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回到过去 看母亲在老树下纳鞋底

2019年02月01日07:27

来源:大河网

孟津县赵家庄窑洞上方的皂荚树。受访者供图

商丘虞城县杨集镇杨集老街的大明古槐。受访者供图

某部队大院里的大槐树受访者供图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刘瑞朝

  雪落中原,年味更浓。梦中老家,“树”说乡愁。“我回老家看老树”继续进行,更多大河报读者参与讲述老树故事。老家的那棵古树焕发生机,而老宅里母亲陪伴的旧时光,再也无法重现。郑州市区一个部队大院里,一棵老树敲响环保的警钟,唤醒人们的环保意识。还有一棵500年的国槐树,记录着谢氏家族代代相传的家风。

  【讲述1】老树焕发生机老娘何时再站起

  讲述人:赵宏涛(洛阳交警支队五大队)

  孟津县城关镇杨庄村赵家庄老宅的窑洞上方有棵皂荚树,树身需两个成年人方能抱住。树龄有多长?谁也说不清,有说上千年,有说数百年。古树枝繁叶茂,充满生机,福荫着村民,被誉为“神树”。

  每年皂荚花开时,成群的蜜蜂在花丛间飞舞,阵阵轻风吹来,清香扑鼻。老老少少坐在树下的石凳上吃饭,纳鞋子,拉家常,享受着夏日的清凉,其乐融融。树上住着近百只喜鹊,清晨,人尚未起床,喜鹊就叽叽喳喳地叫着,催人奋起。

  老树下有讲不完的故事。游村转乡的商贩,来皂荚树下收鸡、收鸡蛋,爆米花炸响,激起一片喧闹声,还有说书人,来一段引人入胜的评书。它,给人们带来了无穷尽的乐趣。

  十多年前,老树一天天干枯,唯有零零碎碎的小树枝儿吐着新芽。看来,老树儿是要死了。后来,村里老宅整体搬迁,村内的旧瓦房、破窑洞,一天天坍塌了,老宅愈加萧条荒芜,老树独自守护着村庄,越发显得孤苦伶仃。

  离开这棵古树已好多年了,老树还活着吗?今年,老娘过八十大寿,我特意去看这棵老树。远远望去,树上新发的树枝儿挂满皂荚,足足有上百斤重。老树还活着!我一阵欣喜,走到跟前,抱着老树,感慨万千,枯树结果,是好预兆啊!

  抱着这棵古树,我仿佛抱着老娘:“老树焕发了生机,老娘啊,你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啊!”我忍不住潸然泪下。四年前,身体康健的老娘突发疾病瘫痪在床,从此,再也无法自理。多少次我傻傻地想,我能和老娘到我贫穷落后荒芜的老宅上,坐在焕发生机的老树下,乘凉,吃饭,看老娘纳鞋子,拉家常……

  梦,终究是梦,梦醒时刻我深知:唯有呵护好老树,照顾好老娘,才能留住点滴美好。

  【讲述2】一个大院的缤纷往事一棵老树的倾城时光

  讲述人:李郑琪(河南商瑞电气有限公司)

  很多人对大院感到好奇,尤其是部队大院。其实部队大院也很普通,那里也有普通的大树。我出生在部队大院,这里就是我的老家。大槐树就长在这里。

  上世纪60年代,大槐树旁边是防空洞的入口,作为一个标识,老树有特殊含义。枝繁叶茂的大槐树下,多次演练突发应急情况,分分秒秒间,大槐树守卫着一方平安。如今想起来,它真的很像站岗的解放军战士!

  随着城市发展,作为人防工程重要一环的防空洞失去意义。上世纪80年代末,洞口被拆,原地用水泥磨平成为小广场,大槐树下从早到晚充满欢笑。早晨音乐声响起,老人们跳起广场舞;中午和下午孩子们在树下玩游戏,过家家;黄昏后散步的人三三两两,聊着工作和孩子们的学习。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树下总有欢笑?其实只有一个字:近!比去近在咫尺的碧沙岗公园还方便,欢笑每天都在大树下,就在大树下!

  转眼进入21世纪,大槐树周围的平房换成楼房,更远处是高层建筑,大槐树好像变矮了。站在阳台上,我就能俯视它的全貌,闲适安逸。冬季清晨,雾霾被阳光一点点驱散,我的心底仿佛被照亮。

  这时的大槐树,敲响环保的警钟。认真对待自己的环境、创造一片蓝天,是每个人应尽的责任。大院居民也努力找寻最佳的解决之道。很快大院卫生干净并整洁,环境优美。进出办事的人们很羡慕这个大院,更羡慕这棵大槐树。

  进入腊月,我和很多人一样,比平时更忙了。下班回家,天已黑透,突然发现大槐树枝条上闪着彩灯,流光溢彩,与旁边的万家灯火交相辉映。

  年轮是岁月留给大槐树的记忆,皱纹是岁月留给人们的沧桑。时间在沙漏的轮回中悄然流逝,花开花又谢,一年又一年,不管世事如何变迁,都请别让渐渐老去的心长满皱纹。大槐树会一直年轻,因为它长在我的心里。

  【讲述3】古槐苍劲绕紫气谢氏家风世代传

  讲述人:谢卫勋(商丘市虞城县文艺工作者)

  但凡古树,总是被当地居民赋予灵性或传奇色彩,商丘虞城县杨集镇杨集老街的大明古槐也不例外。

  古槐高8米,冠幅10米,胸围180厘米,树龄500年,为蝶形花科、国家一级古树。据75岁的谢龙海老人讲,在他最初的记忆里,大明古槐就是这么个样子,腰是弯的,身是空的,皮是褶的,然而这棵相貌不太周正的老槐树不仅是老谢家的“传家宝”,也是“命根子”!

  谢龙海老人珍藏的《谢氏宗谱》里有这样一句话:“仁孙洪洞传三世,三世迁单始祖升。”仁孙为谢枋得公之孙,在山西洪洞县传三世后迁至山东单县的谢寨村。始祖为谢升,而谢龙海老人为谢升第19世孙,也即为枋得公23世孙。

  2007年,商丘林业局、文物保护局对槐树的组织进行了取样。经化验,确定该树为蝶形花科古树,树龄500年,为国家一级古树,在商丘古树排名第33位。

  它也确系明代刑部尚书杨东明的庄园(杨集就是由此而来)所栽树木,年代也相符。水有源,树有根,人有血脉宗亲。常年生活在陕西的我的姑妈谢桂兰难忘娘家老槐树,难忘那槐树叶的清醇、槐树皮的清苦、槐树根的清悠及槐树花的清香……思念之极,她吟《故里老槐树》一首:

  一墩老树靠门边,历尽沧桑几百年。躯干虽空枝叶茂,时禽诚众降鸣繁。荒年叶子充饥饿,盛夏浓荫隔日炎。无怪村民多爱护,圣灵自古佑人安。

  【征集】

  大河报将开辟专栏4种方式可参与

  ①发送邮件至LRCdahebao@163.com,将您老家的老树发送给记者。

  ②添加记者的微信(LIUruichaod-hb),详细讲述您老家老树的故事。

  ③进入大河报官方微信,直接回复“老树”+内容,便可参与进来。

  ④可通过新浪微博,私信给大河报。

  您可以拍摄图片或者短视频,然后配上你们想说的话,大河报也将在专栏内为大家一一呈

  现。另,请附上您的电话和身份(职业)信息,以便记者补充采访。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