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中原|谒南阳府衙 感受历史沧桑

2019年01月11日07:58

来源:河南日报

绘图/王伟宾

柱基

三堂(燕思堂)

府衙大门 绘图/王伟宾

  □盛夏

  南阳最有名的美食街,叫南阳府衙小吃街,是美食、商业集聚区。它之得名,源于它紧挨着南阳府衙。

  隆冬时节,阴霾天气,我穿过热气腾腾的小吃街,来到南阳府衙那一大片灰苍苍建筑面前,从喧闹一下子跌入清冷。小吃街充满当下人间烟火气息,南阳府衙凝聚着700余年的历史沧桑,两者对比鲜明。

  南阳府衙,就是南阳知府衙门,曾是南阳知府的官署。它兴建于元朝至元八年(1271年),历经元、明、清、民国、新中国等历史时期,时间长达700余年。府衙屡兴屡废,基本保留了明代建筑规制和清代建筑风格,是古代地方衙门的折射和缩影。

  “(南阳府衙)对于研究我国元至清代府衙的规制、变迁以及地方官吏的袭封、宗族、属员、诉讼、租赋、祀典、政事、财务、文书、庶务等都具有重要的价值。”《南阳知府衙门考》一书记载。

  现存南阳府衙,整体布局坐北朝南,占地面积7万余平方米,南北长300米,东西宽240米。全部建筑占地数百亩,厅堂廊榭数百间,院落数进,布局多路。“它是清代215个府中,唯一保存完整、规制完备的府级官署衙门建筑群,有着历史、艺术和科学等多方面价值。”南阳府衙博物馆馆长刘绍明说。

  2010年,它被评定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从北京故宫到保定的直隶总督衙门,再到南阳知府衙门,下延南阳内乡县衙,一条中国古代官署衙门的路线,完整再现。

  自大门仪门大堂二堂三堂从南向北一直穿行至府衙后花园,天寒地冻,游人寥寥。

  但仍可想见当年情景:官轿进进出出,吏属忙忙碌碌,军士在院门口肃立,仆役一路小跑着端茶送水,老百姓大门外喊冤告状,知府命令擂鼓升堂。一座府衙,“掌一府之政,宣风化,平狱讼,均赋役,以教养百姓”。发生在它身上的故事,太多了。

  ◎建筑工艺超群

  英国哲学家罗素曾言,建筑从最早时代起有两个目的,一方面纯粹是功利主义,御寒暑、避风雨。另一方面,是政治性的,借沉沉巨石表达出荣耀,给人想象。

  明清两代衙署,受北京故宫以及历代衙署建筑承传,主体建筑均坐北朝南,轴线对称,主从有序。南阳府衙亦然,它身上,充分体现了封建统治权威的精神。

  南阳府衙以大堂、二堂、三堂为主体,又以大堂为中心建筑。大堂前,像北京故宫太和殿一样,布置了一系列庭院建筑。从北到南,依次是照壁、豫南首郡坊、大门、仪门。进入仪门后,是个南北向拉长的四合院,四合院东西两侧布置了吏、户、礼、兵、刑、工六房等建筑。这些布置,都是为了烘托出大堂的重要。

  大堂前设置月台,做卷棚,加上“九檩无廊式”硬山结构,整体高峻威严。大堂的色彩,依据定制是冷色调,青砖灰瓦,暗色楹柱。梁枋彩绘,青蓝碧绿。

  府衙大堂高悬着“公廉”两字匾额,系清代顾嘉蘅题写,他曾五次担任南阳知府,政绩突出。大堂又名“公廉堂”。

  大堂上有副对联,阐释了“公廉”之义:“为政戒贪,贪利贪,贪名亦贪,勿鹜声华忘政事;养廉惟俭,俭己俭,俭人非俭,还从宽大保廉隅。”

  大堂正中设公案,公案太师椅后,设屏风一道,屏风上满绘海水江崖云雁图,这是四品官“标配”。知府公案上有签筒,一只签筒容积是户部颁定的一斗米容积,一支签子长度是一尺,遇上缺斤短两的经济纠纷,马上可以用来当量具。

  “大堂只有开读圣旨、接见官吏、举行重大仪式、公开审理决讼案件时才会使用。平时知府办案在二堂。”刘绍明说。

  过大堂向北穿过寅恭门,是一个天井式四合院,左右是廊房,迎面是二堂,又名“思补堂”,也是顾嘉蘅所题。

  知府大量工作都在二堂办理,府衙重要部门围绕二堂布置,东侧有粮捕厅,西侧有理刑厅,东南侧有税课司,西南侧有照磨所等。

  二堂偏院有爱日堂(又名爱莲堂),原为推官署正堂所在,后成为知府会友宴客场所。

  顾嘉蘅主政南阳多年,熟知“襄阳南阳”之争,他在爱莲堂吟诵了千古名联“心在朝廷,原无论先主后主;名高天下,何必辩襄阳南阳。”

  穿过二堂向北20米,进内宅门到了三堂,这是知府及家人居处,又名“燕思堂”。它面阔五间,有两级踏步登堂入室,高大轩敞,细节精致。

  三堂两侧有东西偏院,还有东西跨院。三堂西跨院曾是顾嘉蘅书房“醉墨山房”,满庭翠竹,景致幽雅。

  “一进内宅大门,看见那木格镂花的牌楼,立刻觉得轻松舒适。仿佛听到丝竹之声,闻到香粉之气,极像有玉人环佩丁当绸衣服窸窣地走了过来。”著名作家周大新撰文。

  周大新评价:“整个府衙建筑,前后有对比,庄严与轻松并存,厚重与俏雅交辉。”

  周大新之所以有这种感受,是因南阳地处汉水流域,南北文化交融,府衙不少建筑吸收了江南建筑特色,比如寅恭门采用江南轩式做法,秀丽疏朗。“(府衙)大堂二堂三堂都使用了斗拱,一些次要建筑上也使用斗拱或雕花式代斗拱。它还大量使用轩廊和月梁。它的大部分木构架均采用‘墨笔木纹’绘画。这些特点,在明清北方建筑中很少见到。”南阳府衙文保部主任姚柯楠说。

  南阳府衙建筑工艺高超,它全院没下水管道,但再大的雨,积水也能悄无声息地快速渗入地下。

  ◎“召父与“杜母

  南阳自古为冲要通衢之地。从秦至清,南阳先设郡,有百余位郡守;后设府,有百余位知府。它一直是郡地级政权所在地,号称大郡名府。历来政要任守,名宦辈出。

  做南阳郡守、知府,难。南阳自古属“冲繁难”之地,冲是指位置重要,繁指经济事务繁多,人口密集赋役重,难指民风强悍难治。清代,南阳百姓上访打官司数量全省第一,可见一斑。南阳一把手是“请旨要缺”,要由皇帝亲自考察任命。南阳历代廉吏能吏所行政绩,很多仍具现实意义。

  南阳地方官人才辈出,其中有政治家、文学家、书法家、戏曲家、军事家、发明家等。最有影响力的是被尊称为“父母官”的召信臣和杜诗,他俩是中国历史上最早享受这一荣誉的地方官。封建时代最具榜样力量的地方官出自南阳,是南阳的骄傲。

  南阳府衙中一座精美小院落内,设有召信臣、杜诗展览馆,院内,立有两人塑像。

  召信臣,西汉九江寿春(今安徽寿县)人,汉元帝时当了南阳郡郡守。他为人勤勉有方略。组织南阳郡百姓开展了大规模农田水利建设,扩大灌溉面积3万多顷,被专家称为“中国农田水利灌溉之父”。南阳的水利建设之辉煌,当时可与都江堰并论。现在南阳还有地方叫“陂”“堰”“挡”的,都是召信臣主持的水利工程遗迹,邓州六门堤水利遗址就是其中之一。“功在千秋,泽被后世”,召信臣是实实在在做到了。召信臣为避免用水纠纷,还制定了分水公约,刻石立于田畔。

  南阳“吏民亲爱信臣”,尊他为“召父”。

  杜诗,东汉河内郡汲县(今河南卫辉)人,他秉性节俭,升任南阳郡郡守后,为政清廉,南阳多皇室近亲,田宅逾制,权贵横行。他一到任,即诛杀豪强立威,处理摊派差役时又十分爱惜民力。

  召信臣、杜诗展览馆中,有杜诗发明的水排(水力鼓风机)模型,水排用于冶铁,大大提升了生产效率,促进地方经济快速发展。南阳人把他和召信臣相比,称赞说:“前有召父,后有杜母。”“父母官”一说由此而诞。

  金代大诗人元好问,曾在南阳县为县令,他说:“为县难,为南阳尤难。有汉以来,千百年居是邦者,不知其几何人?独召、杜有‘父母’之称,其余则有问姓名而不知者,可谓尤难矣。”

  “南阳人为纪念召父杜母,曾修二郡守祠,俗称‘父母祠’,又立牌坊纪念,南阳市还有一条小街叫召杜巷。”刘绍明说。

  南阳府衙内宅门上,悬挂着一条活灵活现的木雕大鲤鱼。过往游客都会好奇地指指点点。

  “这是南阳府衙一景,是为了纪念东汉灵帝时的南阳郡守羊续。”刘绍明说。

  186年,羊续被任命为南阳郡守。他崇尚节俭,入则破衣薄食,出则老马破车。

  有一天,府丞(郡守属吏)给羊续送来一条白河鲤鱼。推让再三,府丞执意要郡守收下。府丞走后,羊续将大鲤鱼挂在内宅墙壁上,天长日久成了鱼干。府丞又送来一条更大的白河鲤鱼。羊续指着鱼干说:“你上次送的鱼成了鱼干,请你一起拿回去吧。”府丞羞愧地把鱼拿走了。

  之后老百姓称羊续为“悬鱼太守”。世人以“羊续悬鱼”喻居官清廉、拒绝受贿。

  南阳府衙二堂内,挂着一条蒲草制的鞭子,很轻软,打人不疼。这是为了纪念东汉桓帝时的南阳郡守刘宽。

  刘宽为人仁厚,涵养颇深。刘绍明说:“属吏犯错,刘宽仅以蒲鞭轻罚,令其知耻改过。这是‘蒲鞭示辱’的来历。”

  到了清代,刘拱宸在1866年上任南阳知府,他自认为是刘宽后人,事事师法刘宽。遇到诉讼事,他常召事主到偏房中问清事实,不到万不得已,不让事主屈膝公堂。

  “二堂天花板是红色的,刘拱宸在公案前设两块篾席,遇到父子或兄弟相争,让年幼者跪篾席上读《孝经》,取不孝‘天诛地灭’之意,让当事人悔过。”刘绍明说。

  现在南阳府衙二堂墙壁上,还悬挂着一块“量比刘宽”匾额,堂前地上铺设两块篾席。这些都是为纪念刘拱宸而设。

  ◎珍贵的府衙标本

  南阳府衙有数百年历史,但它历史上修衙次数并不多,这是因为古代官场上一个默认的规则“官不修衙”。

  “改动衙门建筑,相传会有悖风水,不利于升官。地方财政也没有这笔经费。修衙劳民伤财,会落得坏名声,不利于升迁。”刘绍明说。

  这导致后世完整保存下来的地方衙门,数量极少。清代县衙有1500多处,完整保留下来的,只有内乡县衙等很少几座。

  南阳府衙幸免于岁月的摧毁,也是一桩奇迹。这要感谢历史上的几位重要修衙人。

  南阳府衙始建于公元1271年。当时元朝在全国置府33个,南阳是其一。它是“豫南首郡”,府衙规模很大。

  明代南阳府管两州、十一县。地盘比现在还要大。“明初,府同知(知府副手)程本初即元代故址重修,成化间知府陈镒拓修;清顺治、康熙间知府辛炳翰、张献捷、佟国琦扩修之;再历道光至光绪间知府岳兴阿、顾嘉蘅、傅凤飏重修。府衙始具今日之规模。”二月河在《重修南阳知府衙门碑记》中写道。

  清代最后一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整修,是清光绪时期傅凤飏主持的。碑刻记载,整修前后历时五个年头,耗银两千余两。刘绍明估计,实际上远超这个数,因为两千余两是傅凤飏号召南阳各州县官吏捐俸,实际花销要远超此数。

  上世纪50年代,南阳府衙内搬进几百户居民,建起数座楼房。南阳文化人包括二月河、周大新等多次呼吁修复南阳府衙。周大新曾呼吁,请大家关注“目前唯一保存比较完整的知府衙门”。

  经文物部门多年艰苦的修复,这颗“灰堆里的明珠”终于重放光芒。1983年,淹没在民居中的南阳府衙成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有了身份。1986年,它升格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南阳府衙被列入“第五批国家文物保护单位”。当时,二月河感慨:“我放下了一块心病。”

  “作为反映封建国家机构重要组成部分的实物标本,府衙以其珍贵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和翔实可靠的文物史料,一向为国内古建专家所珍视。”业内人士评价。

  南阳府衙仍在给人带来不断的惊喜。2017年10月,暴雨连绵,府衙东区发生地面塌陷,危及古建安全。府衙博物馆委托南阳市考古所进行抢救性考古调查,发现此处是汉代造钱厂遗址。“出土文物证明,府衙区域是官府铸钱机构所在地,这一遗址,反映了汉代南阳冶铸技术的发达、工商业的繁荣。”刘绍明说。

  不久之后,去南阳府衙的游人,将能看到这一遗址陈列馆。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