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郑州市婚姻登记数据出炉 近7年来郑州结婚人数逐年下降

2019年01月03日07:18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蔡君彦实习生张阳

  钱钟书说: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这句话,依然是当前的真实写照,在我们周围,“聚散离合”一直在上演。

  1月2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从郑州市民政局获悉,2018年度郑州市婚姻登记总体情况统计数据新鲜出炉:结婚人数78520对,比2017年增加了240对,是结婚人数自2012年连续走低5年后首次“微微抬头”;有44768对“冤家”离婚,比2017年减少了1659对,是郑州市离婚人数在2014年出现下降后再次划出“下滑线”,不过,从连续9年来的离婚数据看,离婚整体上升的趋势依旧明显。

  数据:去年平均每天122对夫妇闹掰,215对有情人牵手

  宝宝出生才几个月,郑州市一对90后小夫妻就闹起了离婚:导火索是在单位任领导、手下有20多人的女方,产假马上要结束,想让婆婆来帮忙带孩子,可婆婆因为之前买婚房的事跟儿媳妇闹得很不愉快,大大小小摩擦不断,关系很僵,说啥不愿来,连儿媳妇坐月子都是出钱让住月子房,不愿出面……女方一气之下,和男方闹起了离婚。

  这类离婚闹剧,郑州市金水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婚姻危机介入岗位社工张秀华见过太多,从2018年2月到2018年底,她先后调解了76对来闹离婚的夫妇,其中,调解成功了43对。

  “这些闹离婚的,主要是80后90后夫妻,不少人很自我,缺乏同理心,离婚原因五花八门。”张秀华说,她调解的76对夫妇中,夫妻闹矛盾、沟通不畅要离婚的有42对,因为婚外恋闹离婚的有13对,因为婆媳矛盾闹离婚的8对,是再婚家庭、相处太难而离婚的有4对;其他还有经济压力大、亲子关系紧张、家暴等原因。

  从2018年度郑州市婚姻登记数据来看,去年,郑州市共有44768对“冤家”离婚,平均每天约122对夫妇闹掰,2017年平均每天约127对。

  其中,离婚登记数最多的是金水区,8588对夫妇离婚,紧随其后的是:中原区4373对离婚,二七区4319对离婚,中牟县3625对离婚,新郑市3512对离婚,管城回族区3362对离婚,新密市3284对离婚……

  当然,新人们牵手走进婚姻殿堂的喜悦更多。2018年度郑州市婚姻登记数据显示,去年,郑州市共有78520对新人登记结婚,平均每天有215对有情人牵手,终成眷属,2017年平均每天约214对。

  其中,“喜气”最浓的也是金水区,有11873对新人登记结婚,位居第二的是新密市,有8627对新人登记结婚,第三是中牟县,6870对,之后依次是:巩义市6435对,中原区6407对,新郑市6329对,二七区5972对,登封市5962对……

  趋势:9年来郑州离婚人数在上升,结婚人数在下滑

  “2018年度的离婚登记数稍稍降了些,不过,从近年来的总体趋势看,离婚的越来越多了。”对比郑州市近9年的离婚数据,郑州市民政局社会事务处处长蔡旭尧感慨说。

  数据显示,2010年,郑州市的离婚登记数为16484对,之后一路上升:2011年19689对;2012年23556对;2013年29469对;2014年,郑州市离婚人数出现了连续上升7个年头后的首次“低头”,为28788对。不过,之后又是连续3年的跳跃式增长:2015年离婚31260对,2016年离婚37235对,2017年离婚46427对。2018年44768对的离婚人数比2017年有所减少,而相对于此前的其他年份来说,依然是“高高在上”。

  当我们把目光聚焦近年来郑州市的结婚登记数,会发现一道由升到降、再微微抬头的曲线。

  2010年,郑州市结婚登记数为83597对;2011年为93567对,2012年为近10年来最多,共计102173对,2013年为100629对,之后便又跌到“10万大关”以下:2014年为98018对,2015年为89237对,2016年为84388对,2017年为78280对,2018年稍稍有所回升,为78520对。

  2018年8月,民政部发布的《2017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共依法办理结婚登记1063.1万对,比上年下降7%,自2014年来已连续第4年下滑;而依法办理离婚登记共437.4万对,比上年增长5.2%,已连续16年不改上升势头。蔡旭尧表示,郑州市办理结婚登记、离婚登记的总体趋势,与全国大数据较为相似,略有不同,“总体来说就是离婚上升趋势明显,结婚的下滑趋势明显”。

  声音:结婚主力军不着急结婚,离婚有内因也有外因

  面对现如今结婚登记数下滑的趋势,很多人不解:为啥现在年轻人越来越不愿结婚了?

  “我现在真不想结婚,一个人多自在呀。”28岁的小孙对记者说,自己挣的钱够自己花,交房租、吃饭、零用,还可以买些喜欢的东西,看几场电影,朋友聚餐等,过得自由自在。如果谈恋爱或成家,花销要翻倍,也会受很多束缚,“当然,最主要的是没遇到合适的人”。

  也有年轻人表示,是因为“太穷”等原因结不起婚,尤其是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男士,婚房、婚车等结婚标配成本太高,让他们对婚姻望而却步。此外,一些高收入、高学历年轻人,尤其是女性,因为经济独立和自我意识的提高,也宁愿单身,不希望结婚、生娃后被束缚。

  在蔡旭尧看来,郑州近几年登记结婚人数走低,还离不开社会大环境——“90后是目前登记结婚的‘主力军’,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独生子女,适龄结婚人数和之前相比确实减少了,这其中,还有人不着急结婚,婚龄推迟也是登记结婚人数下降的原因之一。”

  蔡旭尧表示,相比之下,离婚人数总体上升的背后,和很多人过于自我、不愿将就、对对方缺点容忍度降低、缺乏责任心等有关,当然,还有一点不容忽视,部分夫妇离婚容易受房屋买卖及相关政策等外因影响。

  “想结婚的婚龄人口在下降,而离婚率逐步上升,这是当代社会的普遍现象。”关注婚姻家庭问题多年的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工作系景厉剑老师说,他认为,这背后有更深层次原因,一方面,是在传统社会里家庭本身承担的很多功能在当代社会不断外移,比如,之前吃饭要在家,现如今一日三餐都可以随时点外卖,加上社会服务、社会福利的日渐提升,使人们对家庭的依赖程度在逐渐下降;另一方面,随着社会发展,男女更加平等,很多人实现了经济独立,在此基础上,越来越多的人追求个性、自由的生活以及个人的发展,不愿屈就等。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