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叫班员”的工作变迁:从“咣咣”敲门到短信通知

2019年02月02日15:14

来源:中国新闻网

  (新春走基层)末代铁路“叫班员”见证工作方式变迁:从“咣咣”敲门到短信通知

  中新网柳州2月2日电 (周潇男)“以前叫班员都是上门来叫班,碰到半夜要出勤的,不仅影响全家人休息,还会吵醒左邻右舍。现在好了,叫班都以短信的形式通知,方便多了。”有着32年火车驾龄的火车司机甘学杰感叹“叫班”方式的巨大变化以及给他带来的方便。

  “叫班”是铁路系统内火车司机专享的一个名词。叫班员是铁路安全运输的“先行者”,每一趟火车能否准点运行,首先决定于他们是否能够准点叫班。过去,在通信技术尚不普及的年代,每一位火车司机应该几点钟出乘上班,都由专门的叫班员骑上自行车挨家挨户上门通知。

  1992年,陈毅思成为柳州机务段最早的一批叫班员。行车计划下达后,陈毅思要在开车前2个半小时前往司机家中与司机做好对接,提醒他们按时出乘。

叫班员基本每天都在爬楼梯,最多时一天爬的楼梯超过100层。 王以照 摄

  “碰上半夜三更到司机家门口,把门敲的‘咣咣’响,整栋楼居民都会被吵醒。那时候,我也没办法。”回忆起那段日子,陈毅思掩饰不住尴尬的神情。

  回顾做叫班员的日子,陈毅思深感当好一名叫班员不容易。得熟悉区域特点,熟悉每个司机的家庭住址。还要随时做好沟通和联系,时时关注行车计划的变动情况,及时做好叫班时间调整,不能发生漏叫、错叫。否则司机不能按点报到出乘,会造成列车晚开、停开。

  “手电筒、计划单、自行车、粉笔,是叫班员的四大法宝。”陈毅思说,叫班时万一碰上司机不在家不能当面叫班的,就用粉笔在门板上写叫班内容及注意事项。回来之后还不省心,特别是越接近报到点见不到人心里越急,因为要随时做好叫备用机班以应不备之需的准备。直到看见司机来报到,心里的石头才落地。

  只要有列车开行,叫班员就必须风雨无阻地按时出发与司机对接。陈毅思记得,1996年柳州涨大水那个晚上,接到一个紧急叫班通知,飞车冒雨就冲了出门。车子经过一个涵洞时,有一个大坡,由于时间紧迫,车速比平时快。当时涵洞处又没有灯,当他驶入涵洞时,感觉不对劲,赶紧来个急刹车,整个人差点掉进水塘里。

  为了做好叫班工作,叫班员按区包片划分责任区。每天按早中晚的行车计划提前在自己的计划单上标注好需要叫班的机班,骑自行车赶到司机的家,叫班告知行车计划,交代注意事项。有时,刚叫完班回来,计划变更或列车晚点,又得重新返回去通知一次。最让人挠心的是,重新回来时,计划又变,而且影响的可能是两三趟车,这样就不得不来回反复奔波,一次少则十多分钟,多则二三十分钟。当一个班,骑车跑三四十个来回四五十公里是习以为常的事。“叫班员基本每天都在爬楼梯,最多时一天爬的楼梯超过100层。”

柳州机务段取消叫班员岗位,其工作交由调度员完成。调度员将出乘信息编成信息发送至司机手机上,提高了工作效率,解放了劳动力。 周潇男 摄

  1998年8月,柳州机务段使用了传呼叫班,从领到BP机的那天起,陈毅思再也不用挨家挨户去通知司机了。

  采用传呼叫班虽然较过去的传统叫班方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由于BP机有时亏电、网络覆盖不全面等因素,也会出现“漏呼”、“错呼”的现象。如今,这种错误现象再也不会发生了,2003年,手机叫班登上柳州机务段历史舞台。

  2008年,因生产形势发生变化,柳州机务段取消叫班员岗位,其工作交由调度员完成。调度员将出乘信息编成信息发送至司机手机上,提高了工作效率,解放了劳动力。

  随后,陈毅思转岗做了一名安合分析员,成为最后一代叫班员。“作为时代的见证者,见证铁路的进步与发展,我感到很幸运。”(完)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