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哀! 元旦假期河南一44岁刑警队长倒在岗位上

2019年01月09日15:14

来源:郑州晚报

  元旦假期,44岁刑警队长倒在岗位上

  他很少回家,几乎每天都住在队里,有病了自己配药在办公室熬 同事问他:周末也不回家陪孩子?他说,有你嫂子陪就行

  1月6日上午,寒气袭人。郑州市殡仪馆内,络绎不绝赶来的车辆停满了空旷的停车场。哀乐低回,如泣如诉,表达着人们心中的敬意和哀思。

  2018年12月31日,当人们喜迎新年时,郑州市公安局南关街分局案件侦办大队大队长陈力理倒在值班备勤室,来不及和亲人、战友等道别。44岁的英年,止步于令人惋惜的寒冬里。

陈力理工作照 南关街分局供图

  17年的从警生涯,陈力理共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500余起,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1300余人,用骄人的业绩践行了一个“全省优秀人民警察”的庄严承诺。

  记者 石闯 翟宝宽 文/图

  元旦假期去上班,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2018年12月30日,一个普通的周末。清晨5点多,陈力理从床上爬起来,洗手、洗脸,像往常一样,要步行10分钟去市体育中心站C口乘地铁去单位。闹钟惊醒了妻子刘翠玲,她揉了揉眼睛对他说:“今天是元旦假期第一天,睡个懒觉吧。”

  陈力理摇了摇头:“单位还有一堆事儿,睡不着。”没有人会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从家里去上班,也没人想到,他第二天会永别这个眷恋的世界。

  从郑东新区的安和小区到管城区的案侦大队大约17公里,他经常坐地铁,乘坐的往往也是清晨第一班地铁。他的手机闹钟上常年设定了两个时间,“04:50,13:30”,“等我们起床时,他已走了。”刘翠玲说。

  “他总是晚上10点左右回家,早上5点多就走了,有时候甚至连续几天不回来,也是常事儿。”刘翠玲说,这次是她把丈夫叫回家的,“12月29日,上高三的女儿要返校,我工作走不开,让他下午开车送女儿去学校。”

  2018年11月7日,刘翠玲父亲患病去世。她和丈夫还商量元旦假期的打算。“母亲年纪也大了,得去多看看老人。”陈力理说,假期头两天忙,准备到第3天也即2019年1月1日,他开车去许昌看望76岁的老岳母,并接妻子回来。

陈力理生前设定的闹钟

  “12月30日上午,我坐高铁到了许昌,当晚还和他通话,提醒他别忘了买点老人爱吃的食品,他满口答应。”刘翠玲说,12月31日9点多,他给丈夫陈力理打电话时,电话通着但没人接,她以为他在忙着案子,就没太在意。

  谁知,午休之后,仍然不见丈夫回电话。下午4点多,刘翠玲实在忍不住又给丈夫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没人接。她的火气顿时冒了上来,就给丈夫的一个同事打电话询问,令她想不到的是,一个噩耗击碎了她的心。

  陈力理突发疾病,倒在了值班备勤室,终年44岁。

  深夜给他发条工作微信,不出一分钟准会回复

  1974年5月8日,陈力理出生于郑州管城区一个普通工人家庭,1990年12月参军入伍,1997年7月入党,从战士到军医,他付出了比很多人更多的汗水。在部队期间,经人介绍,他结识了挚爱的妻子。

  历经10多年军旅生涯后,2001年12月陈力理转业至郑州市公安局管城分局,先后任刑侦大队民警、北下街派出所副所长、城东路派出所教导员。2010年,陈力理被调整为郑州市公安局南关街分局案件侦办大队教导员,后担任大队长。

  “自从去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开展以来,辖区内搜集到的30多条线索他都清清楚楚,日夜钻研。”案侦大队副大队长诸葛玉峰说,“他要求我们办的每一个案件,无论什么时候有了进展和结果,都要第一时间通知他。有时办完一个案子都已经深夜甚至凌晨了,你给他发一条信息,不出一分钟,他准会回复。他对警察职业的挚爱早已融入了血液。”

  现任南关街分局执纪执法监督室主任的王海涛,与陈力理是老搭档。2004年,他们共同就职于管城公安分局北下街派出所。北下街派出所辖区内商场林立,有几个惯偷经常在光彩市场出没,致使辖区扒窃案件高发。

  当时光彩市场有8个出入口,监控设施很不完备,想抓住那帮惯偷只能靠人盯守。入警不久的陈力理多次表示,一定要把这些惯偷绳之以法。经过多次摸排,确定了几名嫌疑人的作案规律。陈力理很快组织警力进行收网,成功抓获了5名惯偷。

  细心又冷静,总共破获刑案1500余起

  “扫黑除恶行动开始后,我们成功破获了一起利用网络开设赌场的案件,抓获嫌犯65名。”诸葛玉峰说,陈力理指挥侦办了这起案件。

  2018年12月29日,陈力理拿到了一起特大案件的判决书,就在当天,他和大队民警将先前准备好的一系列文书装满两个箱子,移送至检察院。当日,共有34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依法提起公诉。

  陈力理的同事马斌说,2018年12月30日下午,陈力理与管城区人民法院的法官约定好12月31日共同研判涉恶案件相关事宜,由于当天适逢元旦假期,鉴于节日安保备勤,陈力理就放弃休息住在单位整理案卷。下午3时开始,诸葛玉峰接到了陈力理打来的一通电话,叮嘱他按时到分局参加调度会议。诸葛玉峰回忆说,没想到这竟是他最后一次和陈力理通话。

  陈力理个头不高,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斯文,但不论面对哪种案件,他都表现出超乎常人的冷静。2017年10月,豫泰通讯城3楼几家商户手机被盗,总计丢失高档手机200多部,价值近百万元。侦查员赶到现场后,发现商场大门完好,楼层也没有人出入,一时之间,案件陷入僵局。

  陈力理认真勘查现场后,发现3楼的外墙之外还有一层玻璃幕墙,缝隙的厚度仅有15厘米,这么狭窄的缝隙,能藏得下一个人吗?带着疑问,他开始组织警力摸排线索,最后终于确定了犯罪嫌疑人身份,将3名嫌疑人成功抓获,200多部手机顺利追回。

  从2010年至2018年,陈力理带领大队共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500余起,抓获各类刑事嫌犯1300余人。因成绩突出,陈力理先后荣获全省优秀人民警察、郑州市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生病很少去医院,自己配中药在办公室熬

  “陈大队从来没有摆过领导架子,也从来没有因为我年轻就小看我,他经常关心鼓励我们。”25岁的王俊乐在2017年9月进入了案侦大队,负责情报、刑事技术等方面的业务。有一次,陈大队把王俊乐叫到了办公室,从柜子里拿出几本有关情报和刑事技术的书,笑着对他说:“这几本书可是我压箱底儿的,一般人我还真不借给他看。”后来,王俊乐在陈力理的关心和鼓励下成长迅速,业务能力逐渐提高。

  案侦大队副大队长汪鑫表示,陈力理平时经常关心同事们的工作和生活状况,了解到谁遇到什么困难,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帮忙。然而,同事们对他的家庭生活和身体状态却知之甚少,因为陈力理很少向他们透露自己的私事。“说来惭愧,我还是因为这次出事才知道他的老父亲瘫痪两三年了。以前就知道他们一家三口,他又经常不回家,嫂子很贤惠,他女儿也很优秀。其实,他关心同事比关心他自己都多。”说起这个,诸葛玉峰有些懊悔。

  案侦大队内勤窦慧云回忆,自扫黑除恶行动开展以来,他很少回家,几乎每天都住在队里,同事们都看不下去:“陈大队,你咋周末也不回家,不用陪陪孩子吗?”而陈力理每次回复都是:“你嫂子在家呢,有她陪着就行。”

  “他一直说他血压有点高,经常吃药。因为他之前在部队是军医,我们都觉得他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窦慧云说,“因为工作忙碌,他很少去医院。他会在二楼的办公室熬一些自己配制的中药,整个楼层经常能闻到他熬的中药味。”

  “案件很多,可爸爸只有一个”

  刘翠玲说,他没做过一件让她觉得浪漫的事:“他总是早出晚归或不归,以至于邻居们都以为我是单身妈妈。”

  “我和妈妈总是抱怨他陪伴太少,小时候假期总是见不着他,家长会一次也没去过。”陈力理的独生女陈筱蓉,现在是郑州枫杨外国语学校的高三学生。她说,自从上高中住校一周只回一次家,可她有时候一个月还见不到爸爸一次,“他也总说自己亏欠家庭、亏欠我,从小学到高中没能帮上我什么,得靠我自己努力。”

  刘翠玲说,好在女儿很争气,很刻苦,学习成绩在全年级也是名列前茅。爸爸的猝然离去,在这个17岁的女孩心里残忍地刻上了难以承受的悲伤。“爸爸,我知道你太忙了,案件很多,可你也要知道,爸爸只有你一个……”

  1月6日上午,被悲痛笼罩的郑州市殡仪馆追悼大厅,身着警服的陈力理永远定格在黑纱装扮的遗像上。“痛心,但也骄傲。”一些素不相识的市民也自发前来送陈力理最后一程,表达内心的敬意和哀思。“英雄并不是遥不可及,我们能感觉到他是一个好警察,是一个好丈夫、好儿子、好兄弟。”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