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一小区开设13家午托成“网红”小区 业主极度不满

2018年08月31日07:29

来源:大河网

  该小区业主对午托班坚决说“不”

  小区业主打出不满条幅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郭致远文图

  坐落在郑州市金水区博颂路的文华小区,最近成了“网红”小区——小区不大,有6栋楼186户居民,却开设了13家午托班。每天下午,有数百位家长拥堵在小区门口,等着接孩子回家。业主进出困难,戏称小区是“文化路第四小学”。新学期开始,文华小区业主坐不住了,他们联手阻止小区开设午托班,还大家安静家园。8月29日,经过业主多日“抗争”,小区午托班停止接收学生,但是业主和午托班的博弈仍在继续。

  小区业主请午托班搬家

  “业主们为了安静生活,终于坐不住了。”8月29日,郑州市民刘先生反映称,在金水区博颂路文华小区门口,数位业主守住进出通道,禁止学生和午托班老师进入。业主们的诉求是,小区午托班严重饱和,经粗略计算,每天拥入数百个孩子,这些孩子不停追逐嬉戏打闹,十分影响居民生活。业主和午托班从业者争执不下,一度引来社区、办事处及民警的关注。

  当天下午5点多钟,记者在文华小区看到,有五六位老者守候在小区门口,一旦有学生模样的孩子进入,他们立即起身,禁止他们入内。传达室旁边,放着一台播放机,“不许在小区开办午托班”滚动播放;小区大门及通道处,悬挂多个条幅,上写“禁止开办午托”“午托部,还我宁静家园”“午托部还我丢失的电瓶”等。

  “搁以前,到了这个时间点,接孩子的家长把小区门口堵得一塌糊涂。”业主代先生说,文华小区1998年建成,共有6栋居民楼,186户居民,文化路第三小学与该小区一墙之隔。小区建成三四年,陆续有人办午托班。起初几年,午托班的数量及规模都不大,孩子们进进出出,也没感觉到打扰到生活。

  几年后,随着文化路第三小学家属院及附近的亚亨小区,不准许在小区内开办午托班,多家午托班转移至文华小区,开班接收学生。

  “现在,小区有13家午托班。每天进出的学生有五六百人,小区俨然成了编外的‘文化路第四小学’。”文华小区多位业主称,今年新学期开始,突然传来消息说,又有人想在小区开午托班。获此信息,不少业主感到气愤,决定自发行动起来,“请午托班搬离小区,还大家安静的生活环境”。

  “午托班不让干了,俺孩儿中午去哪儿?我总不能辞掉工作,每天专职接送孩子上学?一家人的生活该咋办?”面对突变情况,一位李姓学生家长苦恼地说,午托班突然停止不办,打乱了夫妻俩的生活节奏。

  去还是留双方有话要说

  据多位业主介绍,文华小区是个老旧小区,居住的居民多数年龄偏大。而小区里常常可见孩子成群结队,在一起嬉戏玩耍,“我们老胳膊老腿,可是经受不住小家伙们像小牛犊一样的猛劲儿碰撞。”74岁的李大爷说,还有个别小孩子比较调皮,趁人不注意时,会用钥匙划车身,更甚者跳至车顶玩耍。更让业主们气愤的是,每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接孩子的家长把过道挤得满满当当,业主们则被堵门外,进不了家门。

  对于业主们的愤怒,午托班经营者又是怎么看的呢?张女士和李女士,在文华小区开办午托班时间较长,她们见证了该小区午托班的发展。两人均表示,小区午托班的无序扩张,的确给业主的生活带来麻烦。为了尽量不打扰业主的生活,她们经常提醒家长们,守候在小区门口外接孩子,不要进小区。但是仍有个别家长执意进小区,久而久之,引起了业主不满。张女士和李女士告诉记者,作为午托班的从业者,这些年来,她们打心眼里想和业主、社区和办事处搞好关系。业主反映车辆被孩子划伤、垃圾处理不及时等问题,小区每家午托班凑千元,购买了监控设备、垃圾桶、灭火器等一些配套设施。按照计划,他们和社区沟通,还打算购买健身器材,供业主们免费使用,“我也是小区业主,用自己的房子办午托班,一个学生一月收费三四百元。不图挣啥钱,想着老了有个事儿干,图个日子充实。”64岁的张女士说。

  “干了这么多年午托班,现在不让干了,我能接受。但说我是黑午托班,心里不服。”张女士说,她开办午托班13年,其间,曾多次向教育局、工商局等单位询问,办理证照事情,但是没有牵头监管单位,也迟迟办不下来。

  开午托班容易办照难

  东风路办事处相关人士称,文华小区归属他们管辖,对该小区的多家午托班,他们则是尽最大努力引导,向卫生、安全等方面发展,至于具体量化标准,则没有相关法规可依。李女士也感叹说,她一直也想摘掉“黑午托”的帽子。但是努力了多次,和张女士的遭遇一样,不知去哪个单位申办证照。

  8月30日上午,记者以市民的名义拨通了金水区教体局民管科的电话,询问开办一家午托班,需要什么手续?工作人员表示,午托班主营内容是孩子用餐、提供休息,并兼顾一些作业辅导。他们没有教育培训机构服务的内容,因此不能核准办理相关手续。

  而据金水区工商局相关人士介绍,办理午托班营业执照,需要先到区教体局备案办理前置许可手续,拿到了这个证件,可以申办营业执照,“午托班和教育有关,教体局应该管吧”。

  兜兜转转,申办午托班又回到了教体局。

  据了解,早在1996年,郑州就出现了午托班。和别的行当不同的是,午托班虽然经过22年发展,得到了家长的认可,但其处境显得尴尬。因其涉及用餐、学习及午间休息等,与工商、教育、消防等部门业务有交集,却又难以确认午托班到底属于谁管。

  为了打破这种监管“僵局”,2011年,郑州市教育局曾草拟过《郑州市午托机构管理暂行办法》,但该办法未获准实施。

  “郑州小学生总人数近百万,需要午托的孩子数量庞大。”从事小学教育20年的李先生说,午托班对不少父母来说,是“刚性需求”。当前,午托班良莠不齐,对其开办规模、面积、老师、护工配比等基本条件,没有具体硬性规定。“在此,希望相关部门赶紧拿出具体治理方案。”

  截至昨晚7点,午托班开办者张女士反馈,小区业主反对开办午托班态度依旧强硬,小区多家午托班已着手选址,会陆续转移到其他小区继续开办。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