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京裕(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京富融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纳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法定代表人采用信用惩戒、限制高消费,并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公开。


此外,新县人民法院对银高投资的执行情况与京裕投资和京富融源的情况如出一辙:无存款、无房产、无车辆。同样,新县人民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银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纳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法定代表人采用信用惩戒、限制高消费,并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公开。

 

羚锐制药定增,却被两机构放鸽子


事情的起因要从2011年说起。


早在2011年9月19日,羚锐制药对外发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称公司将向控股股东羚锐发展及其他4名非关联方,共5名法人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认购金额为人民币3.86亿元,将用于羚锐制药口服药生产基地异地扩建工程项目。


此后,由于该版本的定增方案出现股价倒挂而最终流产。随后,在2012年2月29日,羚锐制药再度拿出了新版本的定增方案。


对比先后两个版本,除了增发价格从10.8元/股下调到7.82元/股,增发数量由3575.93万股增加到4938.62万股,而发行对象、募集资金总额和募投项目均无变化。


值得关注的是,羚锐制药在第二次公布发定增方案中,特意公布了投资者名单,除了控股股东信阳羚锐发展有限公司外,还有京裕投资、百瑞信托、上海证券、银高投资等4家机构。


据了解,羚锐制药在推出新版定增方案前三天,也就是2012年2月26日,公司与京裕投资及银高投资分别签署了《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其中,京裕投资拟认购股票1519.18万股,认购金额1.19亿元;银高投资拟认购股票640万股,认购金额5004.8万元。


其后,由于羚锐制药实施2011年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公司定增发行股票数量调整为5035.2万股。京裕投资及银高投资的认购数量也分别作相应调整,但认购金额相比变化不大。


2012年的11月1日,羚锐制药的定增方案获得证监会核准,发行价格为7.67元/股。羚锐制药与京裕投资和银高投资之前签署的《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也正式生效。


在定增方案获批之后,2012年12月28日,羚锐制药分别向京裕投资、银高投资发出缴款通知书,通知缴纳认股款的截止时间为2013年1月6日16点。


可让羚锐制药感到惊诧的是,京裕投资和银高投资双双爽约,均没有按时缴纳认购款。这使得羚锐制药2013年1月份才实施完毕的定增募资,只完成了其他三家投资者认购的2.17亿元,相比预期募资的3.86亿元,募资总额大幅缩水逾四成。


鉴于上述情况,羚锐制药认为京裕投资、银高投资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遂决定将昔日的“小伙伴”告上法庭。诉请判令被告京裕投资支付违约金1782万元,判令被告银高投资支付违约金750.72万元。


同时,羚锐制药认为,作为京裕投资的普通合伙人,京富融源曾出具书面保证,担保其足额认购,京富融源应对京裕投资违约金的支付承担无限连带支付义务。

 

爽约背后:两机构到底是“不差钱”还是“不愿出”


事实上,在羚锐制药将两机构告上法庭之前,曾多次尝试与对方联系。


据羚锐制药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当年采访时表示,羚锐制药发给京裕投资和银高投资的缴款通知书,并不是只有传真一种方式,还包括挂号信、EMS等方式,然而结果收到的却是被“涮”。


其还透露,京裕投资向羚锐回了函,称其无能力缴纳认购款。而银高投资更是没有结果,甚至自始至终就没有联系上。


据悉,在定增预案公布的时候,拟出资约1.2亿元认购羚锐制药1519.2万股的京裕投资表示:“看好中国中药市场及羚锐制药的未来发展,近年来一直寻求通过适度的投资,分享中国医药市场的高速发展,实现良好的投资回报。”


然而,京裕投资前后表现的巨大差距,禁不住让业界大跌眼镜。


公开资料显示,京裕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成立于2011年7月,注册资金为3000万元。在参与羚锐制药定向增发前,并没有开展业务。


银高投资则成立于2007年10月,注册资本金为1亿元。银高投资先后与深国投和上国投合作,相继发行了多款私募基金理财产品,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不难看出,京裕投资和银高投资虽说不是像其他定增认购机构一样财大气粗,可还是有一定实力的,但是,在此次羚锐制药定增的过程中却表现得“很差钱”。

 

两法人上老赖名单,错过了“金疙瘩”


如今,随着新县人民法院的执行情况进行披露之后,当时的两家机构以及担保人的公司法人均登上“老赖”名单。


事实上,银高投资和京裕投资两家机构“爽约”的却是一块宝贝疙瘩。


就在2012年12月28日羚锐制药向京裕投资、银高投资催款至公司定增完成期间,羚锐制药的公司股价持续上涨,股价维持在10元以上。经简单估算,该期间浮盈至少超过30%。在定增完成后,公司股价又出现一波较大幅度的上涨,股价一度触及15.46元。


需要说明的是,在此次定增实施之后,羚锐制药的股价一路走高,尽管在2013年羚锐制药还实施了10转5派1(含税)的分红,但其股价在2015年达到17.18元的高位。


除了在股价上的损失之外,两家机构错过的羚锐制药当时定增的募投项目——口服剂业务。


根据羚锐制药2017年的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羚锐制药的口服片剂营业收入7876万元,营业成本3191万元,毛利率59.48%;胶囊剂营业收入42507万元,营业成本11648万元,毛利率72.60%。


换言之,京裕投资和银高投资的爽约离场,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另类“打眼”。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