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这名大一新生自己打工挣学费 还带着妈妈上大学

2018年10月12日07:25

来源:大河网

带着妈妈上学的张照满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李岩文图

  初二时,哥哥突然去世;今年,父亲又发病去世;母亲又有残疾,干不了重活。面对这样的变故和困难,18岁的张照满毅然挑起了家庭重担,不但通过打工挣够了上大学的1万多元学费,而且为照顾妈妈而带着妈妈上大学。

  10月11日下午,黄河交通学院机电工程学院的这名大一新生,终于开口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讲述了自己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大一新生带妈妈上学,学校特事特办

  10月11日下午4时,黄河交通学院机电工程学院办公室,张照满下课后如约来到。经过近30分钟的耐心沟通,他终于愿意吐露自己的家事。

  此前,从学校招生办获知他带妈妈读大学的情况后,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多次通过校方、学院及辅导员与张照满沟通,联系采访,但由于“心理压力很大”“不想妈妈因为这受影响”等原因,均被婉言谢绝。

  张照满今年刚满19岁,家在南阳市唐河县大河屯镇付庄村岗头,目前在黄河交通学院机械制造及自动化专业就读。

  “我们学校是9月上旬报到,当时小张跟其他学生一样都交清了学费。开始时大家都不知道他的情况,后来他给学校说,想带着妈妈一块上学,请求照顾。我们才发现,小张的情况非常特殊。”机电工程学院党总支书记田广强说,了解情况后,学院及学校都深受感动也非常重视,于是特事特办,在宿舍很紧张的情况下,给他们母子俩安排了一间单独宿舍,还给小张安排了餐厅勤工俭学的岗位。

  “入学1个多月来他的故事,他的孝心、责任心,他的坚强,让很多师生都刮目相看,大家也都在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田广强说。

  家里接连发生变故他仍然选择上学

  说起自己的家庭情况,身材消瘦、衣着朴素的张照满多次低头,眼睛湿润,但始终没有让眼泪流出。他告诉记者,2013年间,他在广东打工的哥哥突然脑出血去世,给全家人带来很大打击。今年3月份,他61岁的父亲又因肿瘤去世,家里只剩下了他和他的母亲刘海芝,而远在十几里外居住的伯父已经7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家里堂哥还有三个孩子,日子同样穷困,根本接济不了他们。

  “自打我记事起,我妈右手就一直抖,使不上劲,干啥都是左手,而且还有癫痫,时不时犯病,基本上连家务活都干不了。”张照满说。父亲在世时,他帮助父亲务农,家里还勉强过得去。父亲生病后,他高三上半学期只在学校读了不到一半,就不得不离开学校,照顾父亲。父亲去世后,家里草草料理了后事,张照满考虑再三,决定参加于今年4月份举行的单独招生考试,而后来到东莞塘头,开始在一家窗帘厂打工挣学费。4个月后,9月4日,他辞掉了工作,揣着打工挣的钱来到学校报到,与其他学生一样,交清了一万多元的学费、住宿费。

  “我知道,对农村孩子来说,上大学就是唯一的出路,我家里条件不好,但我也不想放弃学业。”他说。

  在学校8号男生公寓楼128宿舍,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见到刘海芝时,她的情况比张照满的讲述更为严重一些。头发花白的刘海芝说话非常吃力,吐一个字都困难,而且右手无力。起身给学校领导和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让座时,她走路也是趔趔趄趄。

  在学校居住一个多月来,尽管身边师生和张照满都劝她出去散散心,但刘海芝很少走出宿舍,往往都是张照满带饭回来。“我妈走路不方便,也可能是觉得出去会给我丢人,也没有一个熟人,就是不想出去,一直让我送她回老家住,说在这里住不惯,我一直劝她待在这里,要不然我真不放心,我就剩我妈一个亲人了,何况她还有病。”张照满说。

  田广强说,下一步,他们会根据张照满和刘海芝的情况,可能会在学校附近租赁一处住房,方便让他们母子稳定下来。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