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滑板碗池取得历史性突破——滑板小将  未来可期

2018年08月30日15:20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女子滑板碗池取得历史性突破——滑板小将 未来可期

颇富动感的街头音乐伴随着流火的骄阳,衬托得巨港体育城滑板赛场的气氛异常火爆、热烈。虽然29日已经接近亚运收官,但众多观众冒着高温云集这里,就为了一睹首次进入亚运会,并首次成为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的滑板比赛的精彩。虽然与那些顶尖高手相比,出征本届亚运会的中国滑板队队员们还只是初出茅庐,但短短不到一年的训练,却让她们在这场巅峰对决中实现了中国滑板运动的历史性突破。

劲敌当前无惧色

亚运会滑板项目的争夺异常激烈,吸引了几乎全亚洲滑板爱好者的目光。不仅由于东道主印度尼西亚在男子和女子四个项目有诸多实力强劲的选手,日本也在女子碗池项目中派出了堪称世界明星级的两位女将KAYA ISA和SAKURA YOSOZUMI。这两位选手此前屡屡在世界各项大赛中有出色表现,甚至她们在美国训练的片段都被当地俱乐部放在网络上作为吸引会员的“广告”,可见这她们在这项运动中的影响力。

“在亚洲,日本滑板运动实力最强,”中国轮滑协会滑板项目主管曾冰峰感叹。在他看来,如果说美国是世界滑板最强国,那么日本已经成为能够比肩美国的世界滑板一流强国,再加上菲律宾、泰国等滑板运动开展较早的亚洲国家和地区,第一次进入亚运会的滑板比赛无论竞争度和水准都堪比世界一流大赛。而第一次走上亚运会赛场的中国滑板队,无疑面临着世界一流高手的“围追堵截”,但也正是一次最好的练兵机会。

女子滑板碗池赛,19岁的中国小将张鑫被排在第一个出场。只见她稳稳地踩着滑板进入比赛场地,速度虽然并不快,但很稳、很流畅。第一套动作结束,张鑫得到41.33分,为自己,也为中国滑板队开了一个好头。“比赛的规则是,只要中间有一个失误,整个就作废。所以采取了保证稳定性的策略。”教练组为张鑫和随后出场的队友娄佳怡制定的这套策略非常有效,毕竟对于中国滑板队女子碗池选手而言,她们的实力暂时与其他亚洲一流好手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只要策略得当,滑板队姑娘们并不畏惧劲敌。“选手们都是第一次参加这样高水平的比赛,面对亚洲最强选手,教练组针对每名运动员编排了技术动作,细节问题基本做到了极致。”中国滑板队教练赵飞说。

果然,在争夺激烈的这场女子碗池比赛里,一众亚洲高手都偶有失误,可张鑫却始终凭借着稳定的发挥占据在前三甲的位置,且每一滑的成绩都有提高。最终,张鑫以44分的个人最好成绩,将这枚中国滑板运动史上的第一块亚运会奖牌收入囊中,娄佳惠也排名该项目第五。

“在参加亚运会之前,我很少有重大比赛经验。”走下激烈赛场的张鑫略显腼腆地说,“今天的比赛我是有一些压力的。在准备决赛的训练过程中,我把基础动作列为能够尽量不失误的动作,然后再去‘走’一些稍微难一点的动作。”也正是这种务实态度和细节打磨,让中国滑板姑娘们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跨界选材谋突破

对于在国内开展历史仅二十余年的中国滑板运动而言,对于选拔组建时间很短的中国滑板集训队而言,甚至对于从事滑板项目训练几乎不到一年时间的张鑫本人而言,她在此次亚运会女子滑板碗池比赛中所取得的佳绩,是历史性突破,更是对中国滑板通过跨界跨项目选材 “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肯定。

出生于湖南湘潭的“九五后”姑娘张鑫面容白净、身材娇小,怎么看都不像一位久经沙场的滑板老将。实际上从高中开始,张鑫就接受了啦啦操专业训练,直至考入南京体育学院民族体育与表演系16级表演专业,她不仅成为一名啦啦操专项学生,还是学校啦啦操队的一名“小尖子”。偶尔有一次,中国滑板集训队来到南京体院挑选跨界跨项目人才,带队老师问同学们谁愿意“改行”练滑板?当时,其他女孩子都犹豫了,毕竟这个项目和啦啦操相比,不仅辛苦,而且有一定危险性。但平日里就对这项充满动感的运动抱有极大热情的张鑫却特别开心地举起了手。

作为跨界跨项目选材进入中国滑板集训队(南京)的选手,张鑫在训练中要吃很多苦,摔倒受伤成了“家常便饭”。但对于滑板运动的满腔热爱以及对未来有机会代表国家参加东京奥运会为国争光的向往,让张鑫坚持了下来。通过刻苦训练,张鑫很快掌握了如内转腾空、外转腾空、过火山、深池挂板倒滑、布朗特穿越人字脊等一系列的高难度滑板技巧动作。而在训练过程中,张鑫也渐渐发现,正由于她以往接受过啦啦操训练,所以在身体素质和协调能力等方面,对练滑板有很大帮助,“在空中滞空的时候,也不会感到那么害怕。”

其实不仅张鑫是通过跨界跨项目选材进入滑板项目的,娄佳怡也同样如此。在接触滑板运动之前,娄佳怡是一位来自武术之乡塔沟的武术选手。武术项目练就的身体协调性与胆大心细的性格特点,让娄佳怡在滑板运动中如鱼得水,“平衡和力量方面给我很大帮助。”

在被跨界跨项目选入中国滑板集训队(南京),张鑫在练习滑板不过短短八个月之后就参加了今年四月在南京举行的首届中国滑板俱乐部联赛总决赛暨国际滑板公开赛,在国际赛女子碗池项目中斩获了亚军。而不到四个月之后,她第一次地站在了亚运会的领奖台上。“中国滑板的整体水平和国际高水平还有差距,但在进行了短短十一个月训练后,就能够在亚运会拿到铜牌,这种进步速度正是我们很好地贯彻了国家体育总局党组改革思路,积极开展跨界跨项目选材成果的体现,也用实践证明了跨界跨项目选才对于滑板项目的发展是行之有效的。”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主任范广升表示。

亚运铜牌似金牌

中国滑板运动员们第一次身披印有五星红旗的战袍走上了世界大型综合性运动会的赛场。他们将中国体育改革的成果,很好地展现在大家面前。而这枚闪烁着金色光芒的亚运会铜牌,对于促进滑板项目做好东京奥运会备战工作的价值,不是金牌更胜似金牌。

据介绍,在滑板正式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新增项目后,总局社体中心就在总局党组的指导下,以创新思维和大刀阔斧的改革举措,于各地组建国家滑板集训队。目前,在上海、南京、贵州、山东、深圳、哈尔滨,就有六支国家滑板集训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东京奥运周期的选材、备战。而在国家滑板集训队组建过程中,也紧跟总局党组的改革思路,开拓创新,合理利用社会资源。例如,张鑫所在的国家滑板集训队(南京),就是由总局社体中心、南京市体育局和当地企业三方共建,采用政府主导、社会参与,企业运营的方式,在仅仅一年多的时间里就完成了从基地建设、队伍组建到运动员选拔等诸多工作,还通过举办各类国内外大赛、海外集训和聘请外籍技术顾问的方式,不断提高运动员的技术水平。与此同时,这种举国体制的创新模式,也给中国滑板选手们带来了充足的经费保障、器材装备和比赛资源。“像我们那个年代买一块滑板需要300多块钱,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笔钱对于家长来说是很重的经济负担。现在,滑板集训队的孩子们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吃、喝、住、行都给解决了,大家就是一心一意地做好训练。好多国外的团队,其实都很羡慕我们。”作为中国第一代滑板选手的曾冰峰不禁表露出对现今滑板选手赶上了项目发展“好时代”的欣慰之情。而在范广升看来,之所以中国滑板选手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站上亚运会领奖台,正说明了总局社体中心与地方体育局、企业联手组队,开展跨界跨项目选材的思路和方向是正确的。这些改革措施也打通了以往在项目备战过程中所面临的体制壁垒。

由于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新增项目,目前滑板运动在全国各地正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起来,由国外高水平设计师设计的滑板场地建设工作也从以往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向其他城市延申,“目前很多场地都在建设之中,今年你看到的场地数量,可能明年就会翻倍了。”曾冰峰说。而此次亚运会中国选手所取得的历史性成绩突破,也将为这一项目在国内发展带来良好契机,吸引并激励更多青少年投入到滑板运动中来。

诚然,中国滑板集训队的教练和运动员步入了中国滑板项目发展的好时代,通过在此次亚运会上与世界一流好手的切磋、交流和同场竞技,他们开拓了眼界,看到了对手的长处,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更重要的是增强了信心。娄佳怡表示,此次亚运会难得的参赛经历对她未来进一步做好训练和备战帮助很大,也给了她更多前进的动力和信心。“和这次亚运会的对手相比,我们练习时间还比较短。但如果要奋起直追,我们用同样的时间是可以做到的。中国滑板选手们未来进步的空间很大。虽然现在和日本选手还有一定差距,但我相信我们有机会可以追上她们。”张鑫坚定地说。

编辑:史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