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河12月4日安葬,魂归南阳

2019年12月06日16:15

来源:南阳报业传媒

  12月4日,著名作家二月河逝世一周年之际入土为安,其妻子赵菊荣遵从他生前的遗愿“不要惊动太多人,不给社会各界添麻烦”,仅亲朋好友前去送别。

  二月河的骨灰被放在了南阳紫山汇仙园公墓,这是一所十分高端的墓园,里面设计得像一座美观的园林,而且可以让亲属塑像造碑加以纪念,是一个非常有人性化的观光墓园。二月河所在的墓地就在这座美丽的墓园一角,他就安静地躺在下面,接受亲属的纪念,他的墓碑是用纯黑色的花岗岩制作成的,石碑上还有一个二月河老师的半身头像雕塑,雕像中的他面容肃穆,气质高贵,一直眺望着远方,仿佛是为了再次看见那些他想念的人,那些也同时在想念他的熟悉面孔。

  在安葬仪式上,二月河的生前好友南阳市委原书记孙兰卿和原南阳市文化局局长凌振祥为他的塑像揭像,这个塑像是其妻子赵菊荣用心用爱设计出的能表达她和家人对二月河感情的寄托。

  生前好友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吴元全在仪式上表达了他对二月河老师的思念之情,总结二月河一生是吃苦耐劳的一生,刻苦学习的一生,艰苦奋斗的一生,辛苦创作的一生,严于侓已、宽厚待人的一生,助人为乐的一生,辉煌的一生、奉献的一生。

  并当场赋诗一首:

  送二月河

  良师益友解放兄,

  著名作家待人诚。

  辛苦创作康雍乾,

  轰动朝野千秋功。

  兄长不幸驾鹤去,

  文坛一片悲哀声。

  愿兄西行路走好,

  永远活在众心中。

  生前好友长江文艺出版社社长周百义受二月河妻子之托对其一生进行了梳理,他说凌解放先生已驾鹤西去,但作家二月河会长存于世。先生的13卷雄文,将会镌刻在时间的年轮上,书写在中国文学史上,一代一代热心的读者,将会永远记住那冰化雪消时的黄河之子。正如他多年前说到的,二月河在,文学即在;文学在,二月河会永远存在。他专门撰写碑文,以表达对二月河老师的思念之情。

  碑文内容如下:

  二月河者,凌解放也。黄河二月,冰凌崩解,状若奔马,嘶声如雷,先生慕其浩大之气,遂为笔名。从此,人知二月河而不知南阳凌解放矣。

  先生少时,踢天弄井,字若春蚓秋蛇,师斥为不舞之鹤。岂知三十载后,先生一鸣惊人,撰著帝王系列皇皇一十三卷,写清室百年沉浮,绘三朝万千气象。小说上陈宫廷大计,下叙江湖草莽;情节铺设,夭矫跌宕;人物塑造,呼之欲出;氛围烘托,浓淡相宜。书甫问世,问津者少,殆不知先生何许人也。然达官显贵,市井平民,开卷率把手难舍;海峡内外,炎黄子孙,展读均赞口不绝。于是口耳相传,不胫而走,上下好评如潮。佥赞曰:红楼遗韵,三国余墨,神州百年难遇之佳构;大家气象,文史相彰,庚续传统小说之文脉。

  人知先生风光无限,不知先生撰述之苦辛。青年从军,砥砺十余载,地底掏煤,坑道挖土,艰险不减其志,困乏更增体魄。借烛光而向学,得须臾便读书。三更灯火,五更不眠,情系落霞瑰玮,笔写盛世风云。老茧磨断秃笔,黑发渐染白霜。投书无门,退稿遑论盈尺,笔耕不辍,明珠终遇慧眼。康熙英姿,三百年后再现;雍正伸眉,一洗夺嫡恶谥;乾隆风流,六十年文章锦绣。

  书生报国,兼济天下,为人生一快。先生晚年,大会堂议政,灼见一出惊四座;中枢垂询,直言不讳显风骨。年年三月,年年京都论国是;届届代表,届届荧屏说民瘼。心系苍生,屡屡捐资扶弱势;意在旧典,解囊助刊话红楼。人说先生富豪,先生却赁居公屋;人说先生名动寰球,先生却独恋豫西一隅。

  天不假时日,先生殁年方七十有三。人曰先生归山憾早,吾以为,先生焚膏继晷,著述议政,有生一日可当千万祀,又何必较以岁月短长?先生蓍述六百万言,人因书寿,会当日月经天。先生驾鹤之时,上自国家要人,下到普通读者,灵前致祭,心香缕缕,备极哀荣之至。白河有幸,迎才俊而归宛,卧龙不孤,得知音以相侣。

  吾系先生大作责任编辑,三十载交往,得益实多。去岁十二月十五日,先生逝世之时,正是吾当年出生之日。天意乎,宿缘乎!今蒙先生贤妻赵菊荣相托,特撰此文,以志永思。

  其妻赵菊荣在向二月河老师做最后告别时说,二月河生前留下大量手稿和札记等,目前她正在进行分类整理,随后她会选择合适的时候捐献给国家,让二月河的精神发扬光大。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