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打车开疆入郑!郑州网约车市场选手再扩容

2019年05月19日22:39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 杨霄 张利瑶 丁洋涛 文/图

  美团打车对郑州“开城”。5月19日,继在上海、南京上线后,美团打车“聚合模式”告别蛰伏,高调抢滩郑州网约车市场。此次,新增运营城市除郑州外,还包括西安、成都、武汉、深圳等14个城市。以聚合模式进行开疆,是美团对既往自营网约车业务的反思,但是能否为郑州网约车市场竞争带来新变量,仍值得观察。

  | 美团打车今日入郑,它在给首汽、神州、曹操三家公司导流

  (上述截图依次来自美团打车、哈啰出行、高德地图三平台的网约车聚合界面,高德地图整合车企数量最多)

  19日下午,美团宣布旗下网约车聚合平台对郑州消费市场开通服务。

  这是继今年4月,美团在上海、南京上线开通“聚合模式”后,首次向国内城市进行大举扩张。除郑州外,该项服务同步开放的城市还有苏州、杭州、温州、宁波、天津、重庆、西安、成都、武汉等,共计15个城市。

  所谓“聚合模式”,是指以平台模式的整合服务商,为消费者提供多样性的选择。简单理解,就是购物商场与品牌商的关系。

  如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当日所体验,在美团打车平台上,目前郑州市用户可叫到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神州专车共3家网约车和传统出租车的服务。待消费者确定出行目的地后,各家网约车公司会弹出出行估价,此后,消费者自选由哪家公司来提供服务。

  因而,美团“聚合模式”与滴滴的不同,前者是发送订单给N家网约车公司,而滴滴是将订单发给自己的注册司机。

  在被问与首汽等三家公司在打车业务的利润分配方式时,美团回复大河报·大河财立方,“会依据行业惯例与合作商协议并收取相应的技术服务费,跟合作伙伴实现持续健康发展”。

  美团方面表示,郑州消费力在美团外卖、酒旅等旗下业务单元都有着清晰显现。而今,郑州又是成为了国家中心城市、“新一线”城市,其充沛的经济体量与千万级常住人口数量,决定了它对网约车行业充满了吸引力。

  但需说明的是,美团打车并不是“聚合模式”的领先玩家。此前,高德地图、哈啰出行比它更早一步,并从去年年末起已相继进入郑州市场。

  | “原以为它不来了、结果又来了”,美团打车究竟想要啥

  “原以为它真的不来了、结果它又来了。”

  今年元月,美团打车招募司机、入郑开城的传言,已在业界传开。其间,有数家其合作商浮出水面,甚至连美团打车郑州版网约车运输证(实际运营主体上海路团科技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也被晒到了网上。

  彼时,大河报·大河财立方曾探访美团打车郑州某个合作商的办公场地,其合作商宣称,美团打车在2018年年末已获郑州市运营资格,有望在今年正式“开城”。记者曾向美团方做以求证,对方回复“暂未听说此事”。

  岂料,数日后风向陡转,美团发布官方声明称,“旗下网约车业务没有拓展新城市的计划。‘郑州开城’传闻不实”。

  换一角度看,美团打车虽拿到国内十多个城市的网约车运营牌照资质,但由今年起,业界对其“弱化打车业务”的传闻此起彼伏。如,打车业务耗费巨大成本,美团资金不足以支撑再开城;又如,美团自营打车业务,难获资本市场投资者认同,等等。

  而今,美团打车以“聚合模式”大举开拓新城,或可理解为自营模式走入“僵局”后,采取迂回手段扩大出行市场话语权。

  某网约车平台河南分公司负责人对此猜测表示认同。其认为,美团在今年再次启动打车业务外扩,其核心诉求依旧是为加速实现“餐饮+出行”这一业务框架。客观来看,其通过疯狂补贴自营打车业务,并未取得预期的市场成绩。因而,采取“聚合平台”的迂回策略,是其所能掌握为数不多的选项。

  | 18家公司在郑州“报到”,网约车再燃超级补贴战却不易

  新一线城市郑州市常住人口破千万,无疑是对网约车服务商的强烈诱惑。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由郑州市城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获悉,截至目前,在郑州经营的网约车公司或平台达到了18家,用“扎堆”来形容丝毫不过分。

  这包括,首汽约车、神州专车、呼我出行、豫州行、滴滴出行、克穷专车、斑马快跑、叮叮约车等。该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表示,除部分平台尚未有实际业务展开,大多数平台已开通出行业务。

  如对上述企业进行分类,大抵可分为独立出行公司与聚合模式出行平台。独立出行公司,即滴滴、首汽、神州、曹操、克穷等;聚合模式平台,有高德、哈啰、美团等。此外,也可划分为车辆自营公司与非自营公司,如神州、曹操即属于前者,而招募司机与合作方的滴滴则属于后者。

  不过,如此多的出行商集聚郑州,却仍未给消费者送来太多红包福利。

  如记者在当日实测,美团打车发送了3张打车补贴,涉及3家公司合计24元;高德地图,对用户的补贴多为8折限时使用卡、5元抵用券;哈啰出行提供25元打车券,但限时领取。

  记者以金水区双河湾小区到河南传媒大厦为例进行了消费体验,通过比较发现,两者之间费用差别均在一元以内——美团打车在抵用新用户4元优惠券后最终扣除8.7元,而以滴滴为代表的自有平台,在选择“拼车”模式下,价格显示为9.3元。

  美团方面明确表示,新模式侧重在用技术投入推动用户体验,不会涉及大额补贴。

  不过,郑州出行市场的既得利益者认为,美团打车未向新拓展市场抛撒太多补贴,与其对出行市场亲身实践有关。高昂补贴换得的用户缺失黏性,一旦补贴断档,就会重新捡“便宜”的公司。当前,出行市场的突出问题不是补贴消费者用券,而是运力与需求失衡。“谁能在高峰期为消费者叫到车,才是真正的市场赢家。”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独家获悉,预计在下月,或将有新的网约车公司对郑州市场完成进驻。

编辑:臧小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