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谈《红楼梦》后四十回之谜:谁是真正的作者?

2019年04月25日09:58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25日电(记者 上官云)《红楼梦》是一部巨著,位列四大名著之首。其情节之丰富、架构之宏大、文笔之细腻,远非寻常作品可比拟。

  只不过,似乎从《红楼梦》现世那一天起,便笼罩了种种谜团:它确实是曹雪芹所著吗?后四十回到底是谁写的?那些流传于世的抄本,为什么会有许多细节的不同之处?

  前不久,著名作家白先勇的新书《正本清源说红楼》出版了。在这部书中,他也提到了有关《红楼梦》版本的许多问题。

  手抄本版本迷雾

  《红楼梦》是一部经典之作,但最初以抄本形式流传,据统计,仅现在发现的早期手抄本就有十余种,加上未能流传下来的,数量应该更多。

  只不过,它们都是“残缺”的,回目不全。仅以流传至今的十几种本子为例,便有二十几回、十几回、五十几回等不同类型,最多的有七十八回。

  “抄写”的弊端之一是各种错误和疏漏。白先勇说,比如,有的人可能会丢字漏字,可能抄得太起劲,自己加几句;又或者不喜欢书中的某个人,随手写几句坏话……导致抄本出现各种问题。

  “《红楼梦》的版本非常复杂。”白先勇说,手抄本还有一个特点:眉批或者夹批,比如大名鼎鼎的“脂砚斋”,“有时抄书的人看到字里行间有评语,也抄到正文里”。

  但这却是研究《红楼梦》的重要线索。白先勇说,那些不同的地方或者批注,有的提到了《红楼梦》的由来,有的可能涉及曹雪芹如何写书等等,所以,作为研究本非常重要,现存的每个手抄本都很重要。

  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咋来的?

  然而,有一个问题很有趣,上述手抄本的回目都没超过八十回,而现在看到的通行本《红楼梦》却是一百二十回,后四十回是怎么找到的?

  “有一个理论是:康熙朝时,曹家跟皇帝关系很好,但在雍正朝,曹家被抄家了。写《红楼梦》时,后四十回也写到了贾府被抄家,这还得了?所以不敢流传出去。”白先勇解释。

  曹雪芹还在世时,《红楼梦》的一些内容已经流传出来,拥有不少粉丝,书商程伟元就是其中之一。他一直在关注《红楼梦》,到处搜集后四十回。

  在藏书家那儿、在故纸堆里……程伟元逐渐收集了后四十回中的二十几卷,有一天在鼓担上(当时的鼓担是收集古物的一个地方)又找到了十几卷,花重金买下,这样,基本后四十回之间就能衔接得起来了。

  可惜,稿子很多已经有点残缺了,“漶漫不可收拾”。所以,程伟元邀请高鹗一起把这些搜集到的回目抄成全部,并加以修整,然后用木刻活字版印出一部《红楼梦》,并在序言中讲明了后四十回的由来,这一版就是程甲本。

  白先勇说,第二年,程伟元又花了大功夫改了不少地方,又印了一版,就是程乙本。

  《红楼梦》后四十回作者之谜

  转眼到了1921年,出版家汪原放把程甲本以新式铅印印出,由于采用了新式标点、新式段落,发行后特别受欢迎。只不过那时,人们对《红楼梦》作者是不是曹雪芹、后四十回到底是谁写的还有不同看法。

  学者胡适在《红楼梦考证》里则提到,《红楼梦》确为曹雪芹所著,还考证了曹家的历史:曹寅是曹雪芹的祖父。

  但他认为,后四十回是高鹗的续作证据之一便是一个叫张问陶的诗人,他和高鹗同年乡试,写了一首诗给高鹗,题为《赠高兰墅鹗同年》。其中一句提到“艳情人自说红楼”,并注“《红楼梦》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

  胡适把“补”的意思解释为“续补”,认定后四十回都是高鹗所写。这个观点在当时影响了一批人,其中就包括国学大师俞平伯。加上著名作家张爱玲也持有类似看法,“后四十回为高鹗所写”的影响范围更大了。

  白先勇却有另外的见解:胡适觉得“补”是续补,实际上也可能是“修补”。况且,程伟元许多年一直在寻找后四十回的下落,并不是凑巧发现了那些散落的回目。

  《红楼梦》后四十回到底谁人所写,一直是红学界争论不修的问题。大作家林语堂也认为,高鹗只是做出修改而已,并写了《平心论高鹗》来证明上述推断。

  “用作家的观点讲,这么千头万绪的一本书,由另外一个人续,能够贯穿简直不可能。”白先勇认为,后四十回是曹雪芹所写。他举例,《红楼梦》里的大丫鬟鸳鸯,曾因为拒绝做大老爷贾赦的“姨娘”,不惜在贾母面前断发明志。

  在后四十回中,贾母去世,鸳鸯害怕被贾赦逼迫,决心殉主。在上吊前,书中写到,她又拿出当年剪下的一绺头发,放好后才从容自尽。白先勇认为,这两个小细节前后接续,说明了鸳鸯的刚烈,自杀才能说得通。

  “在现在通行的后四十回中,类似能连接上的地方很多,当然也有一些相互矛盾之处,比较少。”他认为,后四十回里,每个人的命运大致都按照贾宝玉在太虚幻境中看到的那样发展:晴雯被赶出冤死,惜春出家,探春远嫁。

  现在的《红楼梦》后四十回另外一个颇为人诟病的地方便是,比起前八十回来,文字功底似乎差了许多,很难让人相信这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白先勇则提出了一个观点:前八十回写贾府之盛,文字必定华丽;后四十回则是贾府之衰,文字的调子自然要降低,文字并不差。

  程乙本与庚辰本

  《红楼梦》的版本确实很多,到现在为止两个版本比较流行,即程乙本和庚辰本。

  原本通行的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底本是程乙本,但白先勇说,在198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一个新版本,以庚辰本为底本。

  庚辰本在曹雪芹去世前两年就出现了,理论上的确应该最接近其原著。但只有七十八回,缺少六十四回、六十七回。1982年出的这个新版本,就把其他抄本的内容拿来补足空缺,再把程甲本后四十回补上。

  “程乙本前八十回是参照了当时很多抄本集起来的,它跟庚辰本有很多不同的地方。”白先勇比对过两个抄本,发现有很多不同之处。而在小说艺术、情节逻辑方面,程乙本往往高出庚辰本。

  以晴雯举例,她被赶出大观园后,生活环境很恶劣,又生病将死。贾宝玉去看她,还给晴雯倒了一杯茶。茶的质量很差,但晴雯还是一口气喝了,宝玉看着很心疼。

  但这时庚辰本却来了一句:宝玉心下暗道:“往常那样好茶,他尚有不如意之处;今日这样。看来,可知古人说的‘饱饫烹宰,饥餍糟糠’,又道是‘饭饱弄粥’,可见都不错了。”

  “宝玉很心疼晴雯,怎么会有这么一句?这等于在骂晴雯,程乙本没这一段。”白先勇认为,诸如此类的很多情节上不通,人物上也不通。

  所以,在新作《正本清源说红楼》中,白先勇列出了庚辰本与程乙本一百七十多处不同的地方,也都下了评注。他希望读者能够仔细对照,得出自己的论断。

  “作为研究本,庚辰本上有脂砚斋很多批语,大约两千多条,确实是一个很珍贵的研究材料。”白先勇认为,但就普及本来说,庚辰本有好多问题。所以,可以去读一下程乙本。

  他也一直非常喜欢《红楼梦》。在白先勇心中,这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书”,不能轻以待之,“《红楼梦》是了不得的一本文学作品,是我们民族的骄傲”。(完)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