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奥队冲击东京奥运会之路荆棘满途

2018年09月07日08:38

来源:广州日报

  昨日,中国国奥队在云南曲靖四国赛的第2场比赛中迎战塔吉克斯坦队,两队战至第77分钟时比赛因暴雨中断,当时比分为1比1,谢育新之子谢维军为国奥队扳平比分,今天将决定补赛还是重赛。此前,国奥队首战以1比0小胜缅甸队。9月8日,球队将与最强的乌兹别克斯坦队交手。

  明年3月,国奥队将参加2020东京奥运会预选赛第一阶段比赛。荷兰名帅希丁克已在曲靖,本次赛事后就将接过球队的教鞭。留给球队的备战时间已不算多,因为还有太多问题需要解决。现在最乐观的期许是,希丁克能在中国延续他的神奇,帮助这支国奥队“逆天改命”。

  比上不足,比下也不足

  1995年龄段的中国U23队今年先后在U23亚洲杯和亚运会折戟,令人失望。外界开始寄望于1997年龄段球员,也就是目前的这支国奥队。

  实际上,该年龄段的国青选材面窄,当年的基础选人范围人数仅千余人。从两届国青队的成绩看,1995届国青队在2014年亚青赛的小组赛中击败日本队,战平韩国队和越南队艰难小组出线,之后在1/8决赛中2比4不敌卡塔尔队。1997届国青队则在亚青赛上以1平2负的战绩小组垫底,成绩并未比前一届有所进步。

  同样是在U23政策的加持之下,本赛季一批1997年龄段球员比如黄紫昌、杨立瑜、谢维军和陈彬彬等,也和1995年龄段的“韦世豪们”一样,开始在联赛崭露头角。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些球员,包括留洋的张玉宁,都不足以帮助国奥队实现突破。

  往后看,1997届成绩不如1995届;往前看,1999届的球员人才储备看上去也比1997届要多。1997届正落入比上不足、比下也不足的境地。

  起个大早,却赶个晚集

  两年前兵败巴林亚青赛之后,中国足协去年年初提出“2020行动计划”,由孙继海担任教练组组长。随后,这支球队经历了海外拉练受挫、多次集训人员不整、集训时间不够等各种情况。

  日本比中国更重视国奥队,去年的亚洲杯预选赛和刚刚结束的亚运会,日本足协都派出了小两岁的国奥队参赛。

  当1997年龄段的沙特队在亚运会上淘汰1995年龄段的中国队时,中国的1997年龄段球员更加前景堪忧。过往数年这批球员失去的成长时间和空间,莫非要让神奇的希丁克在短短不到半年时间内就全部补回来?

  希丁克与中国足协存在带队目标上的分歧,这是未能签约和官宣的原因之一。有人称,足协希望以奥运会预选赛作为希丁克的考核点,若带队打进东京奥运会,则合作继续,否则合作终止。但是,希丁克显然需要更多时间来锻造这批球员。

  还需足协全方位护航

  有报道称,国奥队本次集训名单是希丁克在派人观看了今年6月的奥运选拔赛后定下的。参加巴林亚青赛的球员中,只有黄聪、张岩、曹永竞、胡靖航、邓宇彪、冯博轩和高华泽等球员入选。由于U23政策,部分该年龄段当打的主力球员,被留在了俱乐部。

  希丁克目前最需要的是时间,考察需要时间,捏合球队需要时间,但奥运会预赛不等人。希丁克的助教团队已基本确定,刚从中甲球队石家庄永昌“下课”的主帅古特比将辅佐希丁克。此前希丁克执教韩国队时,古特比就是他的助手。

  亚洲的对手们正在不断进步,当然也不会等着中国国奥队。由于1995国青队在U23亚洲杯上表现不佳,1997国奥队只能在奥运会预赛上成为二档球队,他们可能将面对韩国队、日本队、朝鲜队这样的一档球队。

  在先天选材和后天发展都没有优势的情况下,寄望72岁的希丁克帮助1997国奥队“逆天改命”,显然是不现实的。这个时候足协能做的,是在方方面面保证希丁克执教之后球队能够平稳地备战下去。比如此次曲靖四国赛取消直播,据悉就是足协出于保护球员、不过早给压力的目的而为的。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