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让偏远乡村变得美好缪杰助农三载 寻回《家乡》

2019年01月20日11:40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缪杰:助农三载 寻回《家乡》

  在助农的同时,缪杰将自己的音乐也带到了偏远山区

  2018年底,当缪杰终于写出了《家乡》时,距离他上次与“水木清华”有关联至少已经三年。三年,他始终在农村帮助当地农民寻回他们的家乡。

  2015年开始,缪杰组建助农团队并开始助农事业,2016年建立了助农平台“家乡来客”,帮助偏远乡村的农户售卖农产品,到现在通过这个平台已成功完成了78个助农项目,有效推动了多个贫困县的发展。“歌里的一切都是我见过、亲身感受过的。”缪杰说,他要始终走下去,在这条帮助农民的道路上。

  为让偏远乡村变得美好

  创办以购代捐助农平台

  在做助农工作之前,缪杰已经在做公益了——帮助农民工接受培训参加高考从而改变命运,目前已经帮助了3万个农民工考上大学。

  而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缪杰发现,这种培训能在短期内解决农民工的知识问题,但是要让他们真正融入这个城市,却是很难解决的,“就是一个中国人最常有那种思乡的情结,我觉得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考虑这个事,一个人为什么离开家那么远,在城里再苦也要坚持,那只能说明他的家比这里还苦。”

  想到了这些,缪杰决定换一个思路,最该解决的是源头的问题,“如果一个人的家乡能变得美好,那谁愿意背井离乡,离家千里?”于是缪杰开始着手策划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帮助他们:改变家乡的环境,让更多的人回家。而用什么样的方式,也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考量。

  最初缪杰和他的团队想,可以去农村帮农民种地。但是后来发现行不通,“这不是我们擅长的,我们不可能比人家种地种得好”。接着又考虑让农民接受培训,自己通过网络卖自己的产品,但这也不靠谱。

  “现在有那么多职业卖家,如果真想帮助他,就应该做各自擅长的事情:农民兄弟好好钻研怎么把东西弄好,把产品做好,然后我们通过自己的资源、人脉和影响力把产品推广出去。”

  于是缪杰创办了以购代捐的助农平台“家乡来客”,去偏远乡村高价收购优质农产品,包装以后通过网络卖出,这成为缪杰的一个新的事业。

  最成功案例是拿2000万订单

  将滞销农产品卖出获成就感

  这三年下来,缪杰和他的团队跑了全国20多个省,近百个县,卖过红枣、莲藕、苹果、茶叶、土豆……帮助了数千户农民。

  缪杰坦言,因为没有中间商环节,所以目前是有一些微利。但平台不是以追求利润为目的,缪杰强调,平台不接受捐款,但平台运营各方面都需要钱,如果有一些利润的话,还可以用于团队的发展,这样就使得这件事变得可持续。“农民有资源能获得帮助,获得更多的收入,平台的消费者花更少的钱获得更好的产品,同时还能帮助他人,我觉得大家都满足了。”

  这三年多的摸索,有过挫折,有过迷惑,甚至被骗过钱,损失几十万(缪杰觉得这段经历充满了负能量,不想再去回忆),但缪杰始终认为做这件事是值得的,最终也证明这个模式是成功的。

  2016年初的时候,缪杰和他的团队通过媒体得知山西临县大枣滞销,于是连夜前往临县红枣滞销最严重的地方,了解情况之后,拿出一百万帮助当地的农民,缪杰也调动、利用自己的资源,将收购的优质红枣包装、推广,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线上拿到了2000万的订单,这也成为他们一个成功的案例。

  2017年年底,缪杰第一次走进河南范县,只看到一望无际的藕田,却看不到一个人。因为莲藕滞销,农民们不敢把莲藕挖出来(有订单才能挖,一旦挖出来莲藕会很快坏掉),他们不知道出路何在。整个村子甚至周边的村落,毫无生气,农民的眼神里满是茫然、无助。

  这给缪杰的内心带来很大的震动,他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改变这种状况。经过一周的努力,缪杰和团队拿到了第一个订单,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随后一个个订单纷至沓来。当缪杰再次踏入这片土地,那种变化、那种冲击力让他一生难忘。

  “整个村子的气象完全不一样了,一下变得有活力,就是每家每户都在地里挖莲藕,然后脸上洋溢着那种笑容、那种希望,你会突然发现是我们让他们的人生变得有希望、有目标。你会觉得:噢,我们做的事情真的是有意义的,这种成就感和做音乐时的那种成就感,完全不一样。音乐可能会给人以心灵的抚慰,是某一种层面的抚慰,但是帮助农民,是你可以点亮他内心的希望,改变他的生活甚至命运。”

  以真实体验做灵感

  打磨三年推出《家乡》

  从做音乐到助农,这个转变是相当大的,但对于缪杰来说,意义非凡。当然他的主业还是唱歌。

  2018年年底,缪杰推出新歌《家乡》,这首歌打磨了三年,正是助农工作给了他这样的灵感和沉淀:潺潺小河旁,袅袅炊烟荡,阵阵稻花香,悠悠田埂上,儿女在他乡,父母鬓上霜,今年收成忙,何时回家乡……家里水更甜月更亮,何苦去他乡……这些画面,就是他实实在在看到的;这些感悟,也是他实实在在体味过的。歌曲MV中的绝大多数镜头,都是缪杰和团队下乡助农实地拍摄的,片头的茶农原声演唱,也是缪杰去云南助农时用手机记录下的当地农民的即兴演唱。

  缪杰坦言,做音乐这么多年,再不可能像年轻时那样随时随地都能产生很强的创作欲望,而助农这件事让他有机会去做不一样的事情,体验不同的人和事,带来新的激情和欲望去表达,“甚至不光为自己表达心志,也为这些人表达。”

  缪杰说,这件事会一直做下去,“我跟团队说,只要我们还有激情,还愿意坚持,只要还有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就要一直做下去。”

  文/本报记者 寿鹏寰

  统筹/满羿


编辑:臧小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