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漫画在“纠结”中兴起“

2018年09月08日08:06

来源:大河网

  1986年5月,16省(市)漫画家49人相聚中岳,集体创作少林演艺图。资料图片

  □策划体娱文创部执行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张丛博

  20世纪90年代初,与讽刺漫画相对,新漫画的概念在中国被提出,主要是指运用很多分镜来表达一个完整的故事。

  传统漫画与日漫共同影响下的一代

  在80后的记忆中,除了国产动画《黑猫警长》《葫芦兄弟》《舒克和贝塔》等,机器猫或樱桃小丸子也是童年不可或缺的记忆。网络上曾有一个“你小时候最大的梦想是什么”的选择题,不少人的回答是“拥有小叮当的四次元口袋”。

  最早引进机器猫和樱桃小丸子的是漫画家丁午,他曾任《儿童漫画》《漫画大王》主编。从郑大新闻系漫画专科班毕业的王立军,跟随丁午多年,参与了编辑出版《机器猫》等系列动漫图书。

  王立军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丁午发现了日本很火的动漫“机器猫”(现译哆啦A梦),他觉得这个漫画形象肯定能获得国内小朋友的喜欢,联系日本方面获得同意,拍板引进。之后,丁午还把樱桃小丸子等日本动漫引入国内。可以说,后来刮起的日本动漫热潮,最早的推手就是丁先生了。

  从1990年开始,方成的儿子孙晓纲开始了长篇武侠故事漫画《郎雀》的创作,至今年4月已完成50本图书,仍在继续创作。

  1993年元旦,正在河南舞钢读高一的张国晓收到了从北京寄来的一封来信,寄信人是漫画界泰斗华君武老先生,随信还有一本《华君武漫画》。

  当时没有电话也没有互联网,张国晓痴迷于报刊上的各种漫画,一次看到《文汇报》副刊上有一篇范用讲述与华君武书信往来的趣事文章,配图是华老的明信片。

  张国晓试着给上面的地址写了一封信,请求华老指点学画之路。

  虽然是寥寥数语鼓励学习的话,但“看到牛皮信封上漫画味十足的笔迹,我一下觉得世界这么美好”。后来张国晓与华老连续通信,在1996年5月回复的信中,华君武说:“漫画是画思想的艺术,要有好的思想立场,作人在先,作艺在后,我们共勉。”

  当时高校里几乎没有漫画专业,张国晓读的是郑州轻工业学院工业艺术设计系,继续自学漫画创作。大学里,他创办了漫画协会,华君武应邀热情题写了会名。

  漫画刊物打出“时尚娱乐”牌,但“讽刺不死”

  为适应市场的变化和读者的要求,《漫画月刊》杂志从1997年开始,连续进行扩版改版,在保证以讽刺性漫画为主的“漫画林”专栏分量不减的前提下,大胆地打出“时尚娱乐”牌,着重加大了连环漫画和卡通漫画的分量,青少年读者反响强烈。

  1999年12月,王继兴为全国漫画学术研讨会准备了一篇论文。“漫画,既是一种具有工具属性的语言,也应该富有多元性的功能。充分发挥这种功能,不仅有利于漫画艺术自身的发展和繁荣,而且有利于在新的历史时期,使漫画艺术在‘两为’服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他认为,像中国台湾漫画家蔡志忠“画说”古典名著的尝试,未来会越来越多。

  张国晓在大学毕业后入职漫画杂志当了编辑。此时故事娱乐漫画在青少年群体中风靡,单幅讽刺漫画遭遇不小挑战。初出茅庐的张国晓在漫画界“惹出事端”,因为一篇“喜迎中国漫坛之喜剧时代”的文章,引发漫画界一片哗然,掀起了一场焦点是“到底娱乐重要还是讽刺重要”的漫画创作大讨论。华君武还发表了《要有点社会责任感》一文,华老在文中说:“有人专作搞笑,有人要搞喜剧,有人要搞休闲尽可去搞,但不必对一些怀有社会责任感的漫画作品来泼污水。”

  事后,张国晓反思,漫画家关注社会问题,恰恰是漫画家与其他画家的不同之处,因为漫画的功能首先是它的评论性和社会性,正因为漫画关注社会生活,才受到人们的喜爱,漫画“关注社会、针砭时弊”的功能不能淡化,而应强化。

  2010年6月13日,漫画大师华君武在北京病逝,河南省漫画家协会举行追思会,张国晓致了悼词:“华翁慢走,讽刺不死。”与会者无不哽咽。

  老一代漫画家作品历久弥新,后人们希望用互联网激活

  编辑王双红在2006年进入《漫画月刊》时,杂志的内容已经主要是故事漫画了,并主要面向少儿读者,画面开始走彩色唯美风。

  面向孩子们的漫画征稿,虽然大部分投稿是故事类,但也不乏讽刺漫画。王双红了解到,原来是一些漫画培训班的老师曾是讽刺漫画作者,他们将讽刺漫画传递给了新一代。《漫画月刊》至今保留着幽默讽刺漫画欣赏的板块。“我们也有意给孩子们以引导,希望把讽刺漫画关注现实的精神传承下来。”

  谈到父亲方成的影响,孙晓纲曾说:“父亲给了我一个看艺术的角度,这就决定我后来的创作作品,追求最根本的东西就是真实。这也是我作品的生命力所在。”

  9月4日上午,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青年漫画家王立军去看了老一辈漫画家张光宇先生的文献展。“这些反映当时时代背景题材的作品,并不因时代的变迁而有任何过时之感,艺术手法在今天亦有启发价值。”

  最近一段时间,他在和老一代漫画家的后人们交流时,大家不谋而合,希望父辈作品能通过动画和互联网,再次呈献给读者。“《三毛流浪记》讲述的是解放前上海流浪儿三毛的故事,在今天仍然热销。”

  方成去世后,文化学者侯军回忆到一个细节,方老很早就非常喜欢看迪士尼的动画片,还主张搞动漫产业要先从创意下手,“要有自己的幽默艺术技法,而创意的核心就是幽默艺术的观念和技法”。

  “十多年来,尽管故事漫画已成为中国漫画市场、动漫市场的主力,但老一代漫画家对社会保持关注思考的精神,实际上能够促进对未来的探索,关切社会热点的不见得没有市场,只是青年漫画家需要提升驾驭能力。”河南省漫画家协会主席张国晓说。


编辑:梁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