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家家风是融入血液的气质

2019年04月05日08:14

来源:大河网

  亲爱的爷爷:

  我想写信给您说说咱家的事情。我在谷家孙辈里排名最末,您在我出生前就早早离开了我们。虽然从未见过您,但我从小跟着奶奶生活,听她讲您的故事,感受着谷家家风。小时候,奶奶常对我说:“你爷爷是党的好干部,你长大后可不能辱没他的名字,不能做对不起老百姓的事。”

  2006年,我考取福建省选调生,被派往漳州市芗城区石亭镇工作。上班第一天,就遇上了台风,镇领导给我的第一项工作,就是通知25个村居做好防范台风紧急准备,不会讲闽南话成了我工作的第一个“拦路虎”。加上基层事务繁杂,从小在城市生活的我,遭遇前所未有的困惑和委屈。当我向奶奶诉苦时,她劝慰说:“你爷爷生前常对孩子们说‘路,只有自己走,才能越走越宽’,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好好走下去,不会说闽南话咱就学!”

  没多久,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又一次打起了退堂鼓。有一天,我骑摩托车下企业办公事,乡间沙土路又滑又陡,为躲避行人,我狠狠地摔了一跤,当场就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我额头缝了28针,面部3处骨折,左脸三叉神经被整个切断。同事来医院探望我,劝我让父母想法子把我调回身边:“你是谷文昌的孙女,又是选调生,这事应该不难办。”我不禁动摇了,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父母,他们沉默不语。

  出院后,父亲告诉我:“你是选调生,按要求得在乡镇干满三年,咱不能破这个例。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就踏踏实实干。要像你爷爷一样,不管遇到什么难题,都把做好工作当成第一大事。况且,你近了,别人就远了。”看到父亲坚定的眼神,我知道“调近”的想法,无论是奶奶还是父母都不会支持,这是谷家传统。

  我在基层岗位工作10多年,一步一个脚印,从一名普通人员成长为基层领导,更加明白了父母当年的良苦用心。

  2018年1月1日,我作了器官捐献登记。忠于信仰、奉献人生是我的目标,也是传承谷家家风最好的方式。

  血脉在延续,家风在传承。在少先队入队仪式上,我儿子方谷弘代表新入队少先队员在闽南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发言,他说:“我的太爷爷谷文昌和太奶奶史英萍,在少年时就参加革命,后来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路南下来到福建、来到漳州,为建设新中国奉献了自己的一生,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和优良传统,我一定会传承好、发扬好!”

  这句话,说出了所有谷家人的心声。孙女:谷宇凤

  2019年4月4日(河南日报记者卢松整理)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