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团圆,你在武汉还好吗

2020年02月09日10:39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记者 田雅婷 常河 章文 光明日报通讯员 任伟锋 李洁

  去武汉,这是一次非比寻常的出发,但,每个人都义无反顾。

  在武汉,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们的身后,有家,还有国。

  万家团圆之际,我们找到三位前线医护“战士”的家书,言语中流淌着真爱,期盼中浸透着力量——

  抗疫前线,每个人都是平凡英雄;使命必达,因为他们有最坚实的后援队。

  李娜:

  今天是你到武汉的第13天,儿子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是我妈去武汉的第多少天,还有多少天回来”?在这13天里,对你的担心,随着不断攀升的确诊人数与日俱增。这些天你感觉到我的担心,总说没和我商量就报名参加了医疗队,实在对不起。其实,听到你说26号去武汉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因为面对肆虐的疫情,面对祖国和人民的召唤,这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医护人员的无悔选择。

  在疫情暴发之初,每每看到武汉抗击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无惧生死、日夜奋战,你热泪盈眶;在单位看到年轻的护士接诊发热病人时紧张的神情,你心急如焚。你总是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一名医护人员的责任与使命让你热血沸腾,你就像一名练兵千日的战士一样,随时等待冲锋的号角。

  大年初二本是陪你回娘家的日子,而今年的大年初二,你和你的同事奉命出征了。望着你的背影,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曾经是军人的我,梦想有一天能上场杀敌、为国效力,没想到柔弱的你今天却先上了战场,实感惭愧。不怕你笑话,我是一路流着眼泪回到家的,不是因为担心你,而是看到你们医疗队的队员一个个义无反顾地走向战场,将要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同病魔做殊死的搏斗,把一个个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不禁让我想起那句“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这些天,你们单位领导和工会对咱家也非常照顾,先后送来了蔬菜、食品和水果,我们单位也没有安排我值班。你走之后,儿子像变了个人一样,自己安排时间学习,帮忙干家务,看护妹妹;闺女开始一刻不离地黏我,真不知道我去囊谦挂职的3年多时间里你是怎么过来的。家里老人也挺好的,就是担心你,有时间多给他们报报平安。同时,你要注意做好个人的防护,“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自己防护好了才能救助更多的患者。再过一会儿就是元宵节了,提前祝你元宵节快乐,盼你和同事们早日战胜疫情,平安归来。

  你的强哥

  2020年2月7日夜

  “你就是我们的榜样”

  写信的强哥,全名叫胡清强。他刚刚结束3年多的挂职生活,从平均海拔4000米的青海省玉树州囊谦县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中。过一个和和美美的团圆年,是他们一家期盼已久的心愿。

  离家3年,儿子今年要小升初,女儿两岁了。大年初二,作为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一名护士,妻子李娜出征武汉,这个年,又不能团圆了。

  孩子们从没这么长时间离开过妈妈。在李娜奔赴武汉的第7天,儿子含泪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这一周过得很漫长,虽然妈妈每天都会来电话报平安,告诉我们一切都很好,可我仍然很担心她的身体安全。”孩子们还每天关注新闻,看到医护人员都没时间休息,他们非常心疼。

  胡清强说,这段时间,小家伙仿佛一下长大了,懂事了。他在信里告诉妈妈,妈妈是自己的榜样。妈妈不在家的日子里,他会自己安排好学习时间,帮助爸爸照顾妹妹,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同时他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妈妈早日平安归来。

  倩倩,我亲爱的爱人:

  今天是你去援鄂的第10天。相恋6年,结婚3个月,已经记不清上次这么久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也从来没有想过会用写信的方式和你沟通。

  今年是新婚第一年,大年三十,我们一起在家过年,想起来,你第一次大年三十不用上班,一切看起来那么的一帆风顺。初一晚上,你告诉我医院来了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人。我的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感觉疫情近在咫尺。

  初二,小雨。晚上,你问我,这次援鄂,能不能报名?我说,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支持!没过几分钟,你告诉我,你已经报名参加了。其实,我当时的心情是复杂的。我担心你的安危、担心父母对你的牵挂、担心的太多太多;我也佩服你的勇气,在闻之色变的疫情面前,你能甘当第一批最美“逆行者”!

  初三,阴。你在家匆匆收拾完行李,便去医院集合了。临行前,我们紧紧拥抱,我对你说,注意安全,一定要安全回来,其他对我来说不重要。你对我说,好的,我一定会平安回来。车缓缓地从医院驶出,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仿佛看到你的笑容,带着执着;而我,是不安和焦虑。

  虽然我们天天视频,但是我呈现给你的都是开心的一面,我不想你在那边辛辛苦苦地工作,休息后我又将忧虑的心情带给你。转眼间,大年初九了!这是你在武汉的第一个夜班,凌晨4点,我给你开视频,我想带给你鼓励、关心,这是我在这边能给予你的最大帮助。我倾听着你工作时的劳累,“防护服湿了”“护目镜模糊了”“穿上尿不湿了”,这些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情景,没想到都真实地发生在你的身上。

  在疫情面前,大家都是受害者。作为安徽第一批援鄂战士,我确定你能够承担起一线护士的责任与担当!亲爱的,我为你自豪、为你骄傲!

  阴霾终将散去,春天即将到来!

  我与你约定,待春暖花开时,我们一起携手去看武大的樱花!

  爱你的老公:许洋洋

  2020年2月5日

  “等春暖花开,我们去看武大的樱花”

  2月6日晚上10点,记者拨通吴倩倩的电话时,她刚回到宾馆。这是吴倩倩来到武汉的第11天。作为安徽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成员,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吴倩倩每天要在重症监护室里照顾8个病人,工作连轴转。她最期待的,就是下班后和丈夫许洋洋视频通话。

  “他知道我的作息时间,我上夜班的时候,他会定好闹钟,估算我回到住处,准时打来电话。”1993年出生的吴倩倩结婚才3个月,小夫妻的第一次分离,一个在武汉,一个在合肥,只隔着长江,却只能将思念埋在心里。

  “已是凌晨4点半,关上灯,闭上眼睛,想着热心肠的司机、为我们着想的女患者、关心自己的老公以及忙忙碌碌的同事、领导,感觉满满的都是爱。因为大家都有爱,所以我们同心协力一定能够赢得这场防疫战。”

  来武汉后,吴倩倩用写日记的方式记下每天的生活。“既是记录特殊时期的见闻,也是向亲友们报个平安。”不过,这些日记发在朋友圈的时候,她刻意屏蔽了父母。“结婚第一年,本想春节回巢湖父母家的,没去成,又怕他们担心。”令吴倩倩没想到的是,2月5日下午3点,她下了夜班刚睡醒,接到了爸爸的电话,“我心虚地问:‘爸,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呀?’爸爸说:‘听说你现在在武汉。’我说:‘没有啊,我在家呢。现在疫情比较严重,医院很忙。’爸爸幽默地说:‘村里人都知道了,我还比他们知道得晚,从新闻里看到你了。’”吴倩倩顿了顿,然后告诉记者,“爸爸说:‘我知道你没有告诉我们是怕我们担心你。不过这次我支持你的决定,我和你妈为你感到自豪,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一定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安全回来。’”

  吴倩倩的父母长期住在上海,平时见面不多。“我只想疫情早点过去,回去抱抱爸妈。”那天的日记结尾,吴倩倩写道:“太阳出来了,生活还要继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几天前,吴倩倩写了入党申请书。“所有医护人员都像平时上班一样无所畏惧,忙而不乱,尤其是共产党员给我们起到了模范带头作用。我也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2月6日,“理工男”丈夫许洋洋给她写了一封信,这让吴倩倩有些意外。“这还是他写给我的第一封信呢。”吴倩倩说,“他说为我自豪,为我骄傲。我也为他能理解我、支持我而骄傲。为了他,我一定会平安回来。”

  小娇:

  见字如面。大年三十凌晨2点,你看到微信群里在问:有没有自愿报名去支援武汉抗疫的同志?当时你第一时间就跟我说你要去!还问我行不行?我看你的眼神和表情就知道这事没商量。你就是在给我下通知!说真的,我是真佩服你,佩服你的勇敢,佩服你的无私。这几天我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新冠肺炎的最新发展情况,只因在那个最危险的地方有我最牵挂的人。容我把家里的情况向你汇报一下:

  家里一切都好,我们的闺女也很乖,虽然刚休假回来和她不是很熟悉,但近来陪她做游戏、玩玩具,我们很是亲近,时常也会给你发秀爱照片不是。知道你去前线和病毒打仗了,女儿很是崇拜,所以这些天把三字经都快背完了,就等着你回来检阅了。晚上睡觉也挺乖的,玩一会儿听听我讲的故事就睡着了,没哭也没闹。她是长大了,也懂事了。

  除夕那天没顾得上给你买保暖衣服,我内心一直很自责,幸好你托同事在那边买到了,这才让我心里舒服些许。武汉天气挺冷的,看天气预报,这几天最低温度都在零度以下,切记把羽绒服穿起来,还缺什么发我消息,必须千方百计送到你手上。

  再多说一句,重症监护室里特别容易被感染,防护工作一定要做好,勤洗手多喝水,自己也注意点身体!家里有我呢,放心!院领导和科室代表来家里慰问,有什么事情医院都会有人帮忙解决。

  世间有很多美,最美莫过正能量,不需要慷慨激昂,不需要高喊口号,在这抗疫之战中,坚定逆行,放弃团圆,你就是最美正能量!媳妇加油,武汉加油,中国加油!我和孩子等你平安回家!

  俊伟哥

  2020年2月5日

  世间有很多美,最美莫过正能量

  这是有着16年军龄、11年党龄的四川某部助理员王俊伟,写给驰援武汉的空军军医大学医疗队文职人员王小娇的一封信。

  王俊伟与王小娇结婚5年,丈夫长期在外服役,两人两地分居、聚少离多。今年春节,王俊伟告诉妻子临时休假回家过年,听到这个消息,一家人每天都数着日子,希望时间过得再快一点。终于盼到回家的这一天,父母驱车从老家赶到西安,只为这来之不易的团圆年。

  除夕之夜,接到组建医疗队的通知后,王小娇第一时间报名参战。妻子出征后,王俊伟发去了这样一段话:“夜下开拔武汉,心中满是牵盼。虽有太多不舍,总要有人挺身,祝愿我的爱人平安归来!”

  在武昌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王小娇与队友们坚守在救护一线:“每一名患者都在经历生死考验,他们的内心是脆弱的,没有家人的陪伴与照顾,他们唯一的依靠就是我们。”王小娇说。

  收到丈夫的来信,王小娇有些惊喜。她告诉记者,家人的支持让她无比感动,但也有深深的愧疚,“孩子好不容易等到爸爸妈妈一同在身边,可这小小的幸福瞬间消失了。但作为医护人员,职责所在;作为文职人员,使命担当;作为党员,更要冲锋在前。无论哪一个身份,我都义无反顾。”

  《光明日报》( 2020年02月09日01版)

编辑:谭敏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