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伯牛因“八卦”钻研清史:看影视剧学历史本就是错

2018年09月05日07:18

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记者莫韶华)晚清乱世,一群湖南人趁时而起,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终于成就"同光中兴",虽未能改变历史走向,却上演了中国保守主义的完美谢幕。一群非常之人,领一支非常之军,经历非常之苦,成就非常事业。9月4日,致力于研究清史的知名近代史学家谭伯牛带着新作《湘军崛起》在郑州松社书店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为我们讲述湘军崛起的那些事。

  《湘军崛起》:为你揭秘湖南湘军的过往

  研究清史多年,多部历史题材作品相继推出,谭伯牛开始被越来越多的读者关注。他说,回溯湖南几千年的历史,"湘军是湖南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件事",它让湖南终于出现在中国的历史上。"没有了湘军当然也可以有别的事发生,但至少我们今天的湖南不会是这个样子。"

  谈及新书《湘军崛起》,谭伯牛说,"这本书是根据讲座内容改变成册,主题是湘军,严格地说,指自创建至克复南京期间的湘军,这是我关心有年的题目,我希望能通过这本书提出并解答一些湘军史上绕不开的问题,譬如湘军转战南北,前后期的领袖有什么风格上的差异;胡林翼、曾国藩的独特风格对湘军的影响又如何。朝中有哪些高官亲贵明里暗里帮助湘军;湘军统帅与权势集团——譬如‘肃党’的关系又是怎样。这些‘揭秘’既能满足讲坛的需求,也是考验搜罗史料和分析能力的关键。同时,我想通过事实和合理的逻辑推理来澄清一些个人的逸事流言以及重要事件,附加详细考证,将真相一一揭示。

岳麓书社《湘军崛起》封面

  通过影视剧学历史本来就是错

  谈历史就绕不开最近火热的宫斗剧,早期有《末代皇帝》《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等,近期各种有关清朝皇帝的历史剧和宫斗剧更是雄霸收视率。谭伯牛说,"有人说清朝每一个皇帝都有一部配套的电视剧。其实没必要用历史知识去要求文艺作品,研究历史和拍文艺作品本来就是两码事。比如说影视剧表现政治战争会非常精彩,但其实中国古代作战并非好莱坞大片一样的形态,不能要求影视剧特别严谨。对于观众来说,想通过影视剧来学历史本来就是一条错误的路。"

  充满趣味的讲述,通俗的语言,很多人说谭伯牛对中国历史过于调侃,他认为做研究就是从主观和客观立场来看,客观研究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必须知道一切并用超越一切的眼光来纵观全局,这个是无法做到的。所谓主观就是尽其所能把应该搞清楚的细节,时代背景知识和人物事件了解清楚。

  湖南人用执着书写半部中国近代史

  在谈到为何会钟情于湘军的研究时,谭伯牛说,其实,湘军的崛起就是湖南的崛起,从秦汉开始,湘军远离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很边缘。但是,湘军与近代中国的关系很密切,长沙在民国时期不仅经济发达,而且是新思潮的涌现之地,拥有良好的基础,出现了很多接受新思想的先进人士,也吸引了很多大师,罗素来中国只前往北京和长沙,梁启超曾在长沙教学,很多传教士在湖南传教。

  "我认为,个人才是导致历史改变的神力,也是最有趣味的地方。今天的湖南人受到湘军的影响,有人说,湖南人写了半部中国近代史不为过。那么湖南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性格?宋代《礼学》在湖南兴起,讲究超越,不惧生死。历史上的湖南其实杂乱无章,动荡就容易出旺人,也是新思想的传播者。湖南人的性格偏于狂妄,但是更为执着,所以可以为了最终的胜利破坏很多规则。"

  历史的真相和事实

  历史不能求真,历史不是一门学科,它更像一门艺术。

  "我做研究和学院里的老师方法一样,在我看来,民科和专业与否,和所处的位置并没有关系,重在作品的表达方式。和专业研究历史的作品相比,我的形式更自由,更注重文学的趣味性,而有趣通常就体现在跑题、闲笔、留白上。科学的史学做到这些很难。"

  那么,真相和事实有什么区别呢?谭伯牛说,历史更像一门艺术,历史不能求真,不是否认历史事实。所谓真相和事实不同,"罗生门"无处不在,可能最隐秘的历史真相牵扯到政治斗争、人物发展,金钱纠葛等,我们只有根据自身的知识储备来判断,但是要把时间、地点、人物和事件发展的次序搞清楚之后,才能进入看不到的真相的隐蔽所在。

  "八卦学"很难,却是引发兴趣的源头

  那么是什么让他痴迷历史呢?"我比较喜欢八卦,也比较趣味性。中古之前的学者研究一定要有一定的想象力,而近代的史料丰富,资料充足,做研究首先要将所有的资料看一遍,而我最开始感兴趣的就是曾国藩和左宗棠为何不和?"

  高级人谈事,低级人论人,八卦学很难,要了解一个人,就要调查清生活背景和文化历史,并且感同身受,才能知道那些清代知于不可知的想法。谭伯牛希望能360度全方位了解感兴趣的历史人物,"古代和今天最大的区别在于制度的不同,但是人性并无太大差异,了解了这些对做学问是有帮助的。"

  "我认为学历史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但是学知识是很苦很孤独的,它的过程必须要下一定的苦功夫,具备一定知识储备后,在和别人交流时才能获得。"

  那么,如何看待现在的历史热呢?他说,所有人想对环境有一定的了解只能去看历史,所以说历史热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历史必须建立在丰富的知识储备上,不能凭空想象。历史没有真相,但是在文学里可以找到,文学里能提供真正的人生。

  作者简介

  谭伯牛,知名近代史学者,致力于研究清史,尤长于太平天国史、湘军史及曾国藩研究。先后出版《战天京》《天下残局》《湘军崛起》《盛世偏多文字狱》等作品。


编辑:张馨予  审核 :新闻总值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