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春节回家路还顺利吗?调查:近六成受访者依赖顺风车按时回家

2019年02月01日07:39

来源:大河网

回家,需要经历等待。

回家,需要汇入洪流。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杨霄丁洋涛文朱哲摄影

  互联网顺风车曾是很多百姓跨城出行的有效补充,但在2018年,经历了两起恶性事件后似乎被大众淡忘了。

  此时正值春运高峰,没有了顺风车,您的回家计划还顺利吗?

  1月28日,大河报、大河财立方在两个官方微博发布在线问卷“春节期间顺风车需求调查”,至1月31日有近10万受众的关注和参与。

  河南百姓对“顺风车”的需求是否存在,春节返乡人对它的服务价值、安全风险又究竟怎么看?请看大河报·大河财立方对春节顺风车的调查。

  春运呼唤顺风车,近六成受访者选择搭顺风车回家

  今年春节,您会坐顺风车回家吗?

  问卷调查的近六成受访者给出的答案是“会”。

  众所周知,2018年某互联网顺风车平台曾发生过两次恶性事故。那么,百姓仍选择搭乘顺风车的诉求是什么?

  答案简单清晰,及时回家!

  在选乘顺风车的诸多原因中,“有门路找到方便的顺风车,可随喊随走”,是超四成受访者的首选原因。这说明,搭乘顺风车方便,是多数受访者的感受。

  而与顺风车便捷性相对应的,则是春节购票难以及“公共交通无法直达目的地”,选择上述两项的受访者共占51.51%,佐证了“春运返乡”公众对顺风车需求的切实存在。

  那么问题来了,滴滴顺风车仍在关闭状态,返乡人又从何处找到顺风车回家呢?

  对此问题,近五成受访者表示会选择“通过一些经营顺风车的互联网平台叫车”,这也符合大多数用户对顺风车要保证安全的共同期待。

  这也就是说,在出行市场上,滴滴顺风车并非唯一选择,而是另有互联网顺风车平台在实际运营。

  此外,有近三成受访者认为,“选择相对稳定的‘顺风车经营组织’,通过电话或微信联系叫车”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受访者开封的李女士所言,“郑开两地的顺风车非常便捷,电话叫车直接上门接送,25元即可单程送达”。

  安阳内黄县的黄女士亦称:“当地的公共交通资源并不丰富,但在社交平台上,有多个‘郑州-内黄往返群’,都是非常成熟的顺风车经营组织。价格与大巴车相差不多,出行时间更为方便。”

  综上来看,不管市场上有没有互联网顺风车平台,百姓搭乘顺风车的需求一直存在,并能够得到出行市场的自由调节。

  乘客乘坐顺风车时最担心什么?顺风车出行安全受诸多因素影响,其中司机个人背景、司机是否诚信、司机是否“熟手”、车辆是否合规等,都是受访者重点关注的要素。

  近四成受访者对于上述要素均表示了担心。其中,司机个人信息是否准确、有无犯罪记录以及其安全驾驶记录成为受访者的关注重点。

  在不选择顺风车的原因中,近半数受访者认为“私人运营的顺风车属于违法经营,没有安全保障”,而认为“有其他交通工具可替代”的受访者大约占两成。顺风车出行安全问题依然是影响乘客是否选择顺风车的关键。在不选择顺风车回家的问卷中,近七成受访者认为如果顺风车能在未来解决合规、安全、可控等条件,会对它敞开怀抱。

  三个返乡人的故事让顺风车托底承运功能立显

  眼瞅着春节越来越近,没有买到车票的人却不在少数,顺风车在这个时候被越来越多的春运大军呼唤。

  准备春节去探望姥姥的谢先生就遇到了出行难事。在上海工作的谢先生本打算去开封探望姥姥,结果提前20天也买不到2月1日(腊月廿七)上海至开封的车票,这让谢先生本来精心安排好的行程出现了大BUG。

  为了不耽误探亲,谢先生想尽一切办法,不仅找了黄牛帮忙抢高铁票,同时还想好了最后兜底的办法——发单子寻顺风车。虽然谢先生最终如愿买到了高铁票,但顺风车对于谢先生来说则是万不得已的托底之策。

  如果说跨省春运大军对于顺风车的依赖度还不太明显,那么省内城际春运对顺风车的需求力度立显鲜明。

  29岁的袁女士在郑州已经工作7年有余,不过每年春节又不得不回老家安阳市内黄县过年,而郑州到安阳这短短的200公里每年都会让她头疼不已。

  “每次回家大包小包的年货非但不好拿,而且我还有点儿路痴,虽然郑州到安阳有高铁,但我总是抢不到,长途汽车又太受时间限制。”袁女士表示,每到这时候就要提前联系熟人拼车回家。在袁女士看来,拼车司机对回家线路轻车熟路,而且可以上门接送,这解决了袁女士有点儿路痴和带行李年货等不方便出行的大问题。

  除此之外,也有乘客对顺风车表达了个人疑虑。

  在北京上大三的小李同学今年因为错过了高铁抢票的时间窗口,不得不选择顺风车回家。“往年放假早,买票很容易,但今年因为实习导致回家时间后延,结果忘记了买高铁票,正好看到某平台有顺风车,我就选了顺风车。”家住河北邢台的小李虽然选择了顺风车,但依然对司机背景和车辆质量不够放心。

  “虽然是平台上的车辆,但是去年顺风车多起恶性事件让我心里有点儿担心,我上车后会时不时跟我家人电话联系,让他们时刻跟我保持联络。”

  无论是选择顺风车前极力抢票的谢先生,还是义无反顾选择顺风车的袁女士,还是迫不得已选择顺风车却心存疑虑的李同学,都表达了不同的客运诉求,而这一诉求最终都指向顺风车。

  我们需要这样的顺风车:政府监管与行业自律须并行

  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顺风车?

  在去年发生数起网约车安全事故后,一些网约车平台纷纷下架顺风车业务,其中包括滴滴、高德等平台。在当时的背景下,这是监管部门和网约车平台公司对于出行安全的重视与回应。

  不过,春运大军汹涌而来,城际、跨城乃至跨省出行业务激增,顺风车业务再次成为公众的关注焦点。

  本次调查问卷有近半数受访者认为,“私人运营的顺风车属于违法经营”。那么,私人车辆开展顺风车业务究竟是否违法呢?借此机会给大家来一次普法讲堂。

  2016年7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在该指导意见第四项“规范发展网约车和私人小客车合乘”下的第10条规定: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是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信息,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提供者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

  当然,不管顺风车如何便利,社会需求如何强烈,安全仍是第一位的。

  即便在春运背景下,顺风车能否回归,首先也还是应该评估相关平台的安全整改是否到位。相较于顺风车下线前的状况,目前主要顺风车平台已下线了社交功能,增加了车主人脸识别和录音功能等。这意味着较之过去,当前顺风车的安全整改已有新的推进。

  除此之外,为进一步压缩不符合运营资质的网约车借顺风车之名盈利等“投机”空间,也为更好保障顺风车安全,可以借此机会尝试通过限制每天“接单”数量的方式,让顺风车变得实至名归。

  政府应对顺风车和顺风车平台实行监管,除政府保底之外,行业自律也大有可为。知名评论员曹林曾说:“从顺风车本身来看,顺风车迎合了民众的出行需求,比传统的网约出租车更能体现公共价值。网约车已经有了政府的标准,顺风车没有硬性标准,但自身一定要自律,没有自律的话,他律来了会比自律更让自己难受。”

  综上,我们需要的顺风车应该是政府监管与行业自律共同作用下的顺风车,应该是安全先行、共享出行、资源优化配置的顺风车。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