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突遭变故,为了“信誉”俩字 新乡仨儿子替父还债200多万

2019年01月28日07:18

来源:大河网

朱命忠的二儿子朱性福将题为《诚信似金》的替父还债告示贴在了自家超市门口。图为朱命忠在超市门口。

二儿子朱性福为替父还债,自家超市迟迟没有装修。

老朱写下的人生感悟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张波张亚林文图

  一辈子顺风顺水,没想到家庭突遭变故,从资产数百万到欠债230万,一夜之间,新乡农民朱命忠几乎愁白了头。家庭会上,三个儿子表态:父亲欠的债他们还。为了让乡亲们放心,朱命忠的二儿子朱性福还将题为《诚信似金》的替父还债告示贴在了自家超市门口。

  商海汹涌,曾关厂卖设备

  1月26日,在新乡市凤泉区大块镇块村营村,70岁的朱命忠说,这辈子他最讲“信誉”俩字。

  老朱年轻时在村里当过干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创业,开了一个小磨香油作坊,香油的商标就是“信誉牌”。2005年,他又筹资建起了电池材料厂,一时间产销两旺,利润也很可观。

  到了2012年,老朱决定将电池材料厂做大,拿出所有积蓄将原来的两条生产线一下扩大到了十二条生产线。设备刚调试好,镇党委书记就找上了门。由于环保政策越来越严,老朱的电池材料厂已经不符合当时的环保要求,镇党委书记上门是想让老朱带头拆掉自己的工厂。

  老朱的弟弟、大儿子都在政府部门工作。对当地镇政府来说,如果老朱能够带头关停厂子,再去动员其他企业会减轻不少阻力。

  看着自己辛苦一辈子建起的工厂,要让自己再亲手毁掉,老朱心中有一万个不舍。

  “俺兄弟也给我做工作,人家没开厂也不都过得好好的,咱别在一棵树上吊死,把老厂关了,再干其他行业嘛!”朱命忠说,既然不符合产业政策,不能让家人在单位抬不起头。

  他最后决定:关厂,卖设备。

  厂子关了,设备卖了。老朱算了一笔账,除了给孩子每人买了一套房,算是一辈子啥也没干,又回到了起点。

  东山再起又赔进200多万

  2014年年初,66岁的朱命忠准备东山再起。他要投资办厂,于是四处借钱凑了230万。“钱刚借到手,我弟弟患肝癌住院了。”老朱决定,建厂的事先缓缓,借来的200多万暂时放在了一个熟人的厂子里。

  有些时候事情就这么凑巧!弟弟还没出院,熟人的厂子由于卷入到一起金融刑事案件当中,老朱的230万要不回来了。

  一夜之间,200多万元打了水漂,这对于要靠这些钱东山再起的老朱来说,犹如晴天霹雳。这些都是借本村乡里乡亲的钱,厂子办不起来拿什么来还账?

  三个儿子替父还债

  就在老朱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三个儿子挺身而出。

  “我哥跟我兄弟都来了,然后弟兄三个一商量,各人想各人的办法来筹钱,谁能凑多少就凑多少。”朱命忠二儿子朱性福向记者回忆了当时开家庭会时的情景。在家庭会上,老朱说了一句话:“钱没了可以再挣,诚信没了咱祖孙三代都抬不起头啊!”弟兄三个也达成共识:父债子还!

  从此,弟兄三个各想各的办法,走亲访友,东借西凑,走上了艰难的替父还债之路。大儿子朱性东夫妻俩是上班族,为了替父还债,定下“不年不节不吃肉”的规矩;二儿子朱性福准备开业的超市甚至没有装修,只简单粉刷了一遍白墙,还将替父还债的告示贴在了超市门口。三儿子朱性锋夫妻俩几年来穿的都是商场处理的衣服。

  日日攒、月月还,四年来他们节衣缩食,吃苦耐劳。从2014年到2018年12月份,欠下的230万终于全部还完。欠乡亲们的债还完了,压在老朱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朱家三兄弟替父还债的故事也在块村营被传为佳话,为村民树立了诚信的榜样。

  老朱也写下了感悟人生的一段话:半世创业逞英雄,累死累活不轻松。省吃俭用责任重,不满现状向前冲。无限风光攀险峰,掉进陷阱把己坑。愁煞当代老愚公,倾家荡产债还清。落得两手空空空,老老实实度余生。

  “您真准备老老实实度余生啊?”记者问起老朱以后的打算,他悄悄告诉记者:“我是不服老啊,还想再创业试试,我肯定能成功!”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