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慎修:排球“五连冠”的精神现在还很管用

2019年01月12日08:53

来源:大河报

  上世纪90年代,程慎修(后排右二)率队出访时合影。

  口述人:程慎修采访整理: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王小娟图片:受访者供图

  程慎修,男,1953年生,曾担任河南省排球队总教练。

  2018-2019中国女子排球超级联赛正在火热进行中,这场代表了全中国最高水平的年度排球赛事中,中国顶尖球员悉数登场,带给全国排球粉丝一场又一场排球盛宴。为什么国人对女排有如此深厚的情结?追根溯源应该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五连冠”时代,至今女排精神依然在影响着国人。

  中国女排的“五连冠”时代是中国排球史上的巅峰,至今无可超越。五连冠指的是1981年女排世界杯、1982年女排世锦赛、1984年奥运会、1985年女排世界杯、1986年女排世锦赛,6年间的5场顶级大赛中国女排全部登顶夺冠。作为一名资深排球人,曾担任河南省排球队总教练的程慎修亲身经历了那个时代,在他的动情讲述中,带着我们重新回忆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不怕皮烂不怕疼一门心思练好球

  现在大家都知道女排五连冠,都知道那个时代很辉煌。但是,你想过没有,那个时代可不是突然来的,那是一个长远的振兴计划。

  我是一个典型的50后,家在商丘睢县,那是一个美丽的水城。1970年10月份,我正式进入河南男排青年队。1972年,中央提出了振兴三大球的口号,大力提倡发展三大球运动,积极和国际接轨并迎头赶上。就在那一年的年底,当时的国家体委排球处就组织了全国12个省市的排球队伍,男排女排都有,全部集合到福建漳州,进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排球“大会战”。当时,我跟着河南队就去了,打着背包、背着行李就走了,还把我们的训练器材、杠铃送到火车上托运。到了当地才知道,那个条件真叫一个差,其实当时国内的训练条件都不是很好,因为都不富裕,但是漳州的条件更差。

  当时把我们安排在一个学校宿舍,一个队伍十几个人住一间大教室,上下铺,每天训练完洗澡也没有热水,都是每个人从一个很大很深的井里挑水,再去一边洗澡,都是凉水澡。反正也年轻,觉得漳州的冬天也不冷,洗着洗着就习惯了。

  因为那次是中国排球的首次大集训,漳州市突击盖起了6块由煤渣、红土和沙子混合在一起的“三合土”场地的竹棚,供全国12支男女排球队训练。我们那时候的训练量非常大,男队员一天要做300次鱼跃垫球,女队员一天要做300次滚翻垫球,在那种“三合土”地面进行这种高强度训练,结果可想而知,破皮烂皮是家常便饭。当时我们每人发两件训练服,舍不得穿,怕训练时划破,很多男队员都是光着膀子练球,疼也不怕,皮烂了也不怕,就是一门心思练好球。

  女排姑娘们吃了不少苦

  从1972年底开始,每年的11月份,全国各省市排球队伍就要集合到漳州,进行为期100天的集训,整个冬天全在漳州,过年也不回家,也不放假,一直练到来年的3月份。这样的集训一直持续到现在,几乎每年都如此,年年不差。正是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中国排球的人才一代代培养起来了。

  1976年,中国女排重建,首任主帅袁伟民在漳州基地表示,要用五年时间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当时的女排姑娘们可真是吃了不少苦,我们男队员一堂课下来身上到处都是烂皮,女队员一堂训练课下来,身上被泥土“撕掉”一层皮,石渣和沙子都会嵌进肉里。晚上睡觉时,棉被粘在伤口上,疼得都无法入睡。有这样的精神,有这样的厚重积淀,咋能不赢?五连冠的时代就是这样到来了。

  当时五连冠的核心主力成员,郎平、张蓉芳、陈招娣、曹慧英,这些队员我们跟她们都比较熟,几乎年年都要在漳州碰面,但是大家训练都很忙,也没有像现在那么多休闲娱乐项目,都是各忙各的,到了赛场上给对方加个油鼓个劲。

  1982年的时候,为了方便看赛事电视直播,我去四川出差时特意买了一台熊猫牌的黑白电视机,14英寸的。五连冠那时候,女排那几场大的国际比赛必须是场场看,我就带着队员们守在电视机前一起看,那时候真的会紧张,尤其是赛前知道这场必须3∶0拿下才能夺冠,否则就前功尽弃,这时候就会特别紧张。其实我也明知道郎平、张蓉芳她们的能力,肯定没问题,但还是忍不住会紧张。

  1979年,我成为河南男排队的教练,1985年我成为主教练,1998年我成为河南排球队的总教练,一直到2003年春天才换了一个和排球无关的新岗位。这么多年,每到冬天,我都要照例带着队伍去漳州集训,每到漳州之后,我们都会带领队员“重走长征路”,给队员们看看我们当年的训练基地,回味一下当年中国一代又一代排球人拼搏的盛况。

  “五连冠”给中国体育带来一种激励和精神

  直到现在,还会有人问我,当年的五连冠给现在的中国女排、中国体育带来了什么?我想说,带来的是一种信仰,是一种激励,是一种精神。这种激励,直到现在在中国排球界,还是很管用。远的不说,咱就说女排主帅郎平,她往那一站,那就是气场,从高层领导到普通运动员,再到老百姓,都觉得郎平站到赛场边就是一种信任,就很踏实。所以,她很有话语权,在中国女排队伍中也很有威信,运动员崇拜她,将帅一心,这就能打胜仗。

  为了学习漳州集训的精神,1975年,郑州文化路上的省体育场也建起了一个篮球练习馆,成为国家篮球训练基地,那时国家男排经常来打比赛。到了后来,朝鲜国家队、阿尔巴尼亚国家队也来省体育场打友谊赛,再到后来,咱们省队就走出去,奔赴缅甸、巴基斯坦、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对方打一些友谊赛,咱们队就有了越来越多的机会跟国外的高水平队伍过过招,取取经。再往后,咱们的男排女排都是一路向上,一直到2006—2009年间达到巅峰,男排拿了联赛亚军,女排拿了联赛季军,都取得了史上的最好成绩。说到底,这与前些年打下的好基础分不开,先培养人,再打胜仗,这也都是女排精神的精髓,这种精神放到现在也是实用的。

  我们每一个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在自觉用那个时代的精神来指导自己的工作,不管到什么时候,排球运动的核心一定是积蓄人才、锻炼意志、提升技能,绝不能动摇。即便是现在名扬天下的河南姑娘朱婷,也同样是在用五连冠时代的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否则她也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