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民警聂三保病倒在工作岗位上再没醒来 留下满抽屉空药瓶

2019年12月03日07:43

来源:大河网

  聂三保(左一)生前执勤

  聂三保值班的住所,椅背上还搭着警服。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房琳任欢通讯员焦鹏王佳娜文图

  聂三保走了,很突然。

  11月4日,聂三保在国庆70周年大庆安保、全市道路交通整治期间连续执勤加班熬夜后,突发疾病倒在工作途中。17天,医护人员全力抢救,但他始终没有醒来,11月20日21时15分,聂三保走了,终年51岁。

  11月23日,三门峡市公安局东城分局高庙派出所所长聂三保的追悼会在三门峡市殡仪馆举行,三门峡市领导、公安民警、亲朋好友、社会各界人士等600余人前来哀悼,送聂三保最后一程。

  大河报和当地媒体报道他离开的消息后,众多网友、市民纷纷在网络上悼念、送别……

  11月27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走进聂三保生前工作地、家中,走近他的家人、同事、辖区村民,了解到聂三保诸多不为人知的点点滴滴……

  现场:警服还搭在椅背上留下满抽屉空药瓶

  从三门峡市区出发,一路山路蜿蜒,车窗外寒风凛冽。

  约20分钟车程,一座普通的二层小院出现在记者眼前,这就是聂三保生前最后工作的地方——三门峡市公安局东城分局高庙派出所。

  站在派出所院内,天气依然清冷,但风却一改此前的威力,似乎也不愿打扰已安静睡去的聂三保所长。

  “这是你爸生前常看的书,你回去好好看看。”二楼楼梯口的办公室内,聂三保的妻子和女儿正在整理他的遗物,空荡荡的房间内,母女俩的身影显得格外单薄。

  这是一间极为普通的办公室,不足30平米的空间分成两间,外面是公办场所,里面就是聂三保在派出所值班的住所。屋内床上的被子整齐地叠着,一旁的椅背上还搭着警服,床尾处的衣架上夏季的警服还挂着……

  “他总是忙,国庆前夕安保维稳工作启动后,他就很少回家了,一直在所里住着。”聂三保的妻子姚海荣说,他昏迷前几天状态就很不好,劝他去医院,他总说忙完安保就去。

  打开床旁边桌子的抽屉,其中一个满是空药瓶,令人触目惊心,也让母女俩和在场民警再次红了眼眶。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了解到,从警27年,聂三保一直坚守在公安工作一线,长期的生活不规律和高强度的工作使他患上了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

  “聂所长平日里几乎是药不离身,每天吃饭前必须打胰岛素,打完针血糖会偏低,如不及时吃饭就会出现头晕出虚汗等症状。”三门峡市公安局东城分局高庙警务队一村一警宁帅告诉记者,但是村民的矛盾哪分时间,聂所长经常来不及吃饭,强忍着身体不适就去处理各类纠纷。

  “第一次来所里是去年国庆节,你说所里做饭的师傅有事,让我来给同事们做饭,这次我带着女儿来了,可老聂你去哪了。”叠着聂三保的警服,姚海荣的眼泪不住地砸落在警服上……

  追忆:“他每天都笑呵呵的,有啥困难找聂所长肯定行!”

  聂三保,1968年12月11日生,中共党员,二级警督,1992年8月入警,参加公安工作以来,他先后在原湖滨分局预审科、刑警大队等处工作。

  2015年1月,聂三保被任命为三门峡市公安局东城分局高庙派出所所长。单位离家30多公里,他基本上吃住在所里,一干就是5年。高庙处于山区,矿山较多,外来人口、流动人口多,治安形势十分复杂。

  记者在高庙派出所采访当天,高庙乡小安村陈家山组组长李小蛋也来到所里。得知聂所长去世的消息,李小蛋坐在沙发上沉默许久。

  他和聂三保相识于2018年3月,当时他来所里找聂所长开一份证明,之后他们组内村民有困难都会来找聂所长。

  “啥时候见他都笑呵呵的,有啥困难找聂所长肯定行!”李小蛋说,“这么好的所长,咋说没就没了。我国庆前一天还给他打电话,他说在执勤,前段时间我刚有微信,还想来找聂所长加他微信呢。”

  说起聂三保的工作能力,和他打过交道的人也均是称赞。

  “他曾零口供把犯罪嫌疑人送上审判台,他教我的侦查技巧,我至今难忘,我很骄傲我是三保同志带出来的兵。”现任东城分局治安管理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刘楠说。

  “去年除夕夜送走失老人回家,今年4月份亲自下河打捞已经腐烂的尸体,5月份挽救轻生青年……”翻开高庙派出所的出警记录本,聂三保所长出警的记录占了大部分。

  “信访者闹事、村内换届、乡里重大活动,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们需要他支援,他总是随叫随到。”高庙乡党委副书记季晓梅说,“聂所长在这里,我们和村民们都放心。”

  “他是大家公认的‘实干家’,是领导信得过的‘好帮手’,是百姓眼里的‘大好人’,数十年如一日,他用虔诚和行动,诠释着一名人民警察和共产党员的本色与追求,致敬聂三保同志。”三门峡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朱云泽说道。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了解到,因工作成绩突出,27年内,聂三保先后4次荣立个人三等功,5次个人嘉奖,并被河南省公安厅评为“中原卫士”。

  遗憾:“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当时只留给我爸一个背影

  当天,记者也来到了聂三保位于三门峡市区的家中。

  “爸爸平日不善言谈,但常以身作则,教育我要好好学习、要踏踏实实做人老老实实做事。”聂三保的女儿说,她把记者带到了爸爸平日看书的书桌前,三层的书架摆得满满当当。

  “最上面是老聂这些年获的各种证书,我之前没仔细整理过,这几天整理时才发现他获得了这么多荣誉……”说着,姚海荣的眼泪又止不住地落下。

  “聂所长平日里常以工作为重,在家的他是什么样的?”记者问道。

  “他平时回来都比较累,我就让他多休息,但他还是主动陪我去买菜,到厨房里帮我打下手。”姚海荣从手机里翻出今年国庆安保工作结束后,聂三保趁仅有的半天调休带她出去玩的照片,“没想到这竟是最后一次,他还说等这阵子忙过去了,带着我和公公去云南看女儿……”

  一旁的女儿掩面哭泣,“今年暑假我因为学业原因没有回家,2月份我走的时候是晚上,爸爸专门回家送我,一路帮我提着行李,我现在最后悔的事就是当时只留给我爸一个背影……”

  临走时,记者发现客厅的跑步机上挂着一个男士挎包。

  “这是聂所长的包吗?”记者问。“是他一直背的包,里面装着他的警官证和常用药。”姚海荣拿来让记者看,之后又挂回原地。

  以前每次回家,老聂都会把包挂在这里,挂着它,就当老聂又回来了。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