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马“无中生有”谋发展——“出彩河南干中来”驻地记者交流采访系列报道⑩

2018年09月12日07:50

来源:大河网

  8月29日,义马市义腾科技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内一丝不苟的工作人员。⑨3任红亮摄

  □河南日报驻开封记者童浩麟 河南日报驻三门峡记者王小萍

  8月30日的采访,让我这名来自豫东的记者对豫西“百里煤城”义马有了新认识:资源型城市的发展也要“无中生有”。

  咋个“无中生有”法儿?36岁的冯永潘给我了第一个答案。

  作为河南德道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冯永潘从事锂离子电池生产3年。“锂电池环保,生产过程无污染,且体积小重量轻,可快速充放电、充电效率高。”冯永潘向记者普及锂离子电池知识。

  “我的企业和义马新材料与电子信息产业板块一道,实现了一年打基础,两年上台阶,三年达规模的发展目标。”冯永潘说。

  义马,城市不大,112平方公里的面积,人口17万,但“排气量”不小。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依托煤炭资源,发展煤化工产业,全市综合实力一度牢居全省县市前十位。随着产能过剩、价格下滑、环保压力等一系列严峻问题的出现,传统能源工业不断“遇冷”。

  “作为资源型城市,义马经济发展面临着严峻的困难和挑战。为有效应对下行压力,我们明确以新材料和电子信息产业为突破口和着力点,巧做‘无中生有’大文章。”义马市委书记、义马煤化工产业集聚区党工委书记杨彤说。

  比如,义马决策者对锂离子电池产业基于这样的判断:新能源汽车、消费电子和储能产业的急剧发展,市场对锂离子电池的需求呈爆发式增长,复合增长率多年保持在40%左右。

  目前,义马市锂电池产业已具备年产2亿平方米干法双拉PPA隔膜、年产2亿平方米纳米陶瓷涂覆隔膜、年产2亿平方米湿法隔膜、年产6400万安时电池电芯的产能。

  “这个产能还不足以称作国内重要锂电池产业基地。我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义马将建成我省锂电池产业链创新战略基地,到2025年将打造成在全国具备一定影响力的‘锂电池产业研发制造基地’。”杨彤进一步说。

  一块儿只有两张名片大小的锂离子电池,威力有多大?截至2017年年底,义马市新材料及电子信息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2%,煤炭产业比重由最高的36%下降到15%,彻底摆脱了对煤炭的高度依赖。

  煤炭产业比重的下降,并不意味着煤炭产业停滞不前。谋“新”,义马的煤炭产业让人刮目相看。

  一块儿乌黑的煤炭,经过多个环节的变化,最终变成一根根细如发丝、用于纺织和制衣的仿“羊绒”。这根“羊绒”,记者在河南开祥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看到了。

  “我们现在拥有‘煤—甲醇—丁二醇—PBT’完整的产业链,并且PBT装置为世界上首套10万吨级装置。”开祥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和进伟说,“发展纺丝级PBT我们有着先天的优势,推动传统产业实现产业链再造和价值链提升,扩大高附加值的中高端产品比例,最终形成煤化工产业新优势。”

  和开祥公司一样,义煤煤生化公司用生物法生产技术替代传统的化工法生产技术,以煤基碳源为唯一原料,利用微生物的高效转化作用,实现从煤到煤化工再到煤生化的转变。

  “我们开发出了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甲醇蛋白、脂肪酶、木聚糖酶、蛋白纤维等高附加值的产品,正是这些产品在纺织、食品行业的运用,带来了纺织、食品行业的新革命。”该公司副总经理张敬东表示。

  “能否实现综合经济实力重回全省第一方阵的奋斗目标,关键就在于义马能否做好新旧动能转换,最终实现经济提档。”义马市市长冯勇说。③9

  记者手记

  从开封到三门峡,两座发展路径完全不同的城市,一个是文化立市,一个是资源型城市。采访中,不停地比对两座城市的发展,有一点惊人的一致:努力做好“无中生有”这篇大文章。

  开封人用文化创意,凭空让《清明上河图》这幅名画变成了清明上河园;义马人用引智创新,创造了新材料和电子信息这个城市全新的产业板块。

  漆黑夜晚,寒冷冬日,义马煤炭燃出的火花带来了多少温暖和光亮;但义马煤炭也把曾经的辉煌永远定格到低附加值和高污染中。

  一个企业,一座城市,再好的产品,再好的发展定位,一旦追赶不上时代发展的潮流,结果只有一个:出局。

  早转型,就主动;晚转型,就被动。求新求变的意识和转型升级的压力,应当始终伴随着产业的发展成长。身处一个转型的时代,唯有“变”是永远不变的。义马谋“新”,一定会谋出一片“新天地”!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