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峥嵘的舞台与人生:霸气女高音 淡然贤淑女

2019年01月31日15: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广州1月31日电 题:崔峥嵘的舞台与人生:霸气女高音淡然贤淑女

  作者 李凌

  她是《原野》里的金子,是《图兰朵》中的柳儿,是《茶花女》中的薇奥莉塔,是活跃在国家大剧院、上海大剧院、广州大剧院等众多高雅舞台上的歌唱家;同时,她也是善听父亲建议的乖乖女、是与丈夫相濡以沫的贤妻、是为儿子精心准备一日三餐的慈母。她就是崔峥嵘,一位在舞台与生活之间自如切换角色的女人。

  梨园世家 走出了霸气女高音

  崔峥嵘1969年出生于东北一个梨园世家,四岁开始就在爷爷的指导下,每天吊嗓子、学戏,是那个京剧大院里唱戏唱得最好的孩子。她说:“我学的第一出戏是《宇宙锋》,后来学了《苏三起解》《红灯记》《白蛇传》,还没上学就可以整出整出地唱。”

  崔峥嵘原本应顺理成章考戏校唱京剧,然而,上天给她开了个玩笑,考戏校时,全大院的同龄孩子都过了,而最会唱戏的她却因为某些外因没考上。或许是不忍心埋没这个热爱艺术的女孩,上天在关上了戏曲大门后,又为她开启了音乐之窗。崔峥嵘在小学四年级被选入市少年宫,成为一名小独唱演员;1988年顺利考入中国音乐学院歌剧系,大学期间就主演了歌剧《深宫欲海》《茶花女》等,1993年毕业公演《原野》,她饰演的“金子”好评如潮。

  崔峥嵘以专业第一的成绩毕业,原本可以留在北京的专业团体成为一名歌剧演员。在舞台上打拼了一辈子的父亲,深感做演员的艰辛,希望女儿做个平淡安稳的教师,乖巧的崔峥嵘虽然也向往辉煌的舞台,但仍听从了父亲的建议,选择来到从未踏足过的广州,成为星海音乐学院的一名声乐老师。

  三尺讲台虽好,却无法永远留住天生的舞台明星。数年后,崔峥嵘主演《舍楞将军》中的女主角阿奴塔,该剧晋京演出后一炮打响,连获“文华新剧目奖”“五个一工程”奖,并在1998年获得由文化部主办的全国新人新作声乐比赛美声组一等奖。此后,她从星海音乐学院调入广州交响乐团,成为乐团高音女一号。

  从此,崔峥嵘的名字与广东连在了一起,她以一名广东女高音演员的身份参加了众多演出,也获奖无数。谈起往事,崔峥嵘对广东充满感激:“广东这片土地特别的包容,给我很多东西,才让我有了今天,我应该回报广东。”

  懂得感恩,所以回报。从事专业演唱18年来,崔峥嵘除了到意大利进修,每年的演出任务有一百多场,很多时候都是走基层、赴乡村,“必须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洋为中用 接地气唱响“中国喜”

  歌剧、美声,这对于崔峥嵘在基层演出所面对的普罗大众而言,是阳春白雪、是高高在上、是曲高和寡。对此,崔峥嵘思考得很清楚,非常认同前辈周小燕老师说过一句话:你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就应该唱老百姓熟悉的歌,你到国外演出,再拿人家的东西去跟人家唱、跟人家比。

  崔峥嵘沿着前人的指引前行,取得了最佳效果。在她的独唱音乐会“中国喜”的整个巡演中,她唱的全是中国作品,包括《茉莉花》《我爱你塞北的雪》《鸿雁》等老百姓耳熟能详的歌曲。“中国喜”自2014年巡演已经第八场,她认为,观众爱不爱听,主要是演员自身的问题,“只要你拿出真诚为观众演绎,他们一定能感受到你的诚意和情感,就一定会喜欢。”

  在唱腔上,崔峥嵘还提倡“洋为中用、中西合璧”。她尝试把西洋歌剧的科学方法融入到民族歌曲的演唱中,又尝试将一些京剧的元素,加入到歌曲去。在她的独唱音乐会上,还特意选择京剧跟歌唱容易结合的唱段来演唱。“特别有韵味,虽说发音的方法不一样,但京剧的童子功让我在文字上的归韵、型腔上帮助非常大。”在清唱了一段《梅兰芳》之后,崔峥嵘开心地介绍着。

  平淡是真 舞台下洗手作羹汤

  第一次在舞台下见崔峥嵘,妆容淡雅、语调轻柔,与舞台上光彩照人、大气磅礴的女高音判若两人。崔峥嵘淡然浅笑:“风采都留在了舞台上了,生活中我就是一个普通女人。”

  买菜、做饭、煲汤……这是崔峥嵘的日常生活;看书、练声、弹琴……这是崔峥嵘的日常功课。在她看来,一个人不可能永远站在舞台上,每个人都要吃穿住行,有家庭,有孩子,所以她觉得台上是歌唱家,但到了台下,就要回到家庭中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跟其他人一样。

  崔峥嵘在生活中追求的是一种平常人的心态和活法,她说平稳的家是一个安全的港湾,可以让她放心追逐梦想。她与先生原是同行,所以先生非常理解她的追求。崔峥嵘不喜欢社交活动,也不喜欢逛街、美容,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家里看书、练声,煲汤煮菜十分在行,闲来与先生一起泡功夫茶。

  不去外地演出的日子,崔峥嵘早晨6点半钟就起床给孩子准备早餐,中餐、晚餐也都基本上是自己下厨,“我儿子从小就吃我做的饭长大。”谈到9岁的儿子,她脸上溢满母爱,认为为儿子洗手作羹汤是一件最自然不过的事,“一个女人,生完孩子就有一种责任感。”

  淡然从容 笑盈盈无惧春老去

  容颜老去、退出舞台,这应该是让女演员们恐慌却又无奈的现实,如今事业如日中天的崔峥嵘,对此却坦然从容,“每个年龄段都有不一样的精彩,不同年龄的人做好不同的事情就好,千万不要跟年轻人较劲,也不要跟自己较劲。”

  在崔峥嵘看来,舞台毕竟需要赏心悦目,虽然不是一定要年轻,但一定要给观众传达一种美,如果真的演不动、唱不动了,就干干脆脆从舞台上下来。对于那一天的到来,言谈中,崔峥嵘似乎不仅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反而有着期待,“我有这么多年的舞台经验,到时候全部教给我年轻的学生们,让他们少走弯路,这也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听花开,看雨落,崔峥嵘用一颗纯澈的心,感悟着流年婉转,静待花开花落。(完)

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