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七厅八处”的鸡毛蒜皮 南飞雁《天蝎》讲述官场世情

2018年09月12日11:22

来源:大河网

微信图片_20180911205903

  ▲河南省作协副主席、作家南飞雁,河南省作协副主席、秘书长,作家乔叶,著名文学评论家单占生(从左至右)

  大河网讯(记者 莫韶华 何心悦)修罗官场,离婚男女,他们的相遇,就是一出好戏。谁是最后的胜者,说不清,亦道不明。你步步为营,我以退为进,来回推挡间,便是几十个回合。都是俗世中人,在这暗潮涌动中,皆无法利落抽身。

  9月11日,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南飞雁携世情小说《天蝎》在郑州松社书店接受了大河网记者的采访,讲述“七厅八处”的一地鸡毛。

  时光荏苒,曾经被贴了标签的“80后”也已近不惑之年,面对中年危机与生活相爱相杀,过了青春文学和纯情校园的时间,对社会是否有更深刻的认识?“80后”实力派作家南飞雁的《天蝎》收录了《红酒》《暧昧》《灯泡》《空位》《天蝎》和《皮婚》六个中篇,以独特的角度展现、审视了当下中年人尤其是中年男人的真实生活。以一系列发生在机关这一特殊职场的故事,把微妙人心和琐屑生活的“原生状态”呈现到读者面前。书中的故事折射出当下中年男人的职场奋斗现状和世俗生活。“仕途压力”和“情感危机”都是俗世生活的一部分。小说重在表现主人公在情感与事业纠结中的生存状态,写出了中年男人的勇敢与怯懦,矛盾与无奈,一种精明算计的攻守和患得患失的犹疑……

640

  在南飞雁看来,《天蝎》不是狭义上的官场小说,而是世情小说,这本小说也可叫《七厅八处》,整个系列小说发生在七厅八处,芸芸众厅,他希望能借鉴巴尔扎克《人间喜剧》的做法,将叙事、评论、小说等融为一体。至于为什么选择“七厅八处”作为本体?“因为我大学毕业后有16年的国企工作经验,而且借调到相关单位写材料,机关工作朋友也较多。每个作家都要找只有自己有而别人没有的东西,我的生活经历就是这些,只能在自家后院挖一口井,然后一直打水。”

  生活给你的惊喜永远比你想象的要多。谈及时下世人对官场小说的理解,南飞雁说,“我觉得,很多人对官场小说的理解窄了,这本书并不是一本官场升迁记和官场成功学,而讲述的是一群人在特定场合里,如何处理困境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发生的职场故事和感情纠葛。通俗的说,就是看似两个不正经的一男一女很正经的谈了一场恋爱。”

  “《天蝎》可以说是间隔十年学习生涯的成果。”2008年,南飞雁在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高级研讨班学习,2017年,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创造性写作专业毕业,而《天蝎》是10年创作的总结,也是两段学习生涯一前一后的成果。

  从2008年长篇小说《大瓷商》后,南飞雁被贴上了80后作家的标签,“我觉得真正的作家某些阶段是不可跨越的,比如写长篇就要经过中短篇的锻炼。10年中,我思考的远比写的要多。”

  “与其说是官场,不如说是职场。”南飞雁说,从科举制度开始,国家通过行之有效的手段选拔的人才基本上99%都在官场,改革开放之前国家培养的大部分知识分子也在各个机关,不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固化到知识分子和社会体制的关系十分微妙。

  中国所谓的官场更像是职场,在这么漫长的官场思维熏陶下,任何一种职业都会有“官场”的气息。而对普通公务员而言,有些人在官场里,想的都是提拔、升职,做处长、局长、厅长,这其实也是他们的职业规划,他要写的就是这些普通人的生活。正如《天蝎》封底写的,“丛林里的众生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男男女女,一眼狼藉,情深如海,鸡毛蒜皮。”

  六个中篇中,《天蝎》和《皮婚》是在南飞雁在中国人大学习期间写的,“就像老师阎连科对我们的要求一样,希望通过在那里的学习,不需要写多少作品,而是驿站和思考。”他不仅把这两篇作品作为作业,更定位为驿站、休息,也是思考和再出发。“希望通过写作更了解世态人情,就像小说人物所面对的困境寻求解决之道时最隐秘的内心活动。在《皮婚》里关注的已经不是升迁和提拔,而是人际关系的处理和人性的思考。”

编辑:郭同欢  审核 :新闻总值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