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解员老杨

2020年01月03日08:36

来源:大河网

  □任振宇

  这些年,淅川县上集镇杨营村义务调解员杨明理,越来越像他父亲当年了——每成功调解一起纠纷,就炒俩小菜,自斟自饮喝上两杯,犒劳一下自己。

  子承父业的退伍老兵杨明理今年57岁,10多年前成为村里的义务调解员。村民有了矛盾纠纷或诉讼请求,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他。

  杨明理年轻时,父亲便是村里的义务调解员。由于调解纠纷难免触及个别人的不当利益,父亲为此也得罪过不少人。当时,杨明理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干这出力不讨好的活儿呢?

  2002年,杨明理的父亲离世时,村民们自发赶来了——就连当初怨恨他的人也来了。许多人痛哭着讲述着他父亲调解纠纷时的情景。那一刻,杨明理明白了:人活一世,能有这么多人认可,不白活!从此,他接过了父亲的担子,成为村里的义务调解员。

  “调解纠纷不是个利索活儿。”杨明理说,因为他住在城里,每次回家都要走10多公里路。但为了调解村里的纠纷,他经常一天跑几个来回。

  赡养老人、婆媳关系、家产继承、邻里纠纷……村里隔几天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越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儿,越难解决。”杨明理说,一件小事往往能牵出一大堆事情。而且在每件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这就是矛盾,需要我想办法帮他们解决。”

  在杨明理看来,家庭内部、邻里之间因为鸡毛蒜皮的事产生了矛盾纠纷,不能光讲法律,更要讲感情。他说,调解的目的就是纠纷解决后,不丢感情,这才是长久和谐之道。

  调解员做久了,杨明理才真正明白父亲的话:“村民纠纷,争来争去,大部分是面子上的事。但小事处理不好就会变成大事,甚至发展成治安、刑事案件,伤了乡亲们的和气,还影响社会稳定。调解员不是官,却责任重大。”

  在杨明理不大的房间里,有一个显眼的橱柜。橱柜里除了法律书籍,就是调解卷宗,塞得满满当当。在调解矛盾纠纷之余,杨明理还经常义务帮助村民进行法律诉讼,特别是农民工讨薪和工伤理赔案件。起初,杨明理也不懂,他先后买了几十本相关法律书籍,三天两头找法律顾问请教,央视《今日说法》《法律讲堂》等普法节目更是每期必看。

  有一次,同村村民因公发生意外,家属请杨明理帮忙理赔。涉事公司知道后,硬塞给他1万元好处费,可他看也没看就又塞了回去,他搬出《社会保险法》等法律法规,一条条理论:“该给工人的钱一分不能少,不该工人拿的也绝不讹要!”当时,他每月才800多元收入,那一沓钱比他一年的收入还要多。“钱是个好东西,但得用对地方。”他说。

  为此,杨明理也得罪了一些人。还不时有人登门威胁、闹事。“撂句狠话就想吓退我?我站在正义这边,有啥好怕的?”杨明理理直气壮。

  10多年间,杨明理已义务帮村民追讨欠薪、赔偿款近千万元,从没有收过任何一方好处费,反而经常自掏腰包,“一旦收了钱,初衷就差了!”

  杨明理明白正人先正己的道理:“调解员心里得有杆秤,既要守得住底线,更得挡得住诱惑!”


编辑:贺心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