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啥样的电影节?满足观众需求是终极使命

2018年11月28日08:06

来源:大河网

 timg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王峰

  中国观众对电影节并不陌生,国内有北京电影节和上海国际电影节两个重量级项目,国际上有威尼斯、戛纳和柏林电影节等历史悠久的电影节。对于观众来说,一个电影节是集中欣赏平日在影院中难得一见的好电影的最佳时机。对于电影工作者来说,也能促进交往和合作,并为发展电影贸易提供方便。电影节往往还设立各种奖项对做出贡献者给予奖励,各项因素交织在一起,从而使得电影节成为推动电影艺术、提高电影艺术水准的活动。

  国内的电影节也越来越多,昨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获悉,首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将于12月9日在三亚举行,第三届澳门国际影展暨颁奖典礼也将于下个月在澳门举行。近年来,除了北京电影节、上海电影节、金鸡百花电影节等传统电影节活动外,很多地方性的电影节也越来越多,我们需要这么多电影节吗?通过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的走访,看着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电影节,电影人追求的是如何通过这个平台获得良好的机会,而对于影迷来说,能够看到什么样的电影则是头等大事。

  宣扬个性电影节开始走差异化道路

  北京电影节海纳百川,上海电影节小家碧玉,这是多年来影迷对这两个电影平台的印象,一个新的电影节如何凸显自己的特色成了首要的任务。据海南岛国际电影节组委会介绍,这台新的电影节以“全年展映、全岛放映、全民观影、全产业链”为目标,打造专业性和国际化兼具的电影节,还将逐步实现全年不同主题的优秀影片展映。

  在具体的产业链布局上,组委会的思路是参照目前国内成熟的影视拍摄基地。在海口、三亚等市县推动具有较大优惠力度的影视创业推广政策,吸引一批有实力的公司来海南落户,另外还将重点培养海南本地的影视创作力量,在促进海南影视文化与外界交流的同时,提升海南本土电影人的电影创作水平和技能。

  与海南岛电影节的雄心壮志相比,第三届澳门国际影展则显得相当亲民,它将重点放在“看电影”上。组委会希望为观众建立一个雅俗共赏的艺术电影世界,计划分别邀请三位亚洲导演,各自挑选一部对他们创作具启发性、别具欣赏价值的类型片,其中包括《阿拉伯的劳伦斯》《辣手神探》等经典影片。从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参加的第一届澳门国际影展的情况来看,除了个别极畅销影片外,大部分场次都能满足观众的需求,在艺术性和影片的多样性上做到了极致。

  培养新人国内电影节还需努力

  电影人李鑫表示,评价一个电影节好不好有三个标准,一是能否展映足够多的好电影,二是主竞赛单元能否评选出服众的作品,三是能否通过这个平台推荐更多的电影新人。近年来,上海电影节通过各种途径来展示中国电影新力量,也有很多新人通过不同的电影节平台来证明自己,不过国内最为电影人称道的新人平台是相对来讲名不见经传的西宁FIRST青年影展。

  青年导演的处女作是FIRST青年影展的香饽饽,比如忻钰坤的《心迷宫》就是在这个平台崭露头角的。据统计,近年来陆续有《到阜阳六百里》《归途列车》《命运速递》《暴雪将至》《大象席地而坐》等影片诞生,今年暑期档的大热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文牧野最初也是从FIRST青年影展走出来的。

  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论坛上,FIRST青年影展创始人宋文介绍,FIRST影展后期的各种“实验室”更注重陪伴导演成长,现在太多的制作方在讲“扶持”,“扶持是自上而下的,容易把新导演培养成乖宝宝,但新导演是斗争出来的。机构和导演应该是平等陪伴的角色,如果有幸帮助了一个有才能的年轻人,你应该以和他在一起为荣耀,而不是居高临下的姿态”。

  满足观众这是电影节的终极使命

  本月中旬,2018“一带一路”国际电影交流活动在郑州启幕,波兰、印度、伊朗、越南、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不同影片进行交流展映。这是近年来郑州举行的为数不多的电影专项活动,但让郑州影迷遗憾的是,据主办方当时介绍,这项活动展映的影片只针对电影从业者开放,普通观众并没有观看这些交流影片的机会。

  电影业内有普遍的观点认为,作为一个成熟的电影节,选择合适、丰富的影片,让普通观众有机会接触尽可能多的院线以外的影片是自己的使命。电影人张敏涛介绍,一个电影节会组成一支专业的策展团队,根据电影节的风格来规划选片方向,在考虑报名影片的品质、国别的基础上,丰富展映类型。根据时代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各家电影节还会增加新技术电影单元。

  张敏涛认为,举办电影节、电影展映等相关活动越来越成为一个城市电影软实力的表现。虽然电影节并不能为票务平台和主办方带来太多利润,但影迷们的口碑对城市是一次良好的营销,特别是类似于郑州这样的国内二线城市,如果能成功举办一个既迎合业内,又能贴近观众的电影节,足以会使它的文化品位再上新台阶。


编辑:臧小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