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船,惊艳世界!

2019年07月11日20:13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中国的远洋古船到底有多大?在茫茫大海里,他们是如何确保航线精准?船底撞了个大洞,为何还敢乘风破浪?古船的“肚子”里,到底还藏了多少古代“黑科技”?

  今天是中国航海日,就让我们走进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一同探寻中国古船的奥秘。

  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

  “迟归”的“海上楼阁”

  上世纪七十年代,考古工作者在福建省泉州湾后渚港,挖出了个庞然大物。那是一艘宋代远洋海船。

  船有多大?

  古船出土船体

  从复原模型来看,古船长34.55米,相当于3辆大公交头尾相连。

  宽11米,至少要6个成年男子手拉手双臂伸开。

  型深3.8米,近1层半楼高。

  排水量近393.4吨,载重量可达200吨……

  据研究,这艘船应该是在南宋景炎二年(1277)七至九月间,遇上了兵祸或台风,导致沉没。

  古船的出世,解答了人们对宋元时期海洋贸易的诸多疑问,被赞为“中国自然科学史上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神奇的船舶结构

  这艘远洋古船是“福船”的一种,所谓“福船”指的是 福建制作的远洋海船。“闽在海中央”,与内陆船舶不同,为了与海洋“搏斗”,“福船”的大身板“武装到牙齿”。

  古船模型

  首先是削尖的船头和船尾。从长相上看,远洋古船尖头尖底,首尾高昂。这样的造型,有利于破浪和转向,吃水深且操纵性好,能在礁石和洋流中回转。

  其次是硕大的龙骨。作为一种防摇设施,龙骨最迟在宋代已经出现,极大地提高了船的稳定性。这比国外的船早了数百年。

  “水密隔舱”细节

  “水密隔舱”是远洋古船的核心技术。《马可·波罗游记》记载:“中国比较大的一些船,在船身里面有十三个池子或舱房,用坚固的木板紧密地钉在一起,有很好、很结实的隔板把它们隔开。”采用隔舱设计,将船舱分为若干个互不相通的空间,一旦船舱漏水,也只是局部受影响,不会全船沉没,这大大提高了船舶的安全系数和远航性能。这项技术也领先西方1000多年,至今仍对世界造船与航运业产生巨大的影响。

  用竹子编的船帆

  除此之外,船舷两侧夹持着大鬣,提高了船体的纵向强度;舵叶上开了许多孔,用来减少水的阻力;桅杆下使用了转轴,用于调整帆的角度,迎合风向……

  郑和七下西洋,途经太平洋、印度洋、波斯湾和东非沿岸等深水海域,他们所乘的便是这种“福船”。

  精密的航海“神器”

  这么大的船,在海里怎么航行?

  指南鱼、航海罗盘、测深锤、量天尺、牵星板……古人们把当时最先进的科技都搬上了船。

  指南鱼

  《萍州可谈》说:“舟师识地理,夜则观星,昼则观日,阴晦观指南针,或以十丈绳钩,取海底泥嗅之,便知所至。”

  远洋船上使用的“指南针”叫“指南鱼”。这种指南工具需要浮于水面上,在地球磁场的作用下鱼头会指向南方,船的航向便被船员所掌握了。南宋以后,人们将水浮磁针与方位标志相结合,形成精度更高的罗盘(或经盘)。

  罗盘

  测深锤也是船舶航海的必备用品。古人在测水深时,一般在测深锤上涂抹牛油,然后沉入海底。通过观察粘起的泥沙的颜色和味道,经验老道的舟师便能辨别到了什么地方。如果测深锤粘不起泥沙,便说明海水很深或底部是石头,这时便不敢放碇停泊。

  测深锤

  伴随古船出土的,还有一把量天尺,它相当于古代的“北斗系统”。量天尺残长20.7厘米,全长应为26厘米。使用时,手臂与尺成直角,尺的下端与海面相切,尺的上端对应北极星的刻度,便能目测北极星出水的高度。由北而南,人们所看到的北极星距离水面越来越近,拿着量天尺,老船员们便大概知道船到了哪个地区。

  量天尺

  此外,牵星板也是测量星斗出水高度、判断方位的工具。一副牵星板是由12块乌木制的正方形木板组成,由小到大,最小的每边大约2厘米,每块大约递增2厘米,最大的边约24厘米,依据实际情况选用合适的木板,使用方法与量天尺比较类似。

  牵星板

  这些“神器”谁来使用?古代把天文航海技术称为“牵星术”,当时船上有一个被称为“火长”的人便精通此术,他利用位置较固定的北极星作为航海“路标”。

  “美妙”的海上生活

  枯燥的远洋生活,每天看到的都是单调的蓝色,但这阻挡不了古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据南宋地理学家周去非撰写的《岭外代答》记载,“浮南海而南,舟如巨室,帆若垂天之云,柂长数丈,一舟数百人,中积一年粮,豢豕酿酒其中,置死生于度外……”郑和下西洋的大船上,甚至设有可以携带家属的幽雅客房,备有充裕的食品(包括粮食荤素菜肴以及酒类饮料),有些船还可养猪、种菜、酿酒,以及种植盆景以供观赏。

  在挖掘出的古船上,考古学家也发现了一些猪、牛的骨头,但并没有圈养的痕迹,这证明出土的远洋古船还是“低配版”。

  吃是一方面,海上的文娱生活也是丰富多彩。

  这是随船挖掘出的一幅象棋。“兵马炮车相士将”,不难想象,在海声清风中,古人们围坐一群,月下对弈,那是一帧怎样潇洒的海丝观景。

  “且了浮生一载”,随船挖掘出纸片上写着这样一行小字。有学者认为,它来自海员的“睡前读物”,也有人说这是“航海日记”。无论它是什么,至少证明,即使身在异国他乡,“读书写字”依然是古人夜深人静时的爱好。

  海上明月生,“且了浮生一载”。六个来自700年前的字,或许也是古人面对汪洋大海,产生的一声感慨吧。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叶欣 刘芳源 福建省泉州市纪委监委 史晓方 资料来源: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