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郑州22岁姑娘成改革开放后第一批“个体户” 凭一手艺成了“万元户”

2018年09月12日07:20

来源:大河网

  1994年的郑州市场郑州市工商局供图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李兴佳

  李莲英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拿到执照的郑州个体户,10个月挣了一万元,成了名人。1982年郑州市个体劳动者协会成立时,李莲英被推举为主任,此后开始了长达30年为个体户奔走的岁月,直至2012年退休。1985年,时任郑州市常务副市长邓建民,为被打的烩面馆个体户鸣不平,其背后,更是为当时不入流的个体经济正名和护佑。

  如今,30多年已过,李莲英已退休6年,邓建民也已85岁高龄,听闻要做改革开放40年报道,他们欣然接受采访,回忆往事如数家珍。

  对于他们来讲,这是一个不能忘却的时代,更是一个留下了无数美好回忆的激情年代。

  曾经卖粽糕改卖稀饭,摊主被判群众管制3年

  1958年2月,因为私改经营品种,将卖粽糕改成了卖江米稀饭,李德培被郑州市二七区法院判处群众管制3年,并被罚款500元。没钱交罚款,他不得已用两间房屋来抵交。那会儿,他不会想到22年后的秋天,自己会被平反,要回两间房产。

  获得同样罪名的还有饮食商贩李国顺,不过是发生在1963年。当年,李国顺未经批准私自跨行业,既干饮食又搞肉食,被管城区工商科通报,并处罚款40元。那个时候,他不会想到,23年后,郑州市会规定“凡经批准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允许一业为主,多种经营……”

  那个时代,凡是从事长途运输、转手倒卖、雇工包公、居间牟利,就会被视为“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破坏无产阶级专政的犯罪行为”。

  个体户生存空间被严重挤榨的事件发生在1966年,社会上要求取缔个体工商户的呼声越来越高。不少个体户感觉到走的是一条资本主义道路,没有前途,纷纷向政府交回牌照,另谋职业。据统计,交照的老个体商贩共541户,临时个体商贩752户,个体手工业442户。1969年,国家正式宣布取缔个体商贩,号召上山下乡,从事农业生产。

  此后,个体工商户进入万马齐喑的10年。

  改革第一批拿到执照后,刚毕业的小姑娘成了“万元户”

  1979年11月,老坟岗市场在关闭15年后,重新开放。这已经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的第一个年头,也是在这一年年底,只有22岁的李莲英,申领了个体户执照,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拿到执照的个体户。

  那时,李莲英刚毕业,凭借祖传的手艺,给纺织厂、印染厂、具管厂做模具外包生意。她父母均是工厂的模具工人,从小耳濡目染,她向河南商报记者回忆,“有了执照后,接的活儿特别多,很多工厂排着队找我。我一个人干不完,全家老少齐上阵。”当时媒体以《十个月收入一万元》为题对她进行报道,而她身为高级技术工人的父母,一个月工资才100元。李莲英回忆,1982年结婚时,她手里已存下三四千元,那时候婚嫁必备的老三样,置备齐也不过几百元。

  1982年,对于李莲英和郑州市个体经济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年。这一年12月,郑州市个体劳动者协会成立,25岁的李莲英被推到前排,当上了个体劳动者协会主任(后改为副会长)。此后,她开始了长达30年的协会生涯,与个体劳动者休戚与共,直到2012年退休。

  发展烩面馆老板被打,政府扶助个体经济发展

  不过,重见天日的个体经济社会地位很低。“一说谁干个体的,就找不到媳妇。大众看不起,觉得这不是正当职业。在火车站,摆摊的个体户经常被追得到处跑。”李莲英称,当时甚至流行有“一国营二集体,不三不四干个体”的说法。

  真正让社会、政府对个体户重视起来,不得不提1984年发生的饮食商户被打事件。

  曾在郑州市工商局就职、现已退休的李哲宏所著《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志》档案中记载,郑州市建中街派出所民警黄某,经常到个体户冯全成的烩面馆吃烩面,多吃多占。一次,因为店内伙计招待不周,黄某将冯全成打成重伤。

  这个事件被曝光,并报送给时任郑州市委书记。当时中央领导看到后,专门批示,“此事值得注意,请各省市检查一番,对干部教育一番。每项新政策要经过多次教育,几番周折,甚至惩办几个才能生根。”

  此后,关于扶助个体经济的政策加码。1984年6月,时任郑州市工商局副局长的贾常先号召,全力支持城镇居民、待业青年和农民从事个体经营。1985年4月,时任郑州市副市长的邓建民在个体户表彰会上称,“进一步提高对个体经济的认识,规划、城建部门要积极为个体户安排经营场所。”

  1985年10月,规定今后个体医生开业不进行工商业登记;1987年,郑州市私营企业开始试行登记,一年后开始正式登记。

  成绩改革开放后十年时间,郑州个体户数量增长近200倍

  此后,个体经济不再是贬义词,“万元户”成了人人艳羡的对象。不过,个体户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这中间还出现过弃业逃税风波。

  《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志》记载,1989年,郑州市友爱路市场100多户弃业逃税,火车站地下商场仅9月8日一晚,就有27户弃业。

  原因是个体户对税收大检查有顾虑,认为政策要变,纷纷取走存款,停业关门。不规范收费增加了个体户的负担,比如公安部门下文加收“公共场所许可证”办理费,有派出所收取治安费……此外,整顿饮食摊的要求较高,比如每个摊点要有下水道,个体户一时难以达到。

  这一弃业现象进入决策层视线。此后,郑州市政府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准以任何理由乱收费、乱摊派,侵犯个体户的合法权益”。

  这仅是个体私营经济发展史上的一朵小浪花。此后,重回大众视线的个体经济,像被按下了快进键,发展突飞猛进。河南商报记者从《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志》查询得知,郑州市城乡个体(合伙)工商业户数,1979年为288户,1990年达到了55523户。


编辑:梁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