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新寄语中原年轻作家:表现城市和想象未来

2019年01月03日07:48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周大新

  时间的脚步从不停歇,2018年很快过去,我们迎来崭新的2019年。在这样的时刻,重新思考写作的方向,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对于中原作家群与河南文学来说,都很有意义。

  中原作家群中上世纪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甚至七十年代出生的作家,因为绝大部分成长于乡村,对乡村生活熟悉,故他们的作品写的多是乡村生活,对农民命运、农村社会运转和农业劳动的价值及景观作了精彩的呈现和表现,创作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品,对中国乡土文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与此同时,因为中原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中原作家群中写历史题材的作家也有很多,他们的创作为中国文学宝库增添了不少珍品。但未来中原作家群想要再现辉煌,除了解决怎么写这个大问题之外,在写什么的问题上,也可能需要在新的方向上开拓。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和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中国的文学也可能会随之发生变化,虽然这种变化不会以很快的速度呈现,但我建议年轻的作家们,不要再盲目地跟在前辈作家后边走,应该有一点应变的心理准备。

  第一个大的变化,是今后大多数中国人将生活在城镇里。随着城市化的持续推进,随着城镇对农村人口的不断吸纳,今后百分之六七十的中国人将最终生活在城镇里,不再以耕种养殖为业,不再以自然村落为居处,不再以日出日落为作息依据,不再以家族和血缘关系为结交半径。我们中原的城市群也在不断扩充人口,中原的农民进镇、进城买房,租房,打工做生意搞实业的人越来越多,通过考学、当兵途径留在城市生活的人越来越多。更多的农民将生活在城镇社区里,街道、社区、工厂、公司、商务区、教育部门、医院、公务机关等,将成为他们活动的主要地点和范围。这种变化会带来另外两个变化,其一,是社会经济的主要舞台将设在城镇,工业、商业、信息产业等经济大戏将主要在城镇上演;其二,是文学消费群体的变化,也就是读者身份的变化,未来文学书籍的购买者和读者将主要是城镇人。这些变化会要求作家所写的具象生活也发生变化,要求作家把主要的精力用来表现城镇生活主要是城市生活,这才是更多读者熟悉的、关注的、向往的、感兴趣的生活内容。这种变化告诉我们,未来作家比试本领的地方,将主要在城市文学高地。

  第二个大的变化,是今后的中国人在丰衣足食之后,会更多地去关心人类的未来生活图景。我们知道,在欧美发达国家,有很多文学作品既不关注当下的生活,也不回眸过往的生活,而是对人类未来的生活进行想象。这是因为他们已经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对当下的日子比较满意,可他们担心这种日子会中断,希望未来的生活会更美好,于是开始抬眼去望未来,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各种生活状态进行想象。我们中国人随着改革开放的持续深入,随着科技事业的不断进步,随着生产力的稳步提高,生活水平也会越来越高,最终会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这时,很自然地,大家也会有闲心有余力去抬眼观望未来,去关注人类未来的生活图景。这就要求作家对未来的生活进行想象,给他们献上新鲜的过去很少有人写过的关于未来生活的作品。比如,关于未来大国关系演变的想象,关于未来人类对新能源利用的想象,关于未来人类使用新型交通工具的想象,关于未来人类之间战争场景的想象,关于未来与其他外来生物进行战争以保卫地球的想象,关于未来人类外部生活环境变化的想象,关于未来人类可能遭遇重大灾难的想象,关于人类未来移民其他星球生活的想象,关于未来人类外貌变化和寿命增长的想象,关于未来科技发展导致人类生活发生重大改变的想象等。

  面对这两大变化,我想中原作家群里的年轻作家,“80后”“90后”甚至很快会崭露头角的“00后”作家,应该勇敢地迎面而上,去接受这种变化带来的挑战,争取写出表现城市生活和想象未来生活的好作品。我们中原的年轻作家,绝大部分都生活在城市里,对城市各阶层人的生活状态和心理需求比较熟悉;而且差不多都有大学学历,知识储备丰富,这都为今后的写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其实,近些年来,在我们中原作家群里,已经有年轻作家写出了很不错的表现城市生活的好作品。比如南飞雁的中篇小说《红酒》,把城市里关在办公楼里的小公务员的生活写得非常精彩。比如班琳丽的短篇小说《女人如花》,将城市人的爱情拿来检视,很有新意。但我想,他们应该不间断地有意识地去持续关注城市人的生活,写出系列作品出来。关于对未来生活的想象,南阳籍科幻作家王晋康的《天父地母》,对未来人类遇到类似天塌了的灾难之后该如何应对,作了奇妙的想象。但在中原作家群里,写未来的年轻作家还很少,希望这种状况会很快改变。

  希望中原的年轻作家,超过前几辈作家,写出更棒的作品,以不负脚下中原大地的养育!

编辑:史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