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家的顾书记

2020年01月09日16:20

来源:大河网

  □侯群华

  我有一个月没回家了。

  顾新伟说着,从他十来平方简陋的既当办公室又当寝室的屋里搬了个小方凳让我坐。

  他是新蔡县栎城乡张庙村驻村扶贫第一书记,又是我的初中同学。

  老同学,俺局里派到这个村第一任驻村书记驻村两年,没日没夜操劳,累病了;第二任,上任没几个月也病了,需要住院手术;这个当口,局领导问我能不能去,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咱是退役军人哪,服从命令是天职。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来时我小女儿才三个月大。他歉疚的目光略过手机屏保上女儿甜甜的照片。

  恁弟妹和你是一家子的,也姓侯,她从小听奶奶讲花木兰的故事,很崇拜一身戎装的军人,长大后遇见了我,说我正义耿直,俺俩相识不到两年就结婚了。

  她从此开启了军嫂的生涯,起初听别人说过当军嫂不是那么容易的,跟父母一起生活的她没有体会。

  婚后不久,我接到上级命令从团部调到了旅部,时常带着任务一走就是半年、一年,聚少离多。看着别人新婚生活都有爱人的呵护,而她却一个人每天上下班独守空房,才慢慢体会到了当军嫂的不易。

  当兵的四海为家,后来我把家安到了开封,恁弟妹左盼右盼,盼着我转业,想着转业了就能一家人团聚了。

  2016年终于盼到我转业了,可从部队回来到省里工作,还是两地分居。她说,年轻时就这么一路走过来了,现在中年了也不算啥。恁弟妹没有抱怨我,我倒觉得亏欠她太多。

  同年,国家二胎政策全面开放,恁弟妹同我商量,想再要个二宝,想着儿子的出生成长我就没怎么陪伴,再要个宝宝,大的有伴了,又可以让我感受孩子的成长。

  2017年底,闺女出生了。

  孩子还小,嗷嗷待哺。我接到局里通知,要到乡村扶贫,听到这个消息,恁弟妹的泪水不住地往下流,小拳头雨点般地落在我肩上,为什么第一个孩子缺失父爱,第二个孩子还要这样,不是回地方了会有时间了吗?

  老同学,我心里也不好受啊!

  我安抚恁弟妹,给她讲,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庄严承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我做为一名转业军人和农民的孩子,更应该选择到扶贫一线。

  听这,她心里的委屈和抱怨打消了一半。她了解我,一但认准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放弃,她做为妻子只能支持还能做出什么选择呢?

  几天后,下村时间确定了,她强忍泪水帮我收拾好行装,车在楼下启动着,我也不舍得小女儿,我们一家四口抱在一起,我说,好好把家照顾好,两年后完成任务,我们就能团聚了。

  半年产假到了,母亲从农村老家赶来带小孙女。有天,孩子生病,她一夜没合眼,中午做完饭,扒了两口就慌着赶到单位点名,上楼时突然眼一黑,晕倒在地。同事叫了120把她拉到医院,输了一天的水,硬撑着回家了。

  事后才告诉我,我说回去看看,她说什么也不让。为了这个家,她甘愿付出,让我全身心投入脱贫攻坚中。为子女,她甘愿既当妈又当爹,让两个孩子慢慢觉得有我这个充满正能量的爸爸而骄傲!

  熬过了一年多,孩子大了,每天晚上和我热闹地视频。我会不由得动情哼唱起来:“床前小儿女,人间第一情,永远与你相伴的是那天下的父母心。”

  咱虽然在农村长大,可是当“村官”对我是个新课题。但我深深地懂得,一心为民,方能万民一心。

  你知道吗老同学?我驻村第一次召开村民大会就给大家说,我来到这里,你们就把我当作张庙村村民,我们一起脱贫致富 !

  村民们买我的账,掌声一片。

  去年夏天,新蔡连降暴雨,地里庄稼全部受淹,村头的洪河水位上涨利害,有漫堤的危险,情况十分危急。

  大水无情,人有情。为了确保全村生命财产安全,我和村干部一起严防死守,巡堤查漏,二十四小时冒雨不离岗。

  汛期最紧张的那几天,我得知父亲生病住进了省医急需手术。当时心里很矛盾,父亲做手术,作为家中长子,本应该陪伴在父亲身边,但作为驻村第一书记又怎能放下群众的安危而脱岗呢?在跟家人充分沟通并取得父亲谅解后,我选择“一切为抗汛让路”。

  事后村支书王彥峰得知这一情况,埋怨我为什么不早说,村里就是遇到千难万险也得让你回去伺候老爷子几天,一些村民知道了也催我赶快回去看看。

  贫困户郭婶曾因我帮忙联系医院做手术,心怀感激, 竟不顾身体尚未痊愈,淋着雨骑着三轮车拦住了我,非让我把四只母鸡带上给老人补补身子。看着被雨淋湿的郭兰英,再看看那四只母鸡,我的眼睛湿润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贵重的礼物吗?

  咱不能占群众的便宜,后来,我硬是把六百块钱㩙给郭婶,你身体也不好,这是俺的一点心意。经多人劝说,老人才收下。

  贫困户赵叔的老伴儿吃不下饭, 去县医院看了也不见效,怀疑得了癌症,老两口整天愁眉苦脸。

  我听说后,随即通过战友联系到解放军原159医院,协调专车送他们,请专家免费诊治,最终消除了癌症疑虑,可把他老两口高兴坏了,老伴能吃下去饭了,赵叔的眉头也舒展了。

  村里还有位76岁双目失明的特困人员王文清,不肯住村养老院,说是习惯了自由自在的光棍生活。话虽这么说,但今年元宵节我和村“两委”班子成员一起给他包饺子煮汤圆,他激动地说:“这是我过得最开心的节气!感谢习主席把扶贫干部派过来!”

  我与村“两委” 班子交心,与村民交友,与贫困户交情,渐渐地,他们对我的称呼都变了,原先都客气地叫我“顾书记”,现在有直接喊我“新伟”的、有叫“小顾”的,还有叫“老弟”“老兄”的,听着很亲切哩。

  我刚来时,为尽早适应工作任务和工作环境,我快把《摆脱贫困》这本书翻烂了,把里面的“动力”与局领导对口帮扶调研时提的“能量”形成混合动力,强劲助推群众脱贫致富。

  产业发展是脱贫致富的稳固支柱。我坚持“先富帮后富,同奔小康路”的扶贫理念,把目光瞄准了箱包和莲藕产业。

  村里有个青年,在杭州打工做箱包设计多年,有一身的好手艺,我劝他回乡创业,帮他在村里投资建厂,为他量身定制扶贫、创业、创新“三步曲”:

  第一步,夯实基础。用他的技术和业务资源,带贫40名村民入车间,手把手教,短短两三个月里,产品合格率直线上升,人均月收入两三千。第二步,自主开拓。在技术成熟、员工稳定的基础上,自己研发设计生产箱包品牌,走外贸商业路子,增加利润收入。第三步,扩大规模。在原有1000平米厂房的规模上,扩建厂房、仓库,吸收本村更多的村民,让大家都能在家门口有活干,轻轻松松把钱赚。

  新伟让我参观他们的箱包扶贫车间,只见有一条“向贫困宣战,一起动手创造幸福美好生活!”的标语格外醒目。

  从车间出来,一眼望去,村头三百亩的莲藕基地碧波荡漾,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地势负海拔的新蔡县以前被叫作“洪水招待所”,距离县城仅三公里的张庙村也曾深受水害之苦。

  我想,既然水多,那就从水上做文章。我请专家详细了解了莲藕产业发展趋势,做了流转农田集约化规模种植可行性论证。

  这样,仅每户参与土地流转的村民每年就有一千元的固定收入。我没有停留在这个保底收成上,与支书商议,搞大做强基地产业。

  项目是龙头,经费是支撑。我带村干部苦口婆心四处“化缘”筹集政府专项资金和社会支助,我的娘家单位还有俺县里各阶层很支持村里发展基地产业,先后援助一千多万元哩。

  这么钱确实发挥了效益,办成了不少大事:增加水果莲藕新品种,提高产品吸引力;在藕塘里套养鱼虾,在网笼里养小笼虾、大池里放养爱吃藕叶和水草的草鱼、鲤鱼、花鲢,形成鱼肥水美、绿色环保的生态链;联系郑州大学建筑学院设计师,打造休闲、娱乐、垂钓、餐饮于一体的乡村风情苑;与更多村民联手扩大规模,转型升级为股份制经营。

  特别是搞起的温室草莓采摘基地,年年大丰收。寒冬里,成熟的“天仙醉”“甜查理”“红颜”等新品种抢鲜上市,让人垂涎欲滴。这不,随着春节临近,销售渐进旺季,每天前来采摘、订购的客户络绎不绝。

  新伟兴奋地向我掰着指头算账,老同学啊,光这几项附加产业就能为村民增加近两百万元的收入。创业事迹还上了省里的报纸哪。说着,高兴地拿来《河南日报》、《大河报》给我看。

  新伟如数家珍,越算越有劲。你看哈老同学,村里建成了光伏发电站、新修了水泥路 ,安装了太阳能路灯,整治坑塘 、河道清淤、 安装三格化粪池厕所、安装庭院栅栏、绿化种植。居住环境的改善只是开始,我们还要注入文化内涵,这样的新农村才会有灵魂。

  我带领村“两委”,把长年无人居住的废旧庭院改造为村图书室和“记住乡愁”物品陈列室,修建村荣誉墙、笑脸墙、长寿墙等文化长廊。透过金黄色的油菜花,土墙的益丰书屋、茅草搭建的休闲长椅,古朴中透露着别致。砌在围墙里的破旧水缸、碗碟、酒壶,陈列在院子里的废弃架子床、马车,让人难忘乡愁,更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洪汝河畔,一个新时代的美丽乡村呈现在人们面前。

  顾新伟谦虚地说:“这是省社保局交出的一份扶贫答卷,我们三任驻村第一书记不过是执笔人。”

  告别张庙村的时候,我看到了笑脸墙上绘着一棵幸福树,许多张笑脸在树枝上绽放。

  备注:

  顾新伟,20军副团职转业干部,现在省社保局。

  侯群华,河南省军区副团职转业干部,现在省市场监管局驻南阳镇平扶贫第一书记。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