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提菜篮步履蹒跚的身影,何曾在南阳的街巷里隐去?” 南阳作家群缅怀二月河

2018年12月18日21:18

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 提到当今的中国文坛,必绕不开“南阳作家群”,其人数众多、阵容强大的队伍,对中国文坛产生过巨大影响。12月15日,作为核心人物的二月河先生故去,大师陨落,白河呜咽。

  12月16日,大河网记者来到南阳,走近这个群体,共同缅怀二月河先生的过往。

微信图片_20181218183034

  鲁钊和二月河在一起。

  鲁钊和二月河算是忘年交,他的父亲和二月河是战友,因此他总亲切地称这位写皇帝作家的叔叔为“皇叔”。现任南阳市卧龙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的他,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几度哽咽,至今都难以接受二月河先生的离去。

  他回想起这位“皇叔”当年的创作情景,往事历历在目:当时二月河先生创作生活比较艰巨,没钱买空调电扇,就在桌子下放个水桶,两腿放进去,既清凉驱暑又可防蚊虫叮咬。等到了冬天,冷得受不了的时候,就狠劲搓搓手,或把开水倒在毛巾上捂手暖一暖。夜里写到凌晨三点钟,实在瞌睡熬不住,就猛抽几口烟,然后用火红的烟头照着手腕“吱吱”烫去,烫得一串激灵,以驱赶疲惫,清醒头脑,接着继续伏案写作。

  “先生的创作精神和高尚人品一直在激励着我,使我不能有丝毫懈怠。” 鲁钊双眼通红着说。

  在12月16日二月河吊唁现场,记者看到了另一位重量级南阳作家群代表——周同宾。周同宾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其散文《皇天后土——99个农民说人生》曾于1998年获全国首届鲁迅文学奖优秀奖。周同宾以“好朋友,好兄弟,好伙伴”来称呼二月河。在谈到二月河先生的离去时他悲痛万分,他说,二月河先生在文学上的成就有目共睹,对创作的执着,对朋友的真诚,让我永生难忘。

  工作中的秦俊。

  著名作家秦俊称二月河为自己的良师和兄长,作为南阳作家群的核心骨干,如今秦俊的创作已达800万字,和二月河一样都致力于历史小说创作。谈到二月河先生时,秦俊印象最深的就是,在自己先后创作出版了《落第状元—庞振坤》《浪子拜将记》《奇侠樊钟秀》等7部长篇小说后,正洋洋得意之时,文艺界的权威人士,给他的作品定性为通俗文学,“我很苦恼,几乎想放弃。”秦俊说。

  然而在关键时刻,南阳作家群的几位领军人物给了他极大的鼓舞。尤其是二月河先生,给予了极大的鼓励,支持他不要怕谁说,不要受外界的影响,话由他们说,路咱自己走!“如果没有他们的鼓励,我不会坚持下去,也不会有现在这些成就。”秦俊说。

  二月河先生对待新人也是毫不吝啬,据秦俊介绍,有青年作家和二月河先生谈自己想写的作品时,他总是帮助这些新秀出谋划策,手把手地教该怎么处理故事中的核心人物。等作品写好了,还帮忙联系出版社出版。

  除此之外还有更对的南阳当地作家以撰写回忆性文章、敬撰挽联等不同形式,表达对二月河的缅怀之情和深深追思。

  作家于杭在《身边的凌老师心中的二月河》文章中写道:“也许,先生的离去,对于文坛来讲少了一位大师,而对于与之朝昔相处的南阳人来讲,却少了一种令家乡骄傲与踏实的情缘。这个曾经温暖启迪无数后人的文学前辈和文化大师,他手提菜篮步履蹒跚的身影,何曾在南阳的街巷里隐去?”

  作家李远敬撰挽联:淯水呜咽独山苍茫“南阳作家群”痛失文学巨匠;南都文昌卧龙风流“帝王三部曲”终成旷古绝唱。

  诗人郭金洋《悲伤的冬季——悼念二月河》:每一双眼内都有一个二月河/每一名学生都有一个醍醐顶/每一次认知都有一个迥异的凌解放/风骨永碧长卷掩手……

  如此的悼念文章,还有很多很多……

  据不完全统计,如今南阳市作家群里,已具有中国作协会员46人,省级作协会员300人,市作协会员近500人。除创作小说外,散文、诗歌、网络文学和漫画等都有在全国知名的创作者。这支阵容强大、人数众多、创作品类齐全的队伍,在中国当代文坛筑起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正是有了二月河这样的人,才让南阳作家群生生不息,让这片土地诞生了“中国当代最著名的地市级作家群”。它不仅是文学豫军的最主要力量,而且也对中国文坛的影响不可估量。( 陶陶然 贺志泉 生俊东)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