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佛归来:能否重塑城市与艺术家的关系?

2020年01月18日08:48

来源:大河报

  石佛艺术公社的展览

  在郑州谈当代艺术,绕不开石佛艺术公社。

  然而,由于石佛村改造拆迁,这个名字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多年。2020年,一个崭新的石佛将会归来。

  沿科学大道向西进入高新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荷兰艺术家蒙德里安的红、黄、蓝色块风格的墙体外饰面,以及“石佛当代美术馆”几个显眼的大字。

  来到石佛艺术公社画廊,黄国瑞多年前在石佛村创作的《在空气中游走的鱼》,依然在显眼的电梯口,吊装的陶瓷和生铁做成的108条鱼,每条鱼身上写着一位艺术家的名字。

  2006年,旅美艺术家黄国瑞回到老家郑州高新区石佛村,在自家房上搭起了红屋顶的工作室,引领近两百位艺术家落户石佛。一时间,石佛艺术公社成为备受关注的文艺地标。

  2012年来到石佛的杰夫·昆斯非常喜欢这里,这位美国当代著名波普艺术家,当时兴奋地表示“园区建成后还要再来”。

  黄国瑞说,预计今年5月,第一批艺术家便会入驻。不过,由于装修和配套设施还在收尾,正式开园的时间尚未确定。

  那些“游走的鱼”会再回来吗?

  让艺术家靠艺术能在石佛生活

  “以后终于能稳定了。”眼看着石佛艺术公社的楼房成型,画家张子龙眼中满是憧憬。

  他2009年来到石佛村,此前在北京漂了4年。可安静的创作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石佛村没能逃脱城中村改造的命运,张子龙接着搬了好几次家。

  和过去艺术家们在石佛村租房不同,新的石佛艺术园区则是艺术家购买产权。“租房因为不确定性高,很难花精力改造,有了产权就有了归属,艺术家可以改造成想要的空间。”张子龙说。

  建新石佛,是黄国瑞主导的一场“自救”行动。5年前石佛拆迁,不愿意看到“房拆人散”,黄国瑞计划在石佛村南的一片荒地,建设一片全新的艺术区,并取得了政府的支持。

  新址建设并没有想象中快,以至于不时出现“石佛不行了”“石佛是房地产项目”等声音,黄国瑞也很无奈,“拿了地,但靠艺术家没办法建房,总是要和开发公司合作,进度慢我只能催开发商。”

  “说那么多没用,要看怎么做。”尽管建筑均已成形,黄国瑞依然不想多说。近几年,除了石佛画廊的展览,他也不怎么发朋友圈。

  和过去的村庄不同,新的石佛艺术公社是由三栋高层、数十座独栋建筑组成的园区,涵盖公寓、美术馆、商业、画廊、酒吧等功能区。

  “石佛艺术公社不挂羊头卖狗肉,肯定要做成艺术区,这也是我后半生的梦想。”黄国瑞说,石佛的初衷一直没变,就是强调当代性和国际性,是要和国际国内顶级艺术家交流,起到引领作用,计划每一年或两年开展一届国际艺术大会,还要策划摇滚音乐节。

  “艺术家们想要什么,我最清楚,因为我从事的就是艺术。”黄国瑞说,新的石佛艺术公社,有过去石佛村不具备的条件,不仅可以让艺术家聚集,还要做真正的艺术品市场,“让艺术家靠艺术能在这里生活,了解国际最一线的艺术信息,参加艺术活动,互相交流提高”。

  文创园区与艺术园区“分野”

  黄国瑞不愿人们把石佛和北京798相提并论,“不是一类”。

  事实上,郑州文创园区与艺术园区已经开始出现了分野。在石佛等待涅槃的时光里,当二砂、良库等出现的同时,艺术家也纷纷在纪公庙、梨面沟、樱桃沟等地聚集。

  位于郑州西南的樱桃沟艺术园区,定位便是河南中青年艺术家的聚集地。樱桃沟艺术园区总经理张跃文说:“我们想做得专业一些,以学术立园。”

  园区通过房租减免、作品置换等方式,引进艺术家入驻,进行油画、雕塑、陶艺等创作。2019年,他们推出了“黄河故事”艺术写生系列活动,组织中青年艺术家实地探访黄河流经河南的区域,进行写生创作,该系列的巡展第一站正在三门峡进行。

  樱桃沟的地理位置,毗邻建业足球小镇,与郑州市区若即若离,艺术家可以在幽静的环境里创作,便利的交通也适合人们休闲打卡。游客可以在优雅的园子里闲逛,也可以到美术馆欣赏作品,到艺术家工作室里喝茶聊天,在无形之中接受艺术熏陶。

  园区集美术馆、艺术家工作室、艺术衍生品商店、咖啡馆等配套于一体,将创作、展示、推广紧密联系在一起。张跃文说:“其实通过园区的体验以及和艺术家交流,会发现艺术就在生活之中,艺术鉴赏能力的提升,将扩大原创艺术品的市场空间。”

  追求学术性的还有被称为“郑州最孤独的艺术空间”——莫空间。在新密城郊的莫空间,2014年5月低调开放以来始终低调,但展览的学术性和国际性则一直保持高水准。艺术总监为意大利策展人莫妮卡·德玛黛,不断有不同国籍的艺术家在此驻留创作。

  郑州的艺术家村落还有登封嵩山脚下的梨面沟。十余位艺术家租住村里的瓦房农舍,经过一番修饰改造后常驻创作。摄影师张卫星是在石佛村拆迁后来的,他喜欢嵩山古老底蕴与现当代艺术的碰撞。

  新的石佛落成,还会回去吗?张卫星说:“艺术家有不同的喜好和需求,有的喜欢乡村的自然环境,有的喜欢都市的便利,是去城市艺术区还是安静的乡村,都是艺术家自由的选择。过去是地方少没选择,现在有更多的选择空间,是城市发展的体现。”

编辑:梁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