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车年租超2000元,哈啰租售平台入豫应首考

2019年06月20日09:03

来源:大河报·大河财立方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丁洋涛 杨霄 文/图

  “一辆两轮电瓶车的年租金,抵得上买辆新车(非哈啰出行车辆)。”6月15日,哈啰出行电动车租售平台在开封上线,引发公众围观、算价、议论,甚至对电动车租售这一商业模式是否成立,不少围观者都表示质疑。

  电动自行车租售平台,究竟是消费市场和投资方存有误解,还是这种新兴的商业模式带有明显的瑕疵?

p18_b

  图为待租的哈啰电动车

  丨年租金2000元,租不如买?哈啰电动车租售入豫引争议

  开场的热闹过后,是来自市场的声声质疑。

  6月15日,哈啰出行旗下电动自行车租售平台业务在开封市正式“开城”。其称,该平台与车辆品牌商(如新大洲)达成合作,推出既符合新国标又接入物联网的智能化电动车。每辆车都安装了T—BOX智能硬件,并搭载了哈啰AI芯片、车联网系统。用户可从此前单一的购买电动车使用,转变为根据自身的实际需求,选择周、月、季度、年等不同时长的租赁或购买。

  简言之,哈啰出行在开封市场主推两轮电动车租车服务,当然也顺带卖车。

  电动车怎么租?

  如记者在哈啰出行APP端所见,其已向开封、郑州两市用户开放电动车频道。两款电动车优惠后的月租价均为218元,季租优惠后价格539元。同时,还为新用户提供7天59元的免押试骑活动。

  岂料,此新项目一经推出,来自各方的质疑即刻爆棚。

  “单台电动车租车费218元/月,意味着全年租车价超过了2000元。”来自消费端的算账和评价直观且清晰,为何不买辆新电动车,至少这辆车属于自己,即便是做分期付,也值。

  此言不虚。记者注意到,无论是在电商平台,还是在实体电动车售卖店,2000元以内的电动车仍比比皆是。当然,它们或与哈啰出行租售车辆的车型、规格等不同。

  此外,电助车同为哈啰出行产品(电助力自行车),也被消费者拿来与租赁电动车做对比。

  如开封市民高女士所言,电助车单次使用价格约2元左右,办理月卡价格会更优惠。也就是说,单天上下班往返4元钱即可,一月约消费百元,全年1200元。“电助车与共享单车一样,用户不怕丢、不用修,也不怕缺电,因为有人维护。但租辆电动车不但费用高了一倍(日租约8.42元),并需面对丢失、维修、缺电等诸多问题。”她说。

  假如设定一年的骑车消费约2000元,如何说服消费者“来租”,这是哈啰出行需直面的考题。

  丨新国标抬高电动车售价,平台以保险、“换电”为卖点

  不只是消费者对电动车租售价格存疑,职能部门对此类租售平台的认知也相当模糊。

  有消息称,两周前,哈啰出行在郑州市出租的两辆电动车,在街头被职能部门误判为违规投放。

  6月17日,哈啰出行电动车租售平台中原大区负责人程怀勇称:“这并非共享电动车违规投放。电动车租售平台的业务模式,在16日获得了郑州市相关部门支持。”

  其介绍,4月末,哈啰旗下电动自行车租售平台业务在郑州开启市场测试。之所以如此,源于河南是哈啰出行最大的消费市场。当前,租售平台是与城区电动车零售店合作,将这些线下店作为租售网点。目前,可租车的网点约200个,预计在今年年底将扩充至400个。

  那么,市场对电动车租售价格存疑,是否在哈啰预期之中?

  程怀勇称,市场对新产品或服务尚在认知初期,存有疑问是正常状态。就像数年前,共享单车在街头出现时的情景几乎一样。而哈啰电动车租售平台在开封市落地后,发现有三个关键点仍需向消费者强化表达。

  程所称的关键点,首先是消费者认为两轮电动车售价有较大差异,或源于对“新国标”缺失了解。

  4月15日,全国正式执行两轮电动自行车新国标(《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GB17761-2018)),以促进两轮电动自行车行业向标准化、轻量化、智能化的方向发展。因而,达标的两轮电动车与非达标车之间会出现近50%的价差。如使用铅酸电池与动力锂电池的差异,或整车材质硬件的差异等。

  “哈啰投放租赁市场的电动车,全部为可上牌的达标车。”程怀勇称,由于哈啰是向品牌商家批量定制,在价格上有优势。

  不只是整车价格,电动车租赁另一项尚未打动消费者的卖点,是保险捆绑。

  如程介绍,电动车租赁业务同步匹配保险服务。如,整车丢失,消费者最多赔300元;如电池丢失,消费者最多赔100元;如车辆因用户使用发生损坏,消费者最多赔100元。其余费用均由保险公司负责。简言之,租车平台希望向消费者传递“不怕丢、不怕坏”,但消费者较真车辆归属权以及价差。

  此外,哈啰租售平台向消费者传导的是电动车“换电”模式。简单理解,未来在城市街头,每间隔2~3公里就有一个换电柜,消费者不需要在固定场所充电,到街头换电柜换取满格电瓶即可。不过,目前消费者还看不到实实在在的换电柜投入,所以他们对将来能否实施,还抱有疑问。

  丨多公司竞争“换电”模式,推动电动车共享化

  哈啰电动车租售平台跑步入场,绝不只为赚租车钱,其更大诉求是全国的换电站网络体系。

  6月12日,大河报·大河财立方在国内率先发布消息,哈啰出行、蚂蚁金服、宁德时代联合投资10亿元成立合资公司,建设国内首个两轮电动车换电站网络。这意味着,国内3.5亿台两轮电动车的车主,有望由社区充电使用模式逐步切换为街头换电瓶消费模式。

  为何要为两轮电瓶车建设充电站?答案直观清晰:这是个生意。同时,三者互有资源禀赋,能够借这场生意实现利益和禀赋累加。

  据了解,国内两轮电动车日均骑行需求超过7亿次,用户群体覆盖16至60岁各年龄段各行业人群,需求与体量是单车市场的3倍多。另据中国自行车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两轮电动车年产量超过3000万,堪称“国民出行工具”。

  一语概括,国内两轮电动车存量约3.5亿台,同时,仍有每年3000万辆的新增。哈啰出行预测,全国每天需要充电的两轮电动车约1亿台次。

  试想一下,随着全国对城市内非达标两轮电动车的淘汰加速,能够支持电瓶换电的电动车或迎来全新的市场机遇。

  不过,探索“换电模式”的玩家却不止哈啰出行一家。据了解,趣充电、小绿人、张飞出行,都在该领域跃跃欲试。其中,张飞充电是在今年5月正式宣布品牌升级为张飞出行。公开资料显示,这家3年前成立的公司,最早尝试了在国内通过自建人工服务网点为主、智能换电柜为辅,为包括点我达等在内的同城配送公司提供电池及电瓶车的租赁、电瓶换电的服务。目前,在包括郑州在内的国内17座城市运营了约150家实体换电站。

  另在6月18日,滴滴出行对外放出消息,滴滴出行单车事业部、电单车事业部,正式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两周前,滴滴出行对其投放电单车的消息密集吹风。未来,并不排除滴滴也会成为“换电站”基础设施的有力竞争者。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