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二月河曾捐赠30万元支持红学研究

2018年12月20日20:48

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记者 康世甫 陶陶然 贺志泉) 12月19日,二月河遗体送别仪式在南阳举行,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来到现场为他送行。自二月河病逝的消息传出,中国红学会不少人发挽联或作诗悼念。

  一个因《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落霞三部曲”闻名的小说家,和红学会究竟有多深的“情缘”?为此,大河网记者专访了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一起来听他讲述二月河的“红学情缘”。

  二月河是河南最早的《红楼梦》研究者之一

  “在1982年上海召开的全国第三次红楼梦学术研讨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二月河,当时他很年轻,大概三十六七岁样子。”回忆30多年前的场景,张庆善印象很深,“在会上,二月河的学术成果大家都很关注。”

  1978年,33岁的二月河转业回到南阳市委宣传部当了一名干事,开始着手进行红学研究。业余时间,二月河几乎都乘着红学的方舟,游弋在清史的长河里。

  张庆善说:“二月河最早的时候不是小说家是红学家,二月河是河南最早的红楼梦研究者之一,也是中国红学会河南省最早的理事之一,当时河南的理事也就两三个,其他都是大学教授。”

  中国红学会,成立于1980年7月,现有会员三百余人, 它是以曹雪芹与《红楼梦》为研究对象的群众性的学术团体。有关资料显示,在2017年举行的中国红学会会员代表大会上,二月河当选学术委员会委员;在2010年举行的纪念中国红学会成立三十周年暨全国红楼梦学术研讨会上,二月河当选常务理事;在2004年举行的中国红学会会员代表大会上,二月河当选理事。

  二月河与红学大师冯其庸的“师生情

  “当年写红学理论文章的时候,二月河也是很有成就的。”张庆善说,“就在1982年全国第三次红楼梦学术研讨会上,二月河认识了影响他今后人生发展道路的人物——红学大师冯其庸。”

  冯其庸历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红学会会长、《红楼梦学刊》主编等职,以研究《红楼梦》著名于世。

  从业余红学研究到走上历史小说创作,二月河深受冯其庸的影响。就是在那次会议上,学者由《红楼梦》谈到康熙,感叹如此文治武功、雄才大略的杰出政治家,居然还没有一部像样的写他的文学作品。二月河由此生发了写康熙的念头,冯其庸闻讯一直关注、支持着二月河创作。

  张庆善回忆,有一年,冯其庸到南阳来,二月河把他写的小说稿子给他看,冯其庸当时就说,你不要去研究红楼梦了,你就写小说吧。“二月河多少年来都说冯其庸先生是他的恩师,说冯老是第一个承认他是作家的人。”

  正是在冯其庸鼓励下,二月河笔耕不辍,一部部作品接踵而来,迅速红遍海内外。

  二月河的创作受《红楼梦》影响

  “熟悉红楼梦的人,就会感觉到二月河在创作的“落霞三部曲”里,很多东西都受到红楼梦的影响。”张庆善说。

  《红楼梦》成书于乾隆年间,在曹雪芹的描绘中,曹家是康熙年间在江南兴盛、雍正年间在江南败落。

  二月河写的“落霞三部曲”,有些材料,包括曹家的一些史实、文献资料和红楼梦材料,他直接运用在作品当中。”张庆善认为,二月河写的“落霞三部曲”,和康雍乾三位皇帝及曹雪芹的人生家世着都有着密切关系。

  提及二月河的历史小说创作,张庆善说,他用平民的视角研究皇帝,而且很多东西是有突破的,他通过皇帝写时代、写人生、写社会、写政治,他的创作几乎代表了历史小说创作的最高水平。

  二月河与红学会的情缘

  “红楼梦对二月河的影响,他是一辈子不忘的。”张庆善说,那个时候二月河在报纸上写文章,直言不讳地讲红学会是亲娘家。他到北京来,首先就要去看冯其庸和我,我们的关系特别好。

  让张庆善感动的除了这份情谊,还有二月河对红会实实在在的帮助。

  除了中国红学会现任会长之外,张庆善还是《红楼梦学刊》杂志社的社长、主编。“这个刊物完全靠我们自己,办刊物太难了,尤其办学术刊物。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二月河拿出30万元稿费赞助我,别人都不知道,他不让我说。”张庆善说。

  在张庆善看来,二月河对河南红楼梦研究事业贡献也非常大。“在全国的地方红学会当中,南阳红学会和邓州红学会都搞得非常好,这两个都是在二月河的帮助和支持下组织起来的。”

  采访最后,张庆善动情地表示:“今天我们在缅怀二月河的时候,不能忘记他对中国文学艺术创作的贡献,也不能忘记他对红学的贡献。”

  附录:中国红学会部分悼念挽联、诗歌内容

  红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任少东:“如椽巨笔毕生绘写三朝帝;似水华年千古流芳二月河!”

  红学会常务理事吕启祥:“红坛新秀,学圃初识凌解放;说部宿将,余晖常映二月河。”

  红学会理事、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徐乃为:“ 二月河开凌解放,三仙山迎任飞升。”

  红学会理事闵虹:“情归红楼梦荒唐,才赋落霞名帝乡。赤脚捭阖文明曲,一声‘二哥’爆满场。卧龙漫言家常事,故居笑侃‘太上皇’。胸中自有乾坤在,笔底江河日月长。”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