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莱士VS华兰生物:炒股的输给了搞疫苗、单抗的

2019年04月27日11:19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 吴春波

  4月24日,上海莱士血液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莱士)发布了其2018年年度报告,在风险投资失败和其他因素的影响下,上海莱士巨亏15.18亿元。扣除风险投资及其他因素影响,其实现扣非净利也仅1.55亿元,不及两年前的五分之一。

  反观上海莱士的市场同行弟兄华兰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兰生物),其营收和净利润在2016年~2018年三年间,从营收19.35亿元、净利7.8亿元开始,一年一个台阶,并在2018年实现营收32.17亿元、净利11.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度,华兰生物血液制品的营收已经达到24.08亿元,超过上海莱士。

  一系列的变化在2015年就已决定。这一年,在做好血液制品的基础上,华兰生物按照计划将目光投向了疫苗和单抗,而上海莱士则在国内A股市场小试牛刀并尝到了甜头。

  | 2018年净利润:上海莱士巨亏,华兰生物大赚

  即便业绩巨亏超过15亿元,上海莱士在国内血液制品领域仍然具有较强的市场地位,其中关键就在于是拥有血浆站数量的优势。

  截至目前,上海莱士及其下属子公司共拥血浆站41家(含1家分站),2018 年公司全年采浆量近1180吨,血浆站数量及全年采浆量行业领先。而同期的华兰生物在全国也才有25家(含6家单采血浆站分站)血浆站。

  在目前仅有少数血液制品企业企业具备新开设血浆站资格的前提下,结合血液制品的生产特点,更多的血浆站,也意味着更多的企业产能和市场份额。

  近年来,国内血液制品企业通过提高采浆量,扩大生产规模。加之企业间的兼并重组不断,行业逐步走向集中,形成了中生集团、华兰生物、上海莱士和泰邦生物四个企业为龙头的新格局,四家企业的采浆量占全国采浆量的50%以上,行业趋于集中。

  处于行业龙头的企业,也往往是血液制品利用率较高的企业。

  以上海莱士为例,该公司是国内血浆利用率较高的血液制品企业。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的产品已经覆盖了白蛋白类、免疫球蛋白类及凝血因子三大类共计11个产品,是目前国内少数可从血浆中提取六种组分的血液制品生产企业。

  同样以华兰生物为例,2018年年报显示,其血液制品有11个品种(34个规格),是我国血液制品行业中血浆综合利用率最高,品种最多、规格最全的企业之一。

  作为国内血液制品的龙头企业,两家企业基本上做到了对原料的“吃干榨净”。但表现在净利润上,华兰生物净利再创新高,上海莱士的业绩并不靓丽。在扣非净利方面,上海莱士股份第四季度2.26亿元的净亏损,也将上海莱士全年扣非净利下拉至1.55亿元。

  表现在产品市场变化方面,2018年,上海莱士实现人血白蛋白营收、静注丙球营收和其他血液制品营收分别为7.15亿元、5.81亿元和5.07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比增长了-15.42%、-15.85%和12.37%;而同期华兰生物则分别实现三种产品营收10.25亿元、6.04亿元和7.79亿元,分别实现同比增长11.45%、-10.77%和61.91%。

  2018年度,由华兰生物生产的人血白蛋白(占国产人白批签发量的13.4%)、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占国内批签发量的10.5%)等主要血液制品批签发量居于行业前列。其中人血人凝血因子VIII、人凝血酶原复合物、人免疫球蛋白、破伤风人免疫球蛋白、乙型肝炎人免疫球蛋白等产品的国内批签发量,均位于国内同行业首位。

  | 发展思路分野处:你去做疫苗,我来搞股票

  时间拉回2016年。这一年,由“血液制品”和“风险投资”双轮驱动的上海莱士迎来业绩大丰收,分别实现营收23.26亿元,实现净利润16.13亿元,即便是扣非净利润也达到8.99亿元,略高于华兰生物当年的净利润7.8亿元。

  就在这一年2月份,在2015年炒股尝到甜头的基础上,上海莱士决定将用于投资超过的资金额度,从2015年的10亿元提升至40亿元,使用期限从2年扩展至3年。

  往期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上海莱士在A股市场投资股票分别实现收益8.7亿元和6.72亿元,直接将上海莱士2016年净利冲高至16.5亿的高点。

  进入2017年,上海莱士年报中的投资净收益为4.27亿元,反映为其他经营收益方面,则仅为2.49亿元,其根本原因在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已经为负(说人话:股票价格已经跌破买入价)。这意味着上海莱士依靠炒股提升收益正变的越来越难。

  进入2018年,上海莱士投资股票的亏损加大,其投资的产品在经历了多次“添油”后清算。

  上海莱士在2018年度报告中描述,自2015年开始证券投资起,截至2018年末,累计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损益-2610.42万元,实现投资收益-10.06亿元,累计损失13.21亿元。

  反观同时期的华兰生物,则是另一幅场景。除了在做大做强血液制品主业,华兰生物把精力放在了更有前途的疫苗和单抗方面。

  疫苗方面,华兰生物控股的华兰生物疫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疫苗公司)在2018年取得了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生产文号,成为我国首家获准上市的企业。

  截止2018年末,华兰生物流感疫苗完成批签发852.26万支/瓶,占全国流感疫苗批签发总量的52.85%,市场占有率位居国内首位。疫苗新产品的上市销售使疫苗公司扭亏为盈,2018年度,疫苗公司实现净利润2.7亿元,同比上年同期增长451.38%。

  单抗方面,华兰生物参股的华兰生物基因工程有限公司,也在2018年取得了德尼单抗、帕尼单抗和伊匹单抗3个单抗的临床批件。目前共有7个单抗品种取得临床试验批件,正在按计划开展临床试验,其中阿达木单抗、曲妥珠单抗、利妥昔单抗、贝伐单抗正在开展III期临床研究。

  | 向未来:我选择并购,你选择内生外延

  受炒股失败带来的影响,上海莱士的股价也从在2018年12月7日开盘后连续遭遇9个跌停板,至当年12月19日,上海莱士的股价已经跌至7.57元/股,总市值也从开盘前971亿元缩水至377亿元,市值蒸发量高达594亿元。

  同时受股价下跌影响,2018年12月份到今年1月初,上海莱士也多次披露信息称,由于质押股票低于平仓线且未能履行补仓义务,实际控制人存在被动减持公司股票的风险。

  巨亏之下,上海莱士痛定思痛,决定今后不再炒股,原有的证券投资也将在逐步退出,公司的战略和发展将全力聚焦于血液制品主营业务及生物制品相关产业的深耕和精琢。

  对于深耕的方式,上海莱士放在了老方法“并购”上。要知道,在2013年和2014年,上海莱士就是通过先后并购邦和药业、郑州莱士及同路生路,才最终在营收和净利方面超过华兰生物。

  2018年12月16日晚间,上海莱士披露资产重组预案,拟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GDS全部或部分股权和天诚德国100%股权。GDS股权拟作价约50亿美元(折合约343.96亿元);天诚德国100%股权拟作价约5.89亿欧元(折合约47.18亿元)。

  资料显示,GDS是全球知名血液制品企业Grifols的全资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血液检测设备和试剂生产的血液检测公司,主营业务是核酸检测、免疫抗原和血型检测。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并购有助于上海莱士开拓血液检测市场,增强产业链覆盖,同时极大丰富国内血液检测市场产品品类、提升技术能力。

  今年3月7日,上海发布了重组报告书草案,取消了对天诚德国全部股权的并购,取消了募集30亿元配套资金的安排,同时将拟发行股份购买Grifols持有的GDS合计45%股权,交易总作价约132.46亿元。

  按照交易总价及此次交易价格7.50元/股计算,上来莱士将向Grifols发行17.66亿股股份,交易完成后,基立福将持有上海莱士26.20%股份,成为上海莱士第二大股东。

  3月15日,这笔并购等来了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问询函,在公司稳定实际控制权、收购标的商誉较高及评估定价方面方面进行问询。

  反观华兰生物,则是一副依靠内生力量持续外延发展的景象。

  华兰生物表示,2018年,公司将继续申请新建单采血浆站并加大对献浆员的宣传发动的力度以缓解原料血浆紧张局面,继续通过工艺优化、新产品开发、技术升级、产品结构调整提高血浆的综合利用率;做好新型疫苗的研发及现有疫苗的生产和国内外的销售工作;加快单克隆抗体及基因工程药物的研发进度,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增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在其2018年报中,华兰生物也将其发目标定位为:“具有国际竞争力、集血液制品、疫苗、基因工程药物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大型生物制药企业。”

编辑:郭俊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