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民成了亚运龙舟冠军

2018年08月26日16:11

来源:人民网

中国体育报·新体育网印尼巨港8月26日电(记者 苏畅)在本届亚运会中国代表团的组成名单中,中国龙舟队称得上是一支特殊的队伍。在这支队伍里,年龄最大的女队员已经50岁“高龄”,很多队员并非专业选手,而是渔民、农民。正是这样一支由中国农民组成的运动队,用他们的汗水、泪水与崇高的祖国荣誉感,让鲜艳的五星红旗在亚运赛场上一次又一次高高升起。这些可敬可爱的中国农民运动员们,正亲手捧出中国全民健身事业的累累硕果,在向全亚洲展现中国力量!

弥补了八年前的遗憾

俗话说,广东龙舟看佛山,男子龙舟看顺德。在佛山和顺德,由于当地水网密布、渔业发达,渔民们熟悉驾船,体能又好,所以从上世纪80年代龙舟被国家列为体育竞赛项目后,就有一批又一批当地渔民成为业余的龙舟好手出现在全国乃至国际赛场。此次,佛山九江女队和顺德男队通过一系列选拔比赛,最终脱颖而出,代表中国龙舟队出征印度尼西亚。

“我们从小就爱好划船。但很早以前,我们当地的龙舟只有男队没有女队,后来组建了女子龙舟队,现在我们这些农民运动员也能够有机会代表国家参加亚运会,太高兴了。”全队最年长的潘惠珠掩饰不住兴奋与激动。

来自佛山农村的这几位中国女队队员们谈及“亚运会”,都有点“耿耿于怀”。原来,在八年前的广州亚运会资格选拔赛上,她们以极其微弱的劣势失利,痛失了一次在家门口参加亚运会的机会。“作为东道主,我们这些广东‘老大妈’没有机会去参加广州亚运会,现在说起来都还感觉特别遗憾。所以这次我们能够代表中国参加本届亚运会,真的感到特别的兴奋。我们最大的梦想,就是在赛场上空升起五星红旗!”47岁的选手李莲英说。42岁的董爱丽则坦言,八年前错过的那届亚运会是她一生的遗憾,而且那时候并没有想到八年之后自己还可以有机会代表祖国参赛,“看着五星红旗高高升起,终于把我的一切遗憾都弥补了。” 

即便没有太多的华丽辞藻,但从每一位队员们的心声中,我们听出了她们的心愿。或许也正是由于八年前的遗憾,让中国女队的队员们格外珍惜此次亚运会的参赛机会,也让她们抱定了要在巨港赛场上升国旗奏国歌的朴素决心。

大家的汗水可以用秤来称

获得亚运会参赛资格只是一个开始,获得参赛资格也绝不仅仅是中国龙舟队每一位教练员和运动员的目的,即便知道东道主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台北等队都具备夺金实力,但升国旗、奏国歌始终是中国龙舟队的目标。从亚运会开幕前的四个月起,中国龙舟队就先后往返于广东和辽宁等地展开艰苦的封闭训练,为实现目标卧薪尝胆、积蓄力量。

在广东的训练基地里,中国龙舟男队的队员们住在简易的两层板房屋中,而这种简朴的生活条件并没有让大家有任何怨言。每天一早8点多“开工”,队员们就开始了一天忙碌的训练。体能训练、技术训练……大家往往是离开船只就直奔健身房而去,每天直到下午5点多才“收工”。这期间,只是由于中午天气炎热不利于训练,队员们才会在中午进行短暂的调整和午休。而中国女队也并未由于“性别差异”而在训练中得到太多“优待”和“照顾”。“在这差不多半年的集训时间里面,像我一样,有些队员的年纪是比较大的,可训练量却一点也不低。”董爱丽说,“但我们知道,我们背负着为国争光的重任。这种责任让我们在这次封闭集训期间,都有了一种和以往比赛、训练所不一样的心理感受。我们就期望着能够通过刻苦的训练,在亚运会赛场上为国家争取一份荣誉。”

为了更好地让队员们储备体能增加耐力,中国队教练组还设计出了简单但行之有效的“负重训练”。他们在龙舟的尾部绑上了轮胎,增加船身重量,让队员们“负重”划舟。在集训开始后仅仅一个多月,队员们就有了明显进步,如200米和500米提高了1秒,1000米甚至比集训前一口气提高了7秒!“累肯定是很累的。”参加过广州亚运会,第二次站上亚运赛场的中国男队农民选手苏伯品坦言,特别疲劳的时候他也曾产生过放弃的念头,但一想到自己能够以30岁的年龄获得参加两届亚运会的资格,是一件非常不易的事情,“既然身体还可以承受,那么再累也都要扛下来。”作为中国女队鼓手的李莲英坦言自己在训练中可能不会像队友那么疲劳,但队友们的艰苦训练让她感同身受。“队友们每天拉着负重去划,看到她们划起来之后,汗水不断地流下来,真的可以用秤来秤,真是太不容易了。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努力,去完成好每一天教练交给我们的任务。”

这些汗水的重量其实已无需用秤去衡量,它们最终全都化作了一面面沉甸甸的亚运金牌。

金牌也是对家人最好的回报

“家里的事情都顾不上了,都是我老公去搞定的。”董爱丽爽朗地说。中国龙舟队的这些位农民运动员平日不仅在家乡的田间、地头都有着很多繁重的农活,还要在生活中扮演妻子、丈夫、母亲、父亲的角色。但由于要集训、参赛,家里的工作和对年长的父母及年幼子女的照顾就只能由家人承担。可以说,家人的理解与无私支持,成为了他们能够在巨港的亚运赛场劈波逐浪、实现为国争光的坚强后盾。

苏伯品的小儿子是在今年他参加封闭集训之前十几天出生的。还没和儿子亲热够,苏伯品就背上行囊和队友共赴征程。“那段时间真的是特别想家,没办法看到刚出生的儿子,感觉心也很累。所以想家的时候,我就用视频跟老妈、老婆和儿子聊天。”苏伯品说,这次拿到亚运金牌之后,他准备好好和家里人出去旅游一番,作为对家人的报答。

“妈妈加油!我爱你!”这是董爱丽的孩子在亚运会比赛前给她发的一条微信。董爱丽感慨地说,她已经划了十年龙舟,两个孩子从小到大知道妈妈总是“离家出走”,也都已经非常独立,对她的事业都很支持。“为了备战和参加亚运会,家里的工作和生活肯定会有影响。但我觉得有得就有失。像我一样同龄的人都很羡慕我可以为国争光,我觉得这就值了。”

李莲英则说,她最大的遗憾是今年在备战亚运会期间恰逢女儿高考,而她没有更够在身边陪伴,不过她很感谢家人的体谅和支持。李莲英把她和队友们艰苦训练的视频发给了女儿,和女儿相约共同努力。“女儿给我加油,我说,我在赛场上加油,你在读书时也要加油。我们母女俩一起加油!”

在拿到亚运会金牌后,潘惠珠在第一时间向家人发了微信报喜。“我平常在家里的工作是养鱼。为了备战和参赛,我离开家已经四个多月了,家里的全部重任都推到了丈夫的身上。”潘惠珠顿了顿,“集训期间,我的家公(公公)病重,我都没能照顾他。就在我们出征之前20天,家公走了,我也没有回家去看过。对家人,我感到很内纠……”潘惠珠有些哽咽地小声说道。“希望亚运金牌能够成为对家人,对我们日复一日辛苦训练的最大回报。”说着说着,潘惠珠已是泣不成声。

编辑:谭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