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去世 他的评书是几代人的文化记忆

2018年09月12日08:05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王峰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的名字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据统计,单田芳说了57年评书,有录音记录的就有100多部,曾在全国500多家电台、电视台播出。无数80后、90后的童年回忆都是每天中午从收音机中收听单田芳用独特嗓音播讲的评书,在娱乐匮乏的年代,《三侠五义》《白眉大侠》《童林传》《乱世枭雄》《黑虎传》《封神演义》《隋唐演义》等评书成了大家的精神食粮。

  据媒体报道,9月11日下午,单田芳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84岁。“一生尝遍甘苦书中说尽情仇”是对单田芳评书表演生涯的最好注解。他的语言魅力打通了地域、文化和年龄的界限,让评书这门民间艺术发扬光大。昨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采访了河南的评书表演艺术家赵维莉,共同回忆单田芳对评书的热爱、执着和永远更高的追求。

  家中突生变故开始评书生涯

  1934年,单田芳出生在辽宁营口的一个曲艺世家,母亲唱大鼓,父亲是弦师,不过年幼的单田芳并没有想过去说评书,反倒是喜欢工科,因为从大环境来看,那个时代的评书艺人颠沛流离,并不登大雅之堂。据媒体报道,1953年,单田芳高中毕业后,家中突生变故,于1955年进了鞍山曲艺团,开始了评书表演生涯。

  新中国成立之初是评书艺术的繁荣时期,在那段时间,单田芳说了几十部新书,《地道战》《地雷战》《野火春风斗古城》等新派评书迅速流行起来。改革开放后,评书迎来了复兴期,1978年,单田芳录制了他最为脍炙人口的长篇评书《隋唐演义》。退休后,单田芳从鞍山到北京当起了“北漂”。

  据报道,1993年,单田芳录了80回的《七杰小五义》,播出以后反响很好。1994年,他又录了《百年风云》,此后中央电视台《曲苑杂坛》栏目请他录了400集《薛家将》,在全国播出后产生很大影响,“单田芳”的名号在国内也越来越响。

  “我是两条腿走路,电台、电视一起上,一直就忙到了今天。”单田芳生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己很喜欢退休后忙碌的生活,“很刺激。我有一技之长,很多人喜欢我,这就叫幸福。尽管累一点,但这个累里是带着甜的”。

  表演风格独特作品脍炙人口

  2013年,单田芳、常宝霆、田连元等6位老艺术家获得了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当时担任颁奖人的文化学者于丹表示,这些老艺术家用他们一生的传奇,铸就了中国曲艺史上真正的生命丰碑。当看到他们的名字的时候,会很清楚地在记忆中回忆出他们的声音。这些老艺术家是新中国曲艺史的见证人,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丰富传承着中国曲艺的火种。

  而单田芳则自嘲道:“我听说是评委在评奖之前做了很多调查,他们翻看了档案材料,当翻到我这一页后,发现我从21岁开始从艺说评书一直到78岁从未获过奖,年年都是零蛋。评委想这个人扯着嗓子‘喊’了57年连一个奖都没得,实在太可怜了,所以将这个奖颁给了我。”

  这位与奖项几乎无缘的老人却有着不可思议的观众缘,有人评价,单田芳博采众长,勇于创新,探索前人不敢涉足的评书题材,形成了独特的“单式风格”。据统计,单田芳共录制了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共计1.2万余集,节目时间约6000小时,内容包罗万象,纵横古今,既有脍炙人口的传统评书《隋唐演义》《大明英烈》《三侠五义》《白眉大侠》等,又有根据研究创作的历史演义评书《百年风云》《乱世枭雄》等作品。单田芳录制的评书,艺术水平高超,题材广泛,数量很多,深受广大听众的喜爱,他的评书作品不仅在国内,在海外华人中也有很大的影响。

  声音风靡全国成为文化记忆

  河南的评书表演艺术家赵维莉和单田芳是好友,她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回忆起单田芳先生时感慨万千。赵维莉的老师、已故评书表演艺术家袁阔成先生曾称单田芳是“单百套”,因为他肚子里的评书特别多,效率也高,“单先生的特点是高产,他的评书曾经风靡一时,当时大街小巷的收音机里都是他说评书的声音,特别有特色”。

  赵维莉曾和单田芳一起录过评书,有一年在央视,单田芳录《白眉大侠》,赵维莉录《康熙大帝》,两人共用一个录音间。谈到对单田芳的印象,赵维莉说:“他不管是在电视台录也好,广播电台录也罢,从来不照着稿子读,艺高人胆大。我在他家里住过,如果今天要录哪些书,他就会在脑子里过三遍,记下来后就把稿子一扔,随心所欲地说,不会照着稿子来。”赵维莉透露,单田芳对评书艺术精益求精,经常想法改变说法,增加评书的经典性、文学性和欣赏性,“他对艺术是非常有追求的,即使功成名就,还是希望自己博采众长,更上一层楼”。

  生活中的单田芳为人很低调,从不争强好胜。“除了喜欢抽烟和喝花茶外,也不怎么喝酒,平时就是简简单单的五谷杂粮,钱是挣了不少,但花在自己身上的微乎其微。”赵维莉感慨,“他是当之无愧的评书表演艺术家。”

  文化学者于丹昨日也表达了自己的哀思,她表示,很多人都是从小听着单田芳先生的评书长大的。“谁能像他一样,风靡全国几十年?单先生的声音辨识度太高了,沧桑,浑厚。他一张嘴,那就是沙场,就是江湖,所有的历史演义风云变幻,都在他一个人的声音里。”于丹说,“单先生留下的那些作品,将永远成为几代中国人的集体文化回忆。”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