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治病他和医生有个“君子之约” 两年后他如约还清医药费

2019年01月28日07:43

来源:大河网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宋晓珊

  一个看完病,真没钱,许下承诺就离开了;一个不忍病人遭难,连欠条也没让打,就给放行了。

  今年1月份,拿到赔偿款后,病人家属就来医院还清了所欠医药费。

  病人家属送来迟到两年的医药费

  郑州市第十五人民医院普外科门口,挂着厚厚一摞锦旗。最新的那面是农民武年(化名)和家人送的,上面写了八个大字“德艺双馨,情系患者”。

  “还清医药费拿到结账单,我们才能安心来送这面锦旗。”1月22日,武年拉着医院普外科主任薛宝军的手说。

  两年前,武年的父亲在上街一家工地上做饭,燃气爆炸造成大面积烧伤,在郑州一家医院住了33天,花费30余万元,仍没有脱离危险。

  咨询过医生后,武年得知后续的费用还将以“一天一万”的速度猛增,而且“即便花了100万元,也不能保证治好”。

  这时,武年父亲所在单位早已不愿再拿钱,自己家能卖的也都卖了。无奈,债台高筑的他只能将父亲转入家门口的郑州市第十五人民医院普外科接受治疗。这样做,一方面是方便照顾病人,另一方面有个万一,也好操持。

  武年父亲的主治医生程海军还记得,病人转到医院时,没有呼吸,只能依靠呼吸机辅助呼吸,意识不清。全身烧伤面积达80%以上,为重度烧伤,创面多处感染。

  农民和医生的“君子之约”

  父亲入院3天后,武年就找到了薛宝军。“家里没钱了。”他说,父亲是公伤,单位理应承担全部医疗费,现在对方不愿承担医疗费,只能打官司,“拿到补偿款,我会第一时间补齐所有住院费。请求你们不要停药,坚持治病救人。”

  一边是医院的财务制度,一边是躺在床上等待救命的病人,怎么办?

  思索良久,薛宝军终于做出决定:“医院方面我尽量协调,并尽一切能力医治患者,尽可能少花钱,希望你们遵守诺言,尽早补齐医药费。”

  在欠费7万余元的情况下,武年父亲继续接受治疗,并渐渐恢复了意识,拔掉了呼吸机,烧伤创面渐渐好转,后来可独自吃饭、行走,并于2017年底痊愈出院。

  2018年7月,武家来人在医院财务科写下了一份说明,并再次承诺判决后立刻支付费用。

  经过一年的司法程序,武年父亲的案件有了明确的结果,拿到赔偿款后,武年就来还钱了。

  “医院的确做到了仁至义尽,什么语言都表达不了我们的感激之情。这是我们的结账单,我们来赴约了,感谢你们的信任和理解。”武年说。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