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杀人”黄汉华:驱赶病毒22载

2020年03月28日20:36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武汉3月27日电 题:“消杀人”黄汉华:驱赶病毒22载

  新华社记者乐文婉

  穿着两层密不透气的防护服,背负20多公斤的消杀设备,在长达3小时的常规消杀工作后,黄汉华浑身湿透,手套里的双手闷得发白,肩上被勒出两条红血痕。

  今年45岁的黄汉华是湖北省天门市疾控中心消杀科科长。1998年大学毕业后,他成为一名“消杀人”。他曾经参与过抗击非典,如今又奋战在新冠肺炎防控一线,已追着病毒走了22年。

  1月20日,黄汉华得知,一位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在武汉住院期间私自离院返回天门胡市镇。安全起见,他与同事赶到患者家中,花了近3个小时完成流行病学调查并将房屋彻底消毒。

  尽管非典发生在17年前,但黄汉华准确记得2003年4月17日这一天。他说,当天天门出现了首例高度疑似的非典病人,而自己负责了病人家里的消杀工作。

  半辈子的消杀经历,让黄汉华对新冠肺炎高度警惕。回单位后,他开始清点防疫物资、配置消毒液、整理消杀设备。

  “个人防护用品的穿戴、消杀的程序与方向、医疗废物的处理等都有很多讲究。忽略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导致病毒传染的风险。”黄汉华说。

  此后两天,黄汉华陆续编制了天门公共场所消毒工作建议、卫生应急人员个人防护及疫情地消毒工作指南等文件,为天门医护、消杀人员提供了“灭毒清单”。

  疫情初期,黄汉华负责指导天门所有医院、大型公共场所的消毒工作,有时他一天会接到医院与乡镇卫生院的40余通电话,帮助解答各地人员的消杀疑问。

  去世患者居住过的病房、确诊患者家中、疑似患者隔离点、超市等公共场所,只要接到任务,不论白天黑夜,黄汉华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疫情初期,黄汉华所在的消毒科仅有7名员工,为随时出发执行任务,他一直住在办公室里。有几次,他刚躺在沙发上就接到电话,晚上11点出发,次日凌晨2点多才结束工作。

  “出任务时,满心都是工作。但工作结束后,万籁俱寂时,恐惧和担心的情绪让我难以静下心来。”黄汉华说,“消杀人”就是要拿起灭掉“病毒”的“冲锋枪”,让病毒无处遁形,“虽然会害怕,但这是我的责任。”

  连续工作10多天后,1月30日,黄汉华突然开始胸闷、呼吸困难,他不得不离开并肩作战的同事们,在隔离点隔离。

  好在经过观察和治疗,他的症状逐渐减轻,两次核酸检测也均为阴性。医生说黄汉华可能是由于长时间配置消毒剂,吸入化学物品过多,而患上了化学性肺炎,治疗和休养后便能康复。

  隔离了近3周时间,黄汉华闲不住了。2月19日,考虑到疫情缓解、城市复工后,公共场所的消毒工作需要文件指导,他开始整理资料、起草不同场所的消毒技术要点。

  2月底,康复后的黄汉华重新回到了岗位上。他拿起熟悉的工具,每天马不停蹄地处理公共场所的消毒,并去往各乡镇、留观点与社区等场所指导清洁消毒工作。

  两个多月来,黄汉华只在痊愈后回家送过两次菜与零食。“很想念家人,但我需要随时待命,及时应对可能出现的疫情反弹与输入情况。为了家人的安全,还是等疫情结束后再团聚吧。”黄汉华说。

编辑:臧小景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