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年入行收藏已5年 小时候不爱看动画片喜欢看《百家讲坛》

2019年11月30日08:29

来源:大河报

  魏敬坤在认真观察乾隆斗彩大盘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张弋

  “这是我收藏的五代定窑花口盘,边上这件是在北京淘的辽代白瓷缸瓦窑梅瓶,那边几箱子都是供学习参考的瓷器标本,大概有三四百块……”看着堆满自己整个书房的高古瓷藏品,魏敬坤如数家珍。

  对于普通人来说,收藏往往是“中老年人”的专利,然而前文中提到的五代定窑花口盘和辽代白瓷缸瓦窑梅瓶的主人魏敬坤却是一个00后。正在念高一的魏敬坤这个月刚度过了16岁的生日。别看他人小,他可是一位藏龄超过5年的“老藏家”了,几年下来,他收藏了六七件大件藏品,更有十几件几百元到几千元的“小玩意儿”,此外,供他学习高古瓷的瓷片标本满满地装在8个箱子里,总价值超过50万元。嚯,这体量,俨然是一个专业收藏家了。看到这里,您肯定有疑问,一个16岁的孩子,是什么动力让他对晦涩难懂的高古瓷产生兴趣的?“单纯地喜欢。”魏敬坤如是说。

  小时候不爱看动画片喜欢看《百家讲坛》

  魏敬坤入行5年,刚接触收藏时也就十来岁。魏敬坤的妈妈浩女士告诉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小时候魏敬坤就与其他孩子不同,不爱看动画片,喜欢看《百家讲坛》《探索·发现》之类的电视节目,只要是历史题材的,他都能坐得住,上学后,他的历史知识储备就很为老师们认可。“四年级的时候,他手绘了自秦始中国各个历史朝代的疆域版图,老师把他的作品在学校走廊里进行了展览,当地的少年报也将此事进行了报道。如此一来,魏敬坤对历史的兴趣就更浓厚了。”

  五年级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魏敬坤捡到了一本拍卖图录,是关于古钱币的,打开一看,里面的古钱币图和说明让他觉得很有趣。原来古人用的钱是这样的,而且居然在千百年后的今天依然能看到!这一下子给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从那以后,他就成了“古钱币爱好者”,没事就去古玩市场和博物馆溜达,这一溜达不打紧,突然发现,古瓷器好像更有趣。

  目前生活在上海的魏敬坤是河南安阳人。“上海与河南不同。在古代,河南制瓷业非常发达,因此无论是博物馆还是古玩市场,都以高古瓷为主,而上海博物馆和古玩市场以明、清、民国时期的瓷器为主。”魏敬坤介绍道,“可能因为老家是河南的原因吧,我觉得高古瓷身上有一种不可多得的美感,这是明清瓷无法企及的,因而我更偏爱高古瓷。除此之外,我也曾收藏过一些古代石刻、明清刻版的古籍和一些字画,不过都是兴趣所致,只有高古瓷是下了功夫学习的。”

  入收藏这一行肯定少不了“交学费”

  很多人都说收藏圈水深,专治各种萌新和不服气,魏敬坤用他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和其他刚入行的藏友们一样,入手的第一件东西往往都会打眼,刚出“新手村”的魏敬坤也不例外。他告诉记者,他入手的第一件称得上“大件儿”的藏品是一口雍正款的粉彩花卉盖碗,是在家附近的古玩市场买的。因为不懂,魏敬坤没想真买东西,只是去转转,随后转到一家店里。那天是星期天,店主和几个老客户在喝茶聊天,看到魏敬坤进了门,东看西看,觉得这小孩挺有意思,居然对瓷器感兴趣,于是告诉他,你每周日下午都来玩吧,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免费教你。

  去的次数多了,魏敬坤就和店主混熟了。有一天,他看到货架上摆着那口粉彩花卉盖碗,觉得好看。“店主说,你要喜欢就便宜卖你。于是我回家喊来了妈妈,花了两万把它带回了家。”魏敬坤说,虽然东西到了手,但是因为不懂,心里还是很忐忑,于是又去别的古玩市场找人看。有人说是民国仿的,也有人说是新的,还有人说确实是雍正的,都不靠谱,咋办?那只能找专家看了。

  带着这口盖碗,魏敬坤和妈妈来到郑州参加电视鉴宝节目《华豫之门》的海选,经专家鉴定,这口盖碗确实是现代仿的。“由于是新的,也没法出手,现在盖碗还在家放着呢,是个教训,也当留个纪念。”魏敬坤说,“店主对我挺好的。其实现在让我回过头看,老板并不是故意坑我,他水平真的有限,可能他也以为那个盖碗没问题吧。”

  通过参加拍卖会提升对艺术品市场的认识

  这趟郑州鉴定之行,除了印证了早先的忐忑之外,魏敬坤还有个大收获,那就是成功拜师资深古陶瓷鉴赏家、泓古代艺术学社社长崔凯。

  虽然家中各式各样的瓷片标本有好几百片,还有大量的图录书籍可供参考,但在魏敬坤看来,只有真正上手殿堂级的高端藏品,才能提升眼界和认知。

  在他的印象中,2016年的香港之行是令他终身难忘的。那年国庆期间,恰逢秋拍季,魏敬坤和朋友一起来到了香港苏富比拍卖会,据他回忆,那是一场林语山人旧藏专场拍卖会。“在贵宾室,参拍人可以亲手把玩千万级的藏品。现场有一批精美的宋瓷,有南宋官窑,还有珍珠地的梅瓶、黑釉线条罐。在近距离抚摸它们的时候,我突然明白,哪怕去再多次博物馆和古玩市场,收获也没有亲自上手把玩来得多。”魏敬坤回忆到,除苏富比外,他还顺道去了佳士得、中汉、保利等各大拍卖会。“通过拍卖会,不仅能一睹珍宝,还能通过拍卖会提升对艺术品市场的认知,可谓是一举两得。”

  魏敬坤给记者展示了他收藏的一口五代定窑花口盘,这是他在北京淘得的一件宝贝,花了6万元。据他回忆,在某一年的北京保利秋拍上,曾以60万元的价格成交了一件花口盘,器型、年份、釉色和他这件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一点不同的是那口花口盘是全品,而他收藏的那件则有一点小毛口。“简直物超所值!”魏敬坤兴奋地说。

  通过老师崔凯,魏敬坤加入了泓古代艺术学社和英国东方陶瓷协会,他是协会中年龄最小的会员。通过与协会中的其他成员相互交流探讨,魏敬坤的审美水平和鉴赏水平有了很大提升,用他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天差地别。他说,通过社团,他上手了很多顶级瓷器,之前学术方面知识的断层空白也得到了弥补,可以说收获颇丰。

  正确处理学习与收藏的关系

  作为一名高一学生,魏敬坤本来应该是好好学习文化课知识,努力考上一个好大学,把大把的时间用来“玩”收藏,会不会对学业产生影响?魏敬坤的妈妈浩女士表示,最近她也在想办法让他收收心。

  浩女士告诉记者,孩子喜欢收藏、喜欢研究高古瓷,一开始她就很支持,并且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帮助,很幸运的是,魏敬坤并没有变成一个“买家”,而是通过高古瓷去学习历史文化知识成了“玩家”,这让她很欣慰。“他喜欢高古瓷,就自觉地去研究学习,根本不用人盯着,对他来说,自主学习能力提高了,也是好事。但现在孩子也长大了,过两年就要参加高考,像他这么大的孩子寒暑假都会补课,而魏敬坤一到寒暑假就想着去博物馆和古玩城。”浩女士表示,“在高古瓷研究上花费精力后,肯定没有那么多精力投入到学习中了。”

  崔凯告诉记者,魏敬坤身上有他喜欢的特质,感兴趣、有天分、喜欢高雅古典艺术、很专注,非常适合做中国古代艺术品鉴赏。“他从骨子里热爱艺术,这是我比较看重的。”崔凯说,“他妈妈的担忧,我也表示认同,我曾对他妈妈说,不要让他太早进入这一行,过早专注一件事,会对今后知识面的扩展有负影响。只有博览群书,才能见识广博,对一些专业问题才能看得更透彻。”

  在崔凯看来,虽然魏敬坤家庭条件不错,但他没有不好的习气和毛病,很谦虚,这很难得。“古玩行业最不缺的就是牛哄哄的人,像他这样的脾气性格,将来会在这一行走得很远。”

  谈及未来,魏敬坤表示,虽然还没有到高考选专业的时候,但他考虑过将来就读艺术史论专业或哲学专业。“你现在有这么多藏品,有没有考虑搞个展览,或者建个私人博物馆?今后的工作会不会从事古代艺术品鉴赏?”面对记者的提问,魏敬坤笑言:“展览随缘,还得看藏品数量和经济条件。至于就业,太远了,还没想过。”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