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安全背后有一群“蜘蛛侠”

2018年12月26日10:28

来源:扬子晚报

  高铁安全背后有一群“蜘蛛侠”


  高铁维修工寒风中作业。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见习记者 陈俨 摄

  “动车跑得快,全靠电来带。”在蜿蜒的高铁线上,高铁维修工顶着零下的寒风,确保动车供电安全,他们被称为高铁“蜘蛛侠”。由于需要断电操作,他们的工作时间都是在深夜。近日,记者跟他们一同作业,并给他们带去了暖冬祝福——保温杯。 通讯员 徐晨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徐媛园

  一干就是一整夜,他们要不停“抢时间”

  一轮圆月,万家灯火。夜里10:30,12位担负江苏铁路牵引供电检修任务的接触网工们,正从南京站整装待发。夜里11:00,到达南京南站,装卸设备。夜里11:30,记者和他们在南站通道内等候电调令。

  根据装在动车上的接触网运行状态检测装置传回的数据,在距南京南站一公里的位置,有一段接触网出现450mm的横向偏移。问题不大,但丝毫不能马虎。00:30,12人的作业小组扛着200多斤的梯车、轨道车、拎着工具箱,沿着铁轨开始徒步。0:40,室外温度-4℃,伸手不见五指,只靠手电和工人头上的探照灯取光。到达故障点后,两名电工上道封线,确保高压线上无电后,开始作业。

  因为要爬上爬下,腕臂上作业的网工,穿着都很单薄。由于手部操作较多,大家也不能戴过厚的手套。记者裹了件长款羽绒服,寒风吹过“透心凉”,“现在还好,干活的时候感觉不到冷,到了下雪的时候才是真冷。”冬天,他们最怕的是冰冻,一场大雪过后,如果线路上结冰,他们晚上要带着设备上线“除冰”;而到了春天,最怕的是大风天,“最严重的一次,十几公里网线上挂了好多塑料袋,远处看好像小彩旗”,而这些塑料袋,导致当天列车停开,工人们用杂物杆将异物一个个挑除。

  这段故障排除后,已经是凌晨2:30。南京供电段南京高铁车间支部书记吴红阳告诉记者,接触网也需要保养,接触网工要将所有零部件调整到最佳状态,从而保障列车的行车安全。但“天窗时间”有限,很多时候都需要“抢时间”。对他们来说,速度就是一切。同行也送了他们一个外号“三高”螺丝工——高空、高速、高压。

  大部分人依旧要“在空中过春节”

  记者了解到,南京供电段的接触网工们,大都是85、95后,90年的“小鲜肉”们比例很大。92年的林昌乔毕业于西安交大电气工程及自动化专业,对他来说,劳动强度不算什么,最困难的是与人体潜在的生物钟做抗争。他睡觉的时间是早上6:00-中午12:00,下午再补个觉。由于高铁线路很多都在野外,他们也经常去往郊外,“有一次在韩府山附近作业,一不留神还被蜈蚣咬了,当时手指就肿起来了。”记者了解到,野外工作,夏天的蚊虫鼠蚁很多,他们随身会配些防治药。

  高空、高压、高速是接触网工的工作特点。8小时工作制,24小时值班制,一年365天24小时全天候待命是他们的工作性质。除遇到紧急故障需要立即排除外,全体作业人员重点加强牵引供电设备接触网线路、锚段关节、隔离开关、电连接、张力补偿装置及牵引变电所等重点设备的巡视检查。“我们铁路工作,很多都是异地,像我们组,很多人都来自蚌埠,回趟家也不容易。”家在蚌埠的刘龙半个月可以和家人团聚三天,无法照顾孩子和家人让他心里有些愧疚,好在家人挺支持,一有空他也会跟上幼儿园的女儿视频。记者了解到,这个春节,不少接触网工都要“在空中过节”。

  记者手记

  有一种幸福 是一直有人在默默守护

  当天凌晨4:00,记者在南京南站出站口等候“统一开闸”,逐渐发现身边热闹起来,呼啦啦冒了一大群人出来。站在记者身旁的,不仅有接触网工,还有轨道检修工、清洁人员……浩浩荡荡百十来号人,热火朝天。其实记者在采访的时候,也见到过他们,他们就离记者大约十几米远,隔了五六条轨道,只能看到点点微光,但莫名就让人心头一暖。

  铁路上的每个工种,都是“铁路守护者”,他们守护的不仅仅是一米一米的轨道,更是上亿人的出行。在长久的发展中,中国铁路锻造了一代代优秀的中国铁路守护者;一代代中国铁路人经过岁月的洗礼,一步步构建成现在的中国铁路。

  由于铁路半军事化管理的特性,很多职工都是异地工作。在采访中,我了解到,他们有位同事,自己是接触网工,妻子是客运员。别人半个月还能见妻子一面,他有时候几个月才能见她一面。用自己默默的工作,保护着包括妻子在内的乘员及列车的运行安全,表达爱及浪漫的方式,不过如此了吧。

  有一种幸福,是一直有人在默默守护。纵使风雪再紧,无论天寒地冻,在旅途中,都是一种温暖的情谊。作为一名普通旅客,我觉得我应该对他们说一声:谢谢。


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