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气象站工作人员 连续三年在高山之巅过年 脚下是万家灯火

2019年02月11日07:32

来源:大河网

  登塔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刘瑞朝通讯员蔡冠杰 文图

  本报讯雪落嵩山,嵩山白头。

  海拔1178.4米的跑马岭山岭之上,已然是雪白一片。作为河南省唯一一个高山国家基准气象站,嵩山气象站已经陷落在一片雪海之中。

  山底下两三级的北风,到这里加大到五六级。气温虽不太低,但也落到了-8.8℃。和夜间比起来,这样的气温,已经算高的了。

  今年26岁的蔡冠杰,一直在关注着降雪的进展,一趟又一趟地跑到观测场内。不仅要持续观测雪量雪深,还要检查仪器是否被冰雪和低温冻坏。

  “气温较低的情况下,仪器工作有时会不稳定,可能出现停止工作的情况,这时候就需要重启机器。”蔡冠杰说,这样的天气条件下,自来水管已经上冻,他们解决用水问题就采取了较为原始的方式,从不远处的地窖内一桶一桶向站内担水。

  气象观测站内,十多米高的风塔,孤高而显眼。风塔之内,装有风向传感器和风速传感器。冰雪天里,传感器已经上冻,他和另外一位值班人员申呈霖不得不冒险登塔。

  “风塔越是结冰,我们越要上去,去检查设备,去重启仪器。传感器冻死不转动,将直接造成风向风速数据的缺失。”蔡冠杰说,上冻的时候,梯子比较滑,徒手攀爬,很是危险。垂直梯子,在一侧塔壁,每一个阶梯上,都被冰雪裹住,往往每上一个阶梯,就要把上面一级的冰雪敲掉之后,才能继续往上攀爬。

  虽然气象站的海拔高度不算太大,但从山底到山顶,最快也需要一两个小时。他们值班的时候,日常的补给一般靠挑山工运输上来。一旦遇上下雪,不仅山路变得湿滑,危险重重,不能再上山或下山,日常的补给,也直接受到了影响。蔡冠杰说,幸亏院子里种的有萝卜白菜,补给跟不上来的时候,靠着这些蔬菜,还能将就几天。不过,遇到连续风雪天,他们也只有自求多福了。

  虽然下雪,但例行的工作计划,还是要照常进行。每到整点,他们都要到观测场内进行巡视。8时、11时、14时、17时、20时,他们还需要现场人工观测发报。而风塔,他们还要随时关注有无上冻,出现上冻情况,他们仍需要毫不犹豫地再次攀爬上去。

  这样的生活节奏,他们早已经习惯,他们也深知在这个高山气候站上坚守的意义所在。蔡冠杰说,作为河南省唯一一个国家高山基准气候站,将作为气象部门天气预报的重要依据。而更重要的是,它们将作为研究气候变迁的一手资料,参与到国际的信息交流当中去。嵩山气象站,所反映的不仅是一时一地的气候,更是我省整个西部山区的气象特征。

  这已经是蔡冠杰连续三年在嵩山之巅度过春节了。在这里过年,绝大多数时候气温都在零下,夜里能低至零下十几摄氏度。除夕当晚,他们用了一种很难忘的方式来辞旧迎新。

  当天晚上,观测场内的能见度传感器数据出现异常。异常情况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他们从晚上八点多开始维修。参与维修的人员,还有副站长刘伟斌。仪器修好之后,他们长舒了一口气,站在山顶,望着山脚下登封城区的万家灯火,还有远处喜庆的烟花,凛冽的寒风将鞭炮声阵阵送来,仿佛给他们庆祝胜利一般。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