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老店

2019年12月21日10:09

来源:大河网

  插图李庆琦

  □魏振军

  一个连鸡鸣都打不破宁静的小镇一定是惬意的。晨风习习,高大的关帝庙飞檐下的铜铃,发出阵阵悦耳的响声,把古镇从睡梦中慢慢唤醒:望嵩寨门穿透的阳光,把扫街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凤翅山凹处袅袅炊烟映着晨曦,把古镇幻化成童话般的世界,驺虞河畔几位靓女扭动腰身跳着健身舞,老槐树下,一位老者正打着太极拳……

  神垕这个以钧瓷享誉中外的文化名镇,仿佛从历史发展的沧海桑田中平添了几分厚重与淡定;古镇的人们又似乎从五彩变幻的钧瓷中,增加了几分沉着与恬静。阳光下倚在城墙边晒暖的老人,静静地守望着时光的老去,而唯一不老的,是人们对美好的记忆。

  我们走过老街一家钧瓷店,掌柜的正和人下棋,我调侃道:“这是做生意还是下棋呢?”掌柜的抬头笑道:“又做生意又下棋。我们家钧瓷主要供人欣赏……”

  这句“主要供人欣赏”,一下子让人轻松下来。碧云天,黄叶地,古镇的人们忙碌之余,更多的是在看山、听雨、饮茶、品酒、赏瓷、论道……这种用闲适经营生活,不能不说是一种智慧。

  惬意的生活体现在神垕人起居饮食等方方面面。黄昏时分,我们慕名来到“老于家豆腐菜”老店,远远就闻到了香味,可是,当我们迫不及待地进入老店时,老板娘却告知:下班了。店内几位不肯离去的顾客不解地问:“为什么下班这么早?”老板娘回答:“为了保证豆腐菜的质量,我们每天只做那么多。”

  几位顾客抱憾而去。等他们走后,我悄悄走上前对老板娘说:“我带的两位贵客,是从北京来的,几千里地,就是为了尝尝你们家的豆腐菜呀!”

  “可是……”老板娘犯难了。

  “啥都别说了,把留给女儿的那些做了吧!”随着话音,从厨房走出一位老板模样的中年人,说完就头也不回又进了厨房。

  老板娘摇摇头,无奈地边擦桌子边说:“女儿在外地上大学,今天回来了,我们给她准备的豆腐菜,这下也留不住了。”

  我们心有所愧,示意他们别做了,但看他们两口的实在劲儿,根本拦不住。

  一会儿功夫,香味四溢的豆腐菜上来了。大家边吃边赞不绝口。看着老板从后厨出来,便问:“这么香的美味,这么火的生意,为什么不扩大规模呢?”老板一边解下围裙,一边坐下说:“祖上传下来这门手艺,可不仅仅为了让我们挣钱养家呀,我觉得主要是为了让我们传承美食,传承文化!所以,钱可以少挣,但质量一点也不能马虎!”

  崇德尚信!我为他们身在商海而依然诚实守信而折服;也为他们身处竞争而仍旧悠闲淡定而感动。正像于老板临别时的那句话:“挣不完的钱,留下三分给清闲……”

  走出于家老店,夜幕下的神垕老街,显得更加静谧、更加神奇:月光洒在青石板的小路上,给人一种静水流深的感觉;灯笼挂在老屋屋檐下,风动中使人仿佛听到岁月回声。

  闲,乃心之适,静,乃心之本。不要以为只有忙碌才能创造财富,其实,许多奇迹是静心创造出来的。闲静,才是人生最纯良的状态。正像水,看似幽静,却能无声地流向千里。

编辑:娄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